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元素领域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注
    “这是发生了什么?”杨雪衡迅速来到魔法护罩之外,随后他的身影快速消失,护罩之外不再像之前哪样遍地都是暗兽,虽然到处都是破烂不堪的残骸,但是却没有见到任何一只暗兽。

    



    “难道这和之前那股惊天的威压有关系吗,没想到沧州市中居然还隐藏了一个这么强大的人物?”

    



    杨雪衡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般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满带笑意的撤回。

    



    在沧州市魔法护卫队有序的治理之下,之前的那些人已经开始快速地打扫起护罩之外的残破局面。

    



    夕阳缓缓落下,太阳的余晖洒落在这片大地当中,虽然透着几分美意,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欣赏这片美景,因为他们的家园已经化为了废墟,甚至很多人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这场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的时间,这一天的时间之内,沧州市所有的幸存者内心都是不断变化着的,他们不断祈祷着能够在这场战争中存活下来,当然也有人已经感到了绝望,觉得这场战斗他们赢不了。

    



    但是当战斗真的赢了那一刻,他们都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幸存下来的人脸上充斥着劫后余生的高兴,没有任何一个人脸上是抱怨的神色,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虽然家园没了,但是他们人还活着,只要人还活着,那家园就可以重建。

    



    当然,一些失去了亲人的人正在抱头大哭,这场灾难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突然,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股滔天的黑气给吞噬了。

    



    很快无数的帐篷就此在街头出现,成为了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的暂时住处。

    



    范筱的身影出现在了俞州市魔法高中代表对众人的视野当中。

    



    众人在看到这道无比熟悉的身影之后,脸上沉重的神色瞬间消失,每个人都高兴地走出修炼室来到范筱旁边。

    



    “我们现在就看交流赛,还去不去举行,如果举行举行的话,那我们就留下来继续参加比赛,如果不举行的话,我们就收拾东西明天准备返回俞州市魔法高中。”

    



    这些都是一些生活中的点滴小事,但是众人却听得无比津津有味,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他们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也知道当时的情况,非常的严重,所以说他们也非常的的恐慌,但是现在这样没有任何危机的感觉,让他们无比的珍惜。

    



    同样里空也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知道之前的这场危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所以可以说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的珍惜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

    



    洪宇和马诚两人相视一笑,随后轻轻的抬起了桌子上的酒杯,对着月光忘了忘,随后共同举杯。

    



    虽然两人经历过许多的生死,所以他们都自认为能够看淡生死,但是真的到他们死亡的那一刻,才发现它们原来心中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

    



    尤其是洪宇自从在他见到李空之后,他就想要迫切的看着李空成长下去,所以之前那般平静的心便早已消失,不见。

    



    “我不知道那个前辈说的是不是真的?”

    



    马诚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随后看着月亮一脸感慨道。

    



    洪宇莞尔一笑,露出了一个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符合的笑容。

    



    “我们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再往前走一步,那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从一开始默默无闻的人,到了现在的这一步,都是靠我自己拼命努力换来的,也许是因为现在上了年纪,所以反而没有年轻时候的那一些冲劲,现在局面越来越复杂,甚至那个地方已经开始出现了暴动,更加可怕的是居然出现了今天这样的情况,看来我们两个还是得再加一把劲,争取再往前迈出一步,这样也好,在今后的战争中能够出一点力。”

    



    “也对,都享受了大半辈子了,是该再拼一下了,不如咱俩来打一个www.zyxta.com赌如何?”

    



    马诚轻轻的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子jxpxxs.com露出了一脸的笑意。

    



    “哦!这个我倒是感兴趣了,说说看。”

    



    “这个赌注其实也不难,就是咱俩比一下,看看谁先突破。”

    



    “哈哈哈,老马没想到你居然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行,我答应你。”

    



    洪宇无比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对了,总得拿出一点赌注来吧,不然光赌没有赌注多没有意思。”

    



    洪宇轻轻一偏头看了看马诚之后,微微扬了扬嘴角,露出了一副邪恶的笑容。

    



    “你这副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诚看着洪宇的笑容不禁眼皮狠狠地眨了一下,因为每次洪宇这样笑的时候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说吧,你打算怎么赌?”实在是受不了洪宇的这个表情,马诚快速开口询问道。

    



    “那个……那个,你不是有个酒窖吗?我这个人你也知道,休闲下来的时候就喜欢喝上那么一点,但是想要找一瓶好酒哪有那么容易,所以你看要不就……”

    



    洪宇满脸渴望的搓了搓双手。

    



    “你别做梦了,那些酒可是花了很大代价才一瓶一瓶收集到的很多酒都是只有仅存的那么几瓶,换一个赌注,这个绝对不可能。”

    



    一听洪宇打自己酒窖里酒的注意的时候,马诚脸色立www.xgchotel.com马大变,随后无比警惕地看着洪宇,一副如果你敢打我那些酒的主意,我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我说老马你至于吗,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那些好久还不拿出来喝了,难道你打算继续留下去吗?刘下去等你死的那一天,有些久你都还没有品尝过它的味道,那岂不是亏了?与其被你这样珍藏着,还不如拿出来做赌注。”

    



    洪宇轻轻地将手抱起一脸不屑一顾的看着马诚。

    



    “不要用激将法来激我,这没有用的,不过……”

    



    “不过什么?”

    



    看着马诚半天没把话说完,洪宇顿时着急了。

    



    “我说老马,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坏毛病,说话居然只说一半,你不知道这样让我这个听的人非常的难受吗?”

    



    “哈哈,行行行,我说,如果你能拿出一个让我满意的赌注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进去挑选两瓶,是随意的挑选两瓶。”

    



    洪宇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两眼放光:“不说了,你想要什么?”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很显然,他觉得那两瓶酒的价值非常的大。

    



    “雷耀闪光”

    



    马诚想都没有想立马开口道。

    



    他可是早就眼馋洪宇的这一项魔法技了,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没有好意思开口问他要,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他知道洪宇是想给他下套,但是他又何尝不是在给洪宇挖坑呢。

    



    “没问题,就这样说定了,可不许反悔啊!”洪宇一听同样想的,没有想的就答应了。

    



    两人再一次相视一笑,只不过此时两人的脸上都已经挂满了笑容,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这一次大战我已经明显感到修为有所精进,你这次输定了。”

    



    这个想法在两人的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而出。

    



    两人就这样,又一次的在月光之下碰了杯。

    



    “这次的灾难非同小,可我们必须时刻提高自己的警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难受,但是这一次教训无疑是在提醒我们安宁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杨雪衡在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务之后便开了一个短暂的会议。

    



    虽然他们是护卫队的人,经过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但是暗兽狂潮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是第一次经历,所以心中非常的明白,总队长的这句话意味有多么的深刻。

    



    “这一次的伤亡以及财产损失,你们必须尽快给我一个报告,然后做出相应的应对方案来。”

    



    杨雪衡在做出最后的安排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因为他刚才感受到一股无比可怕的魔法能量波动。

    



    他不确定这个波动是来自于何人,又或者说来自于哪一只暗兽,所以他必须要出去确认一下。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些暗兽会在这里出现?”

    



    一位麻衣老人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一只暗帅不禁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之前他已经将那只暗王给击杀了成功的化解了沧州市的灾难,他本以为所有的暗兽都随着那些消退的暗气一起消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暗兽潜伏在沧州市内。

    



    这知暗兽潜伏的极为隐蔽,要不是这只暗兽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身上的气息,那么他也不会发现的了。

    



    “出来吧,没有必要鬼鬼祟祟的,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老人一偏头,看着不远处的半空中轻声开口道。

    



    “前辈我无意冒犯您,沧州市才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我身为沧州市魔法护卫队的总队长,必须要来探查一番,因为我不希望沧州市再有什么动荡,现在的沧州市也承受不了任何的动荡了,所以我期望您能谅解我。”

    



    杨雪衡的身影缓缓出现,随后站在半空中微微地对着老人抱了一拳,脸上充满了尊敬。

    



    之前他都觉得这股气息非常的可怕,但是真正的来到了这位老人面前之后他才发现这个老人在他面前就宛如一座大山一般高不可攀。

    



    所以他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也对,现在沧州市人心惶惶,你这么做是对的,我不会怪你,这是一只暗帅的尸体,也不知道沧州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暗兽潜伏在沧州市当中,所以接下来我可能还会出手,我要彻底将潜伏在这个城市中的所有暗兽给消灭。”

    



    老人丝毫没有在意脸上微微的泛起了笑容,随后身形就这么一闪,便消失于无心,整个空气中便再没有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