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22章组团
    再次见到顾夏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份的事了。昆明的冬天虽然和东北比较起来差很多,可依旧能让人冷的打哆嗦。

    这天我和黑子还有阿祥刚吃完饭,顾夏就给我打来的了电话。电话里我们都很平静,她说她想见我,我说那就翠湖见吧。

    结束了和顾夏的通话,我有些恍惚,身边的黑子发现了我的异常,推了推我问道:“谁的电话啊,接完魂不守舍的!”

    我回过神,道:“一个朋友,你的摩托车钥匙给我,我出去办点事儿。”

    黑子嘀咕了一句:“什么朋友啊,神神秘秘的。”,之后从牛仔外套的兜里掏出摩托车钥匙扔给了我,又从身边拿出头盔也一并给了我。

    我接过车钥匙和头盔,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一路上,我将黑子的这辆改装过的赛道摩托车开的飞快,仅仅一刻钟我便到了翠湖,这是我第一次骑摩托车骑这么快。我到了,而顾夏似乎并没有到。

    今天晚上的气温很低,以至于天上的月亮看上去都那么的寒,或许我真不该提议到这里见面,毕竟顾夏是个千金小姐,她很怕冷,也不像我这个粗犷的男人那么喜欢旷野的自由。

    我先行坐在湖边的石凳上,习惯性的点上一支烟,看着被月光映衬着的湖面,等待顾夏的到来。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在我身后响起。我转头,只见顾夏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朝着我走了过来,微微一笑,坐到了我身边。

    她没有挨着我坐,这让我心里有些心酸。看来我们之间真的已经出现了一条很大的裂缝。

    我吸了一口烟,问:“这段时间去哪了?”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刘硕。”

    “恩,怎么了?”

    “你真的是一个老千吗?”顾夏看着我问,眼神里有一丝忧伤。

    我和她四目对视:“你忽然问这个干嘛?”

    “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她有些咄咄逼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她这样。

    我把手里的烟蒂丢在了地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顾夏一把拉过我的手,紧紧握住:“回答我。”

    我好像被一道闪电击中,她手的柔软和纤细让我熟悉又陌生……

    “不是!”我回道。

    得到了我的答案,她眼底有一些失落。气氛也一下沉闷了起来,我故作微笑继续说:“我怎么可能会是老千,我有我自己的工作……”

    我话还没说完,顾夏就打断了我:“刘硕,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多惊讶。除了心理有些难受和不舍之外,脸上还是挂着一丝微笑。

    “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我说。

    顾夏松开了我的手,说:“小王应该和你说了吧,我前男友来找我了……”

    “然后呢?”我问。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我发现我自己还是忘不了他,所以……”

    “所以,你就把我给甩了?我们在一起这段时间,你一直只是把我当做代替品?”我冷笑着说。

    她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不是的,我爱过你……”

    “爱过我?然后现在不爱了,就把我像个皮球一样抛开了?”我情绪越来越激动,我努力的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刘硕,你知道的。我们就算继续在一起,也没有结果的。我家人是不会同意我嫁给一个老千的……”

    呵。

    看来她是早就知道我是老千了,我一直在自欺欺人,还说了谎。不过就算不说谎,我也挽留不住她了。

    她回来见我,或许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甚至我怀疑她是不是都把“台词”给背好了。

    她刚开始说,是忘记不了前男友,后面又说是因为我的职业是老千,他家人不同意。我感觉我越来越看不透她了,她真的是顾夏吗?我问我自己。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以后我们还是朋友。”顾夏说着,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走了。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也站了起来,将她拥入了怀中。

    我告诉自己不能流泪,不能哭,可眼泪却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我把手慢慢移到顾夏的脸颊上,双手托住她的脸庞,情不自禁的朝着她嘴唇吻了过去。

    可还不等我吻.住她,我就被她一把推开了:“刘硕,请你自重。”

    她说什么?请我自重?她居然说请我自重?

    在她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替代品?骗子?老千?混混??

    或许什么都不是……

    “好了我要走了,以后再联系吧。”顾夏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不禁想到了安莹。她们都是因为我是一个老千离开了我,不同的是,安莹不在乎我是老千,而且是为了救我离开了我。顾夏却因为在乎我是一个老千,因为不爱我,离开了我……

    她走到路边,上了一辆黑色的宝马车。隐约我能看到坐在驾驶室那个男子的表情.

    我一屁股坐回到石凳上,看着湖面,心里很难受。我安慰自己,是自己的别人抢不走,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

    越安慰,我心里越难受。

    ……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黑子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在哪,怎么去这么久,有没有事。我说没事,马上回来了。

    骑着黑子的摩托车,我将速度提到了极致。在马路上不停的穿梭,到修理厂之后,我将摩托车交给了黑子,便一个人躲进了房间。

    坐在床上,我努力的在思考。我做老千真的是错误的选择吗?真的是吗?

    这些日子以来,我基本上都徘徊在赌桌上。从来没有静下来想过自己的人生。现在想了想发现怎么也想不通,我也只是为了活着而已,为了生存。可为什么现实却将我逼到如此地步?

    看着墙角放着的那把吉他,我随手拿了过来。当初为了顾夏,我学了吉他玩了音乐。也算是付出了很多。当年我可没有为安莹做那么多,我欠安莹的,或许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拨动着琴弦,我忽然想起了一首歌。这首歌,我一直很喜欢,要是安莹还在的话,我肯定会把这首歌唱给她听……

    我很喜欢这首歌里面的那几句词: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你陪我歌唱你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

    弹着吉他,我也开始哼唱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唱的太投入,还是想起来过去的往事。连袁晓暖站在门口看着我半天,我都没有发现。

    我停了下来,看着她。

    “怎么不继续唱了?蛮好听的。”袁晓暖道。

    我苦笑了笑说:“没出去玩啊。”

    她双手一摊:“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这几天找工作都累死了。”

    放下手里的吉他,袁晓暖走了过来,把吉他拿了过去看了几眼:“好琴。”

    “你还懂琴?”我问。

    她瘪了瘪嘴,扫动了琴弦:“不懂,我只是看它手感还不错。”

    说着她把吉他放到了一边,问:“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我恩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话。

    “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个事。”袁晓暖说。

    我抬头看着她,问:“什么事?”

    她站起来,双手插进裤袋:“大家都在隔壁等你,你过来再说吧。”

    说着她就走了出去,我有些疑惑,难不成出什么大事了?把糟糕的心情丢到了一边,我也就跟了过去。

    过去之后,大家都坐在沙发上,黑子正在看一本摩托车改装杂志,阿祥则是漫不经心的捣鼓着手机。

    见我来了,大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黑子率先开口问袁晓暖:“你把我们大家叫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我也看了看她,一脸疑惑。

    袁晓暖微微一笑,冲阿祥招了招手,阿祥马上掏出了一支烟递给了她,还帮她点燃了。这小子,平时都没见对我这样过,看他一脸贱笑,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吸了口烟之后,袁晓暖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一旁:“这段时间我们大家也都熟悉了,我也就直说了。现在这个社会很现实,我这几天找了好几份工作都不是很如意,我想了很久还不如我们自己成立一个团队……”

    “自己成立一个团队?”黑子疑惑道:“什么团队啊?”

    阿祥也不明所以的看着袁晓暖,倒是袁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坐在一边捣鼓着电脑。

    我明白她的意思,只是我有些拿捏不准,想了想问:“能不能再说明白一些?”

    袁晓暖微微一笑:“在没遇到我之前,你们三个是不是靠千人设局为生?大家都有各自的特长和本事,我们何不组织规范起来,更有计划性,稳定性?”

    “你是说,搞大的?”黑子若有所思的问。

    “差不多。”

    我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了,这小妞的思维能力还真是恐怖。要是按照她的这个方法下去的话,我相信我们几个人以后的发展肯定不局限在一些小赌局上,只是俗话说利益越大,风险越大……加我"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