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63章黑暗的深渊
    “烟给我一支。”袁晓暖伸出手说。

    “你不说你戒了么?”我一边掏烟递给她,一边开口说。

    她接过烟,点燃了轻轻的吸了一口:“阿祥最近有没有找你?”

    我不知道她突然问这个做什么,我回道:“前段时间我才去看过他,怎么了?”

    她的眼神和我对上,让我有些不自然,避开了。

    “阿祥前天来找过我。”

    我“哦”了一声。

    她和我说这个干嘛?阿祥来找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以前还天天粘着呢。

    “你就不好奇他来找我干嘛?”

    我有些无奈:“我有什么好奇的,这是你们的事情。”

    袁晓暖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他又吸毒了……”

    听到这的时候,我顿时就愣住了,死死的盯着她,想在她眼神里看到一丝说谎的影子,可惜没有……

    “他和我借了一万多块钱,本来昨天想告诉你的……”

    我猛地站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掏出手机我就给阿祥那小子打电话,可惜怎么打都没人接。这小子,真是我把我气死了!!

    要是此时他在我面前,我非得抽丫的不可!我说了无数次让他不要砰那东西,可他……

    就在我夺门而出准备去找阿祥的时候,袁晓暖叫住了我:“你去哪?”

    “去找他!”我气势汹汹的道。

    “你去哪里找他?我已经让袁凯去看过了,他都好几天没回去了。”

    我转过头,十分生气:“你干嘛要借钱给他??”

    袁晓暖直视着我:“我为什么要借钱给他?要是他跪在你面前,你借不借给他??”

    我们没想到阿祥会变成这样,他居然为了吸毒连男人最后那一点尊严都不要了?

    “当时借钱的时候,他让我不要告诉你,他说他有他自己的选择,他不想再让你和黑子照顾他了……”

    我脑子里浮现出阿祥当时说这句话的情形,不知怎么的竟有一些寞落,有一种怪怪的情绪涌入到了我心头。

    “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虽然你和他是兄弟,可是毕竟你不能管他一辈子。路在脚下,怎么走是他的选择,就像你。要是哪天他让你不要去做老千了,你会怎么选?”袁晓暖开口道。

    我听不进去她的话回道:“让我不要再去做老千?这一样吗?我是为了生活,可他现在却是在走向灭亡!”

    “你是为了生活,那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为了生活呢?”

    我不知道这袁晓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我觉得跟她根本说不清。难道胡搅蛮缠是女人天生的?

    “好了,我不想再和你扯了。我要去找他。”说着我就朝门口出去了,只是还没出修理厂我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转头看到袁晓暖已经跟了上来。

    “你干嘛?”我问。

    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我陪你一起去。”

    有时候我发现我真的搞不懂这些女人,就跟秋天的云似得,变化无穷啊。刚才给我说什么阿祥有阿祥的选择,怎么怎么的,现在又……

    我也不好不让她去,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她又是阿祥喜欢的人。

    出门打了辆车,我们去到了阿祥租房子的地方。这地方有点偏,在农贸市场后面,我经常来也算熟门熟路。

    来到楼下的时候,我见阿祥那间屋子的灯熄灭了,上去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应。最后没办法我打电话给阿祥的表哥毛四,阿祥吸毒的事情毛四也知道了。

    记得当时毛四直接冲到戒毒所把阿祥打了一顿,谁也没敢去拦。

    我和阿祥是兄弟,毛四和阿祥或许比我们更兄弟……

    得到阿祥失踪的消息,毛四马上就赶了过来。过来的时候一声酒味,手里还提着一根钢管,想必是刚喝了酒。

    “草他妈的,那狗日的去哪了?”毛四从他那辆桑塔纳上下来就狂骂。

    我说我们也不知道,现在也很急。毛四提着钢管直接冲了上去,一个劲的砸门,最后把房东都惊醒了,还说要报警,还好被我拖了下来。

    上车之后,我见毛四又火又醉,也不好让他开车,把他拉进了后座,开着车离开了那地方。

    我问毛四在知不知道,道上谁在卖那东西,毛四这才反应过来掏出手机给好几个人打了电话。

    最后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家旅馆经常卖那个阿祥应该在那。

    我们直接开车过去了那家旅馆,这旅馆在火车站旁边,很破,霓虹灯招牌糊了一层又黑又厚的灰尘。

    到了之后,吧台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我上前去问他有没有阿祥这么一个人来过。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没有。”

    就她刚说完,一根钢管直接砸在了吧台上:“草泥马,你再说一遍没有!”

    少妇被毛四这一砸瞬间脸色就白了,拿起座机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才几个呼吸时间七八个人就从楼上小跑下来了。

    领头的一个人见到毛四,好像是认识,马上过来派烟问情况。

    我把毛四给拉倒了一边生怕他再乱来,让袁晓暖上去和那人交涉。

    说了好一会,可能看在毛四的面子上,那个人让吧台拿了一把钥匙给我们,说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在三楼311房间。

    拿过钥匙,我和那人说了声谢谢。

    准备上楼的时候,他和我说了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弄出人命。”

    我点了点头,我们三人便直奔三楼那个房间。

    到了之后,打开.房间里面一股难闻的味道,什么味也说不上来,反正很怪。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连电视机什么的都没有。

    阿祥此刻正卷缩在墙角,眯着眼睛好似睡着了一样。

    毛四见到阿祥那样,瞬间就炸了毛,我赶紧一把将他手里的钢管抢了过来。生怕他不知轻重把阿祥给打残了。

    他走过去提着阿祥的衣领就几个耳光抽了上去,阿祥被打的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上前去把毛四拉开,我说再打就把人打死了!

    扯开了他们,我才发现阿祥的左手上正插着一根很细的针管。

    看到阿祥左手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就揪了起来,就好像有人拿手在我心上面拧一样。

    那是多么可怕的一双手啊!

    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孔,看的我头皮发麻,我把针管从他手上拔下来,他一点知觉都没有,眼神死灰看着我就跟看着一块石头一样。

    我把针筒丢在了地上,地上有好几个铁勺和打火机,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锡纸。

    我用力摇了摇阿祥:“阿祥是我啊,老六!阿祥!”

    他任由我怎么摇晃,始终无动于衷,我的眼泪瞬间唰的一下忍不住蹦了出来。

    “阿祥!阿祥!……”

    我咬牙,将他一把背在背上,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要说金钱是万恶之源的话,那毒.品绝对是黑暗深渊。一旦坠落,人就失去了平衡,失去了方向……

    把阿祥接到修理厂,毛四的酒也醒了,我们大家一句话没说。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差不多快凌晨了毛四才离开,走的时候和我说让我好好照顾阿祥,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他说。

    我让他放心,我会的。

    由于阿祥搬出去住了之后,黑子也没回来,修理厂就只剩下两个房间,其余的房间都堆东西了,我和袁晓袁一人一个,袁凯是在办公室睡沙发。

    如今阿祥在我房间里,我也没地方睡了,只好坐在门外抽烟。

    我见袁晓暖也有些困了,便开口让她先去休息。

    “你怎么办?”她问我。

    我摆了摆手:“没事,你不用管我。”加我"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