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别翻我牌子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吐血
    当朝阳划破长空,射出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夜凉漪站在宫门下,看着慕少司乘着马车,渐渐远去。

    



    她的眼眸无悲无喜,格外平静,可却让人能感受到那股刻意遮掩的伤痛。有时候的疼痛,不需要非得发泄出来。

    



    洛铭柽在一旁看着,心中只觉不忍,直到陪着夜凉漪在这里站了很久之后,这才不得不上前劝了两句。

    



    “表哥这次回去,也是要紧要的事情。我们如果要快点团聚,还是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就回去天国吧。”

    



    轻轻眨了眨眼睛,夜凉漪将里边的泪意控制成,转头看向了洛铭柽。唇角微微勾起,却jsshcxx.com只让人觉得伤心。

    



    “我只是不想和他分开这么久,但是我又不想拖累她。他是我的丈夫,可又是天国的太子。”

    



    每个人的身份,在不同的时候都是不一样的。

    



    慕少司在是她的丈夫之前,就已经是天国的太子。她的确需要陪伴,可并非需要让慕少司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

    



    “这……”

    



    洛铭柽有心想要安慰她,但却不知应该如何安慰。他也是第一次觉得自www.zyxta.com己竟然这么嘴笨,一句安慰的话竟然都说不出来。

    



    “没关系,只要将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一切都会好的。马上就要上早朝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当宫门被侍卫缓缓关闭,就仿佛在那瞬间关上了两个世界,一个在宫墙这边,一个在宫墙那边。

    



    而慕少司在刚刚离开夜国都城的时候,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手捂住嘴,有血缓缓流了出来。

    



    “没事,你们继续。”

    



    先安抚了外面有些焦急的侍卫,他这才把手放了下来,看着那血滴在了桌子上,颜色有些偏暗。

    



    他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受控制了,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是第三次了。可是他不想让夜凉漪知道。

    



    之前,就因为他的事情,让夜凉漪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一直在翻阅古籍,想要为他寻找合适的治理方法。

    



    可是所能做的最终就是缓和。

    



    他是病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已经病入膏肓的躯体,又怎能简简单单的恢复如初。虽然不想认命,但这就是他的命。

    



    轿帘被风吹起,里边的血腥味有些许散了出来。能够跟在慕少司身边的人,可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无言和无殇对视的一眼,心中顿时觉得不妙。

    



    “主人,可否是身体有些不太对劲?”

    



    慕少司此时已经用紧帕擦干净的手上和桌子上的血迹,面色虽看着有些许苍白,但精神还不错。

    



    “无事,偶尔毒血翻涌,吐出来就好,之前漪儿就说过。还是快马加鞭,尽快回去都城吧。”

    



    “是……”

    



    虽有些迟疑,但依旧只能按着慕少司的命令行事。

    



    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方便再给夜凉漪送信。

    



    一路上就算有服用夜凉漪给的药,但是等回到天国都城的时候,慕少司的面色明显和离开京城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区别。

    



    他的身体好像又和当初一样,变得虚弱。精神看似的有些跟不上了,御医看过之后,只留下了一句舟车劳顿。可如果真的是舟车劳顿,用得着劳顿成这个样子吗?

    



    天国的都城因为这一件事情,又好像陷入了紧张的氛围之中,但没有一个皇子会想着在这个关头再生叛乱。

    



    因为接下来的就是六皇子,六皇子可向来没这个心思。

    



    至于其他的皇子,不是还在怀里抱着,就是刚在地上跑着。就算他们的母妃有这个心思,他们自己的情况也不允许。

    



    再加上贤妃如今掌管后宫,正是因为大家都没有帝王的宠爱,所以才能够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真正平衡了后宫。

    



    而在南境那边,被宇文护带着逃离夜国的慕少擎终于回到了南境的地盘。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歇一口气,可是紧接着就得到了南境帝王的召见。

    



    宇文护自始至终都跟在他的身旁,只要没有人伤害他,就会保持平静。

    



    南境帝王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的嫉妒蔓延开来。纵使面上笑意盈盈,但是心里真正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

    



    被人带着离开帝王居住的宫殿的时候,慕少擎心中清楚,自己这位舅舅已经对他有了杀心。看了一眼还在身后护着自己的宇文护,贪婪的心思在心中开始蔓延。

    



    直到某一个刹那,就会吞没他自己。

    



    阿布拉如今依旧是太子,不过说实话,www.xgchotel.com南境的太子在没有正式成为帝王之前,手中的权力压根也没有多大,毕竟这个变数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两人之前在天国见过几面,这是时隔几年之后再一次见面。

    



    阿布拉看起来和之前一模一样,可是唯有同样是这种人的慕少擎,最是明白他。野心和欲望,在时刻吞噬着他的心。

    



    但又不得不在正值壮年的父皇面前伪装自己,装出一幅孝顺儿子的样子,才能够苟且偷生。如果一个真正有野心的人,又怎能如此一直下去。

    



    “表弟真是好久不见,依旧是风流倜傥的模样。我之前倒是没有发现,这么多的皇子,竟是能够让你引得老祖宗一直保护。”

    



    如今的宇文护有着自己懵懂的意识,最重要的是他不再受制于当初笛音地控制。这是一个可怕的事情,可就在这个时候,慕少擎出现了。

    



    既然如此,那就控制慕少擎,以此来控制宇文护。南境帝王是这么想的,可是如何要行动,这是一个艰难的事情。

    



    “都是老祖宗的抬爱,表哥可是堂堂太子,应该也不会嫉妒这种事情。”

    



    阿布拉听了这话,面上的笑意却是遮不住了,只是笑着笑着,全都变成了阴狠。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也知道我想做什么,不如我们合作,各取所需。”

    



    这样的合作对于慕少擎来说,没有任何质量。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到时候如何背叛,自己心里都清楚。

    



    “还要多谢表哥抬爱,可是如今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皇子,还要幸得舅舅的照顾,才能够留在这里。我也只希望这一生能够平平安安,再无他事。”

    



    这话是他笑着说出来的,看起来说的很是认真。但无论是阿布拉,还是他自己,都不相信。

    



    “既然如此,那就希望表弟能够达成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