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15章黑子车祸
    知道了顾夏是故意把钱输回去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要她高兴就行了。绕着翠湖差不多又走了一会,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微风轻轻的拂面,夜色下的翠湖犹如一面绿色的镜子,将星辰印在湖面。顾夏静静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两就这样安静的坐着。

    许久之后,顾夏开口了。

    她说,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不想被别人发现的小盒子。盒子里装着属于自己的秘密,不知道多久,秘密越装越多,总有一天盒子就装不下了。到时候就要找人分享自己的秘密,这样才能让盒子保持平衡……

    说着她抬头看着我,问我盒子里的秘密还装的下吗?

    被她这么一问,我心想难不成她知道我是一个老千了?我刚想开口,她用手堵住了我的嘴巴,她说我还没做好准备分享秘密的时候,就别说。

    她慢慢的站起来,说我们回去吧。我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她双手张开:“你背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蹲下来让她爬到了我背上。我就这样背着她朝着原路返回,路过刚才那个骗局的地方,我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几个警察拷着一个年轻人上了警车。

    我叹了口气,那兄弟还真是够背的,被我们戏耍了一番不说,如今还被警察给抓了。看着慢慢开走的警车,我有些恍惚,心想会不会有一天下场也会和他一样?

    送完顾夏回家之后,黑子打电话给我说叫我去看他赛车,我说不去了,今天有点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白天陪顾夏,晚上去她酒吧帮忙。她一直吵着说要将酒吧的股份分我一半,我拒绝了。我说,你急什么?到时候结了婚之后,我就这里的老板了。

    她不说话,只是笑笑骂我傻瓜。

    很快就到了国庆节了,顾夏说要回学校表演个节目,叫我和她一起去。夏之声酒吧的成立其实和顾夏的乐队拖不了关系,她喜欢唱歌,上学的时候就组织了一个乐队,她是主唱,一个吉他手,一个贝斯手和一个鼓手。

    本来还有一个键盘手的,不过那个人去北京发展了。那个键盘手就是顾夏的前男友,据说是个音乐狂人,为了音乐把顾夏给抛弃了。

    记得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恨不得直接冲到北京去揍那小子一顿。我也知道,很多时候顾夏莫名其妙的发呆,就是在想那个小子。

    我暗暗发过誓,说一定要让顾夏从前男友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一点也成了我为她做任何事的动力。

    为了国庆表演,我们开始了排练,那几天我几乎都在酒吧里。黑子还是弄他的摩托车,阿祥那小子不知道跑哪去消遣了,反正钱不用完那小子是不会联系我们的。

    而就在国庆节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三人会合了,黑子说要急用钱去买一个配件。阿祥也没钱了,我身上还有差不多八.九千块。我本来是打算国庆节过后再去赌场搞钱的,可如今这两人猴急的要命,我想了想也就准备动手了。

    当晚我们把钱凑了凑,大概一万四左右的样子。进了赌场,21点桌上面还是之前那个女孩在发牌。我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正如我所说,这场子本来就脏,黑吃黑了之后他们也只能认栽。

    今晚我不打算去玩21点,我准备去玩百家乐。因为百家乐来钱快。

    既然知道了每张桌子都有一个鬼,我只要把那个鬼找出来,破译他们的暗语,这样就能百战百胜了!

    有了思路之后,我拿着钱站在桌子边观察着桌上的人。差不过观察了半个小时,我总算是找到了那个鬼。没想到居然是个女的,那女的看上去差不多三十岁出头,打扮的也普普通通,像一个很有点小钱的少妇。

    她每次都会弄她的大.波浪头发,用手指时不时朝内卷,时不时朝外卷。暗语很简单了,朝内卷庄会赢,朝外卷闲会赢。

    有了这么一个明灯,我还怕什么?

    我去了洗手间把黑子和阿祥都叫了进来,我把钱分成了三份,黑子五千,阿祥三千,剩余的我自己拿着。我和他们说还是用我之前的那套暗语。

    他们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我们三人装作不认识从洗手间出来,走到了百家乐桌子前。黑子很早就在道上混了,演技当然不用说,阿祥就更别提了,那小子鬼的很。

    我找了个和少妇面对的位置站着,然后开始下注。我们商量过,我们三个人不能同时下注,只要有一个人下注了其余两个人就要忍住。

    为了避免下注有规律,被别人发现,我一般是下几次注之后,然后让黑子或者阿祥买稳赢的那一方,我买输的那一方。

    这样我们三人混合起来,不容易被人发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赢了差不多一万多左右,黑子赢了三万多,阿祥赢了八万多。

    阿祥那小子心黑,每次我给他暗号,这小子都是下狠注。好几次我都想冲想去骂他了,看来他还是沉不住气。

    看着钱差不多了,我准备换桌子。现在赌场的套路清楚了,可以说我随便去哪桌都能赢。

    我发了条短信叫黑子和阿祥先走,我再搞一点就去和他们会合。黑子说行,他和阿祥在外面等我,说有事给他们打电话。

    我拿着钱屁颠屁颠的走到骰子桌那里,才看了两把,我就知道他们出千的把戏了。让我汗颜的是,他们的手段竟然如此低劣。

    我看着坐在赌桌上的那些人,面红耳赤,汗流浃背,有些感叹。这些人还真是凯子中的战斗机,不仅赌瘾大,而且还有钱。

    看着他们放在桌上的那些现金,视觉冲击真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要是第一次来这种现金场的人,估计看一会就直接脑充.血了。

    找到骰子桌的鬼之后,我便开始动手了。荷官出千的手法,是桌下面有块磁铁,而骰子里绝对参杂了磁铁的物质。

    这种手法那个年代很流行,而且操作也简单,荷官将两只腿都绑上磁铁。一正一负,例如左脚是正,右脚是负。正是大,负是小。想开什么点数,只需要将脚顶在桌下面,骰盅放在腿顶住的那个位置,磁铁相斥,骰子自然就能翻动过来。然后趁着大家下注的时候,将腿移开,这样就定局了!

    磁铁大家都知道吧?你将硬币放在桌上,磁铁在桌下,只要一排斥,桌上的硬币就会翻面。差不多就这个原理。

    现在这种千术少了,不过小城市还是有。像我之前去找我一个朋友,他在乡下。那时他带着我去他们村一家玩骰子,用的就是这个手法,当时我就告诉了他。那人没沉住气,当场就抓别人一个现形。

    后来还把人打了一顿,要不是我劝着,估计出千那人的手都没了。

    我看了一会之后,也找到了鬼,我开始试探性的下注。几把之后,我就赢了差不多两万多。我想想也差不多了,毕竟要是赢多了,到时候就会被赌场关注了。

    收好钱,我从赌场出来,打了辆车就去和黑子他们会合。分完钱之后,大家也就散了。

    为了准备第二天的演出,我很早就回去睡觉了。而就在睡到半夜的时候,阿祥打了一个电话来给我,说黑子出事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黑子骑车出车祸了,现在都住进了重护病房。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慌的要命,生怕黑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我一直都把黑子当做我的家人,那个时候的我,没了父亲,母亲也不知去向,大伯也走了。可以说,黑子是我唯一的家人了。

    到医院的时候,除了阿祥以外还有几个平日和黑子一起赛车的朋友。我问阿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叹气说,我们分开之后黑子就去捣鼓他的摩托车,改装好之后,他就想去试一试,结果刹车失灵了,连车带人都飞到马路外面去了。

    不过还算好的是,黑子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骨头断了好几根,韧带也拉伤了,大腿被排气管给烫了一大块。反正人是得必须住院了,七七八八弄下来,那晚就花了六万多块钱。

    这还是刚开始的费用,之后医生说要我们准备好十万左右。我不在乎钱,只要黑子能够平安,再多的钱也无所谓。

    阿祥这小子也还算良心,把赢来的钱都拿了出来,最终凑了凑发现还差七万多。我也心急如焚,心想明天再去那个赌场搞一点钱,商量好了之后,阿祥陪着黑子,由于我第二天还得帮顾夏去演出,也就回去睡了。FL"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