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番外~
    1.

    



    我一身帽子口罩大外套,看起来比偷地雷的还鬼祟,小心翼翼地从他房中挪了出来,贴着墙壁往电梯口缓步移动。https://www.zixunz.com

    



    精神是真的紧绷,不过短短十几米的路程,我硬是趟着走过去的,还三步一蹿两啊两回头。

    



    2.

    



    要问我为什么是这幅动态。

    



    3.

    



    原因无它,主哥的事还是被爆出来了。

    



    主哥是谁,当红一线,庐山瀑布一般的流量,形象优质人设剔透,交际圈就等同于娱乐圈,这样一位泰斗级鲜肉参与了违法聚赌,现在整间酒店——里三层外三层那倒还不至于,就是每个犄角旮旯里都至少藏着两三只预备活捉主哥的狗仔,伺机待发,蠢蠢欲动。

    



    讲真,我现在走在走廊上都不敢抬头,怕在天花板上看见拿相机的人。

    



    4.

    



    主哥本哥是不知道躲到哪里逍遥避难去了,就是苦了剧组里的其他成员。

    



    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一人犯事全员受罪的,那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近期曝光率颇高的我和顾依凉了。

    



    形象良好如顾依凉,是不好出现的,不然一旦被抓住问到,那可说什么都是错,帮主哥说话是近墨者黑,不帮主哥说话是无情插刀,说句无可奉告也难免会沾上一身腥;身负黑料如我,更是不敢出现的,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连坐深挖不说——

    



    也不太好解释我为什么会穿着顾依凉的衣服从他房间里出来。

    



    5.

    



    没错儿,整整三天,距互通心意已经过了整整三天,我跟顾依凉谁也没踏出过房间一步。

    



    厚不透光的窗帘不分昼夜地拉得严丝合缝,门窗时时紧闭,若非还有助理一日三次地把餐饮送到门边,我们再开个门缝把东西拿进来,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快不流通了。

    



    6.

    



    剧组停工,档期正空,闭门不出,这背后的意味多深远啊。

    



    造车,肯定是在闭门造车!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

    



    然而。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7.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是吗。

    



    我就问问你了,在这种鹤唳风声的无形高压下,能做出什么事啊?!

    



    心惊恐,触影动,午夜残月碎春梦,衣服窸窣一声都像是有几百双眼睛盯着似的,就不说小小卫了,我连精神都快萎靡了好吗。

    



    8.

    



    倒也不是没想过当一回抗压斗士,心一横牙一咬,硬着头皮上他一上,只是——

    



    箭都在弦上了,一摸口袋,一扫房内,一探床头柜……没装备啊!

    



    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就不再赘述了,小生不才,也实在是还没进化出自净功能,那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于是最后也只能亲亲抱抱搂搂,再动一动发财的小手,左右互搏,双管齐下,一起看看白色烟花。

    



    最多再动动嘴——都说吃什么补什么,我觉得吧,我现在应该也挺甜的。

    



    自从跟顾依凉有了亲密接触一直到现在,我感觉我的咬肌都发达了一圈。

    



    至于为什么不是顾依凉的咬肌发达?

    



    顾依凉,铁齿铜牙两片嘴,吃的是小卫的命。

    



    我,卫苦不堪言梓。

    



    9.

    



    那我们为什么又出了门呢。

    



    10.

    



    原因无它,就在一个半小时前,我们正你追我赶地驾驶着车速40迈的手摇拖拉机,在高速公路上始终保持零距离,齐头并进不分高低,速度速度速度加快——

    



    我俩视线一撞,眼见着发动机即将要起火了,蓦地就被房外女主助理怒叱狗仔的声音劈头盖脸地浇了个透心凉。

    



    ……

    



    我的心很疲惫,小小卫的芯也很疲惫。

    



    顾依凉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默了半天,眼睛一垂,讷讷问我想不想去他家看威廉。

    



    11.

    



    安全地踏进了电梯,我盯着显示屏上递减的数字,一想到顾依凉那句意有所指的“……想不想来我家看威廉”,就忍不住挂上了笑,肾上腺素哗哗地奔涌,奔流到海不复回。

    



    这话里的意味太深远了,真是回味一遍心尖就颤上一遍,像是有一丛橙红的小火苗在五脏六腑里腾飞跃动。

    



    ——哪怕想到他家里的装备是跟速冻披萨一起买的,也无法将这份悸动浇息。

    



    顾依凉先行了一步,已经在地库里等着我了。

    



    我揉了揉脸颊,把脸上过份期待的表情揉淡,镇定地看着电梯门缓缓打开。

    



    12.

    



    说时迟那时快,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一只顾依凉扑面而来。

    



    他伸手把我的帽檐一压,另一只手把我往怀里一卷,不发一言地就挟着我往外走。

    



    我:?

    



    我心神一乱,又怕暗处藏有镜头,也不敢去攥他的衣摆,只能紧跟着他如风的脚步,低着头急急小声问:“怎么了怎么了是私生入侵了吗还是狗仔围城了?”

    



    顾依凉一身冷峻地把我卷进了车里,郑重严肃地看着表情忧虑的我——然后扑哧笑了出来:“怎么样,刺激不刺激?”

    



    我:“……”

    



    您怎么这么顽皮呢?省省刺激留着晚上用不好吗?!

    



    我:“我老了,经不起这样的玩耍。”

    



    顾依凉挑挑眉,视线可疑地瞟了瞟我的下盘。

    



    13.

    



    心里的小火苗本就噼里啪啦地烧着呢,思路一下子就被他指向性极强的视线带偏了千八百里,几辆豪车声势浩大地就轧过去了。

    



    我嗷地往他身上一扑,被他大笑着搂住,在车厢里纠作一团。

    



    他摘掉了我的帽子,把我蹭乱的头发理好,下一秒我就又把头发蹭乱了,跟蹦迪似的在他颈间疯狂摆头。

    



    “行啦,”他好笑地拍拍我,“开车了。”

    



    对,不能让威廉等急了!

    



    我一瞬正色,把帽子重新戴好,示意他退位让贤:“我来开吧,你昨晚没睡好,在车上睡会。”

    



    他很受用似的,笑得跟拍牙膏广告一样灿烂无比,直晃眼睛。

    



    14.

    



    顾依凉开车的时候不爱说话,坐车的时候话倒是挺多的,说是让他补觉他也没睡,就闲闲跟我聊着天,讲些家长里短奇人异事娱乐圈秘闻。

    



    天空飘着小雨丝,我开了雨刮器,把车子开慢了一点。

    



    成也我的记忆力,败也我的记忆力。

    



    我跟他聊着天,一不小心就完整复刻了一遍他上次带我回家的路线——在小百货附近绕了三圈。

    



    也就是这三圈的工夫,雨哗地就下大了,雷公电母跟在过泼水节似的,搏命往大地上送祝福。

    



    15.

    



    不是我说,天公未免也太不作美了吧,这天怎么就跟顾依凉的性取向一样,说变就变呢?

    



    我指尖不耐地叩着方向盘,死气沉沉地看着连绵的雨幕。

    



    我指尖紧紧地扣着方向盘,目瞪口呆地看着连绵的雨幕。

    



    不是,这雨也下得太大了吧?这是把那些年错过的大雨一下子全还回来了啊?

    



    16.

    



    眼见着车前的路都快看不清了,前面有几辆轻型的小车都开始发飘了,还炸响了几道惊雷,这再开下去怕是要直通黄泉大道了啊。

    



    别说是开去顾依凉家了,这雨下的,就连调头回剧组酒店都难。

    



    我是不知道怎么办了,目光死地等着红灯,心里一叹再叹,愁云层叠。

    



    原本的行动就没法太自由,处处都受着限制,公司管着经纪人监督着粉丝看着狗仔的眼睛死死盯着,去哪都不太方便,这先是主哥出事后是大雨倾盆,前面路口好像还封路了——

    



    老天啊!我不过就是想一张床两个人全套武装地看个威廉!怎么就这么难呢!难于上青天啊!

    



    顾依凉从雨势渐大的时候就没再说话了,一直低头看着手机。

    



    我瞟了他一眼,也不想用抱怨惹他心烦,一打方向盘,准备先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等雨停。

    



    车子刚转弯,顾依凉把手机一收,沉稳地开了腔:“没事。往前再开两百米,然后左转,之后再……”

    



    17.

    



    这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关键时刻还是他靠得住啊。

    



    我心里感慨,跟着他的指示,谨慎小心地把车子开到一栋建筑的背面停了下来。

    



    车子刚一停稳,也不等我隔着雨帘看清车外的场景,一个人影倏地就从副驾压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过了,过了啊!光天化日的呢!

    



    好主意就是车震吗?!业内多少人就是在车上翻的车啊!

    



    “别闹别闹——”我推了推顾依凉埋在我颈间的头,“被拍到了可——”

    



    18.

    



    顾依凉坐正了身子,耳朵莫名有些红,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正色道:“下车吧,车后座有伞。”

    



    我:“?下车干嘛?”

    



    顾依凉:“下雨天,坐在车里会闷,进酒店休息一下。”

    



    我:“?酒店?”

    



    顾依凉:“嗯,我刚订的。”

    



    我:“?啊?你不怕撞见常驻在酒店内外的狗仔?”

    



    顾依凉:“我订的情人旅馆。”

    



    我:“?”

    



    顾依凉:“隐私有保障,保密性还强。”

    



    我:“?”

    



    顾依凉:“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

    



    19.

    



    这凉言凉语,也太有说服力了!比清扬还无懈可击。

    



    我信了。

    



    20.

    



    上一秒我还连在车上亲个嘴都不敢,畏首畏尾的,下一秒就要进情人旅馆了?

    



    什么叫峰回路转,什么叫柳暗花明,什么叫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啊!

    



    我愣愣地被顾依凉扯下了车,连伞也没打,三步并作两步地从隐蔽的侧门踏入了大厅。

    



    ——这,还真是……什么人都没有啊?

    



    别说是狗仔了,就连服务员都见不着一个,举目望去只有一片色调暧昧的装饰墙,还有一个由数十个小灯箱拼成的——选房间用的,机器?

    



    与我傻得覆水难收的表情不同,顾依凉的表情倒是挺坦然的,一丝不苟地举着手机对照着攻略挑房间,就是耳后的皮肤红得跟被铁烙过一样。

    



    一套流程操作下来,他游移不定地看着几个显示着是空房的灯箱,转头问我:“咳,你看看你想选哪——”

    



    我脑子一哄,跟水壶烧开了似的直冒蒸汽,心底甩出几道长长的尖锐哨音,随手指了一个灯箱:“随便选吧随便选吧快……”

    



    他:“这么心急?”

    



    我:“。”

    



    我:“不急,不急——您悠着来,我出去散个步,喝个茶,再回——”

    



    顾依凉闷闷一笑,抬手就选了我指的那个房间,拖着我往电梯间走。

    



    21.

    



    从电梯间到走廊到房间门口,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撞到,明明空房也没剩几间了,整个空间却都静悄悄的,隔音效果可见一斑。

    



    装潢内饰的色调从暧昧渐变,灯光也昏暗朦胧,自四面八方地把一种躁动的情绪叠压到人的心上。

    



    这感觉,怎么说呢。

    



    22.

    



    ——是我错怪天公了!他老人家这是做媒来了!

    



    憋了整整两天的暗火终于寻到了破口!是时候完成未竟的伟业了!

    



    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着,齐声合唱着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我带着些许的忐忑和不安,屏息看着顾依凉不慌不忙地打开了房门——

    



    23.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来了!

    



    山润朗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24.

    



    ——我背诵课文的心念一顿。

    



    顾依凉有些拘束的样子,指尖都快把鼻尖摸破皮了,侧过头来看我:“嗯……你选的……”

    



    我呆立良久,颤颤地扶住了额头:“我……”

    



    25.

    



    红粉的配色,冰凉的钢管,桃色的霓虹灯管——

    



    为什么天花板上会有镜子啊?!正对着床多不吉利啊?!那边那个长得像刑具的东西又是什么啊?!奥斯维辛吗?!那个像马一样的东西又是什么啊?!开房送坐骑吗?!怎么又还有秋千呢?!我可不想倒挂葡萄架啊?!

    



    这是什么个主题的房间啊?!

    



    不是,哪怕是乡村田园风或是土味爱琴海也要比这个来的好吧?

    



    我心里整一个天柱折地维绝,面无人色地揪了揪顾依凉的袖子:“要不我们换……”

    



    顾依凉把我一揽,往房间里面推了推:“算了吧,来都来了。”

    



    我:?这句话该是放在这里用的吗?

    



    26.

    



    搂搂抱抱地进了房间,我俩大眼瞪大眼地站在房间正中,半天也没动作,像两个掉线死机了的机器人。

    



    不是,虽然我们这段时间也没少亲密接触,玩也玩出了个繁花似锦,但!

    



    这种直奔着本垒去的感觉多少还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啊。

    



    尤其还是在这种环境的包围下!

    



    我感觉很危险啊!

    



    就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还是顾依凉先启动了程序,不发一言地拉着我往浴室走。

    



    临踏进浴室,我脚步一顿,猛地把手抽了回来。

    



    顾依凉一愣,迟疑地问:“我们……一起洗?”

    



    “不要不要不要,”不用照镜子我也能猜到我现在的脸有多红,抽了件浴袍扔进他怀里,又一个劲地把他往外推,“你出门的时候洗过了,我自己洗……”

    



    他表情疑惑地一张嘴唇,又蓦地收了声音,抬手摸了摸鼻尖,闷闷笑了一声:“……嗯。”

    



    我嘭地把浴室门关上了。

    



    27.

    



    双眼放空漫无目的地浴室里绕了几圈,我大致考察了一下这酒店里准备好的小装置,翻出了一次性的,嗯,辅助清洁用品,和辅助润滑用品,又对着镜子给自己鼓了三分钟的劲,然后就动起了手来。

    



    虽说是有了不少理论积累,但实际操作还是第一次……

    



    万事开头难嘛!

    



    放着热水掩饰住令人尴尬的水声,我整个人跟被水滚过一样红,磕磕绊绊地清理着自己。

    



    28.

    



    要说为什么我不再挣扎上下位的事情了。

    



    29.

    



    这种尴尬的事还是让我来承受吧,反正尴尬就是我的人生主旋律,也不差这一点半点的了。

    



    再说,谁叫我间接地把他给掰弯了呢……一想起他那三根烟,我都快愧疚死了好吗。

    



    再者。

    



    听说会很痛。

    



    30.

    



    终于是内内外外都洗个了通透,现在的我,白璧无瑕,雪白透亮。

    



    一个猛子扎进了加大的按摩浴缸里,我啪啪地拍着水,难以抑制地想到了等会将要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仗着没人看见,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嬉笑的,脑中一会儿开过一辆大黄蜂,一会儿开过一辆擎天柱,kukukukiki地变着形,爆炸场面宏大无比。

    



    就在汽车人们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顾依凉敲了敲浴室的门,咳了一声:“嗯,这里居然还有蜡烛哎,我点几个?……你喜欢吗?”

    



    我:?

    



    我:?!

    



    31.

    



    上来就玩这么大吗?!开的云霄飞车啊?!

    



    他看起来道貌岸然的,看不出来还好这口啊?!

    



    我只是想老老实实地开个车,别搞成云霄飞车杀人事件了吧?!

    



    ……不过,要是他喜欢的话——

    



    几百兆的小黄图唰地就在脑中呼啸而过了,我瑟瑟点头:“……好。”

    



    一边赶紧从水里起来,操起台子上的身体乳就不管不顾地往身上抹,企图隔离开即将要到来的物理伤害。

    



    32.

    



    顾依凉穿着浴袍坐在床上,埋头不知在鼓捣着什么。

    



    我裹着浴袍,浴袍下裹着厚厚的一层身体乳,一步三晃地出了浴室,怯怯地爬上了床——的一个小角落。

    



    柔软的床垫下陷了一块,顾依凉转头对我一笑,凑过来亲了我一下,又指了指床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味道的,我就没点,你挑一下吧。”

    



    我:?

    



    我看了一眼床头。

    



    33.

    



    香薰蜡烛就说香薰蜡烛啊?!说话的时候多加两个字是会死是吗?!

    



    要不要这么惜字如金啊?!还没从包养事件里学到教训是吗?!

    



    你赔我的期待,呸,不是,你赔我的畏缩啊?!

    



    我目光死地看着他,他疑惑地看着我:“怎么坐得那么远?”

    



    真是白设想那几架云霄飞车了,我哈哈笑着,摇着头往他身边凑,眼睛一撇就看到了他面前散落着的——花式繁多的——数样——

    



    小玩具。

    



    我:?

    



    34.

    



    ok,我的命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35.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惊恐,顾依凉不解地看着我,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东西,恍然大悟地对我眨了眨眼:“别怕别怕,我只是看到房间里的自动贩售机里有这些东西,好奇买来看看而已。”

    



    您这好奇心也太过旺盛了吧?!看这数量您别是把贩售机给搬空了吧?!

    



    顾依凉好笑地往我身上一压:“——你想用?”

    



    我:“……不了不了。”

    



    他:“贩售机里还有小衣服呢。”

    



    我:“……不了不了。”

    



    他:“贩售机里好像还有药。”

    



    我:“……不了不了。”

    



    他:“你身上怎么这么滑,好粘啊。”

    



    我:“……不——”

    



    我:“……”

    



    36.

    



    我:“这酒店配的身体乳挺好的,资生堂的,一不小心挤多了。”

    



    我:“一不小心也抹多了。”

    



    我:“挺好的,多嫩,滑溜溜的,你看,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我:“……”

    



    37.

    



    就尴尬死我算了好吧,至少死态还挺安详。

    



    38.

    



    顾依凉眉峰一挑,回望了一眼床头的香薰蜡烛,二次恍然大悟,兀自笑个不停。

    



    ?不是怎么这种时候他就机灵了起来呢?

    



    我气闷地推了他一把,往床上一扑,挑了个小玩具拿在手里研究把玩,任他边笑边在我身上揉来揉去,说是帮我把身体乳抹匀,按摩促进吸收。

    



    ——其实就这样子循序渐进也好啦,总不好直接提枪就上吧?

    



    他的体温比一般人要稍高一些,掌心也暖,揉到哪里就像有把火烧到哪里,还一直在我腰上打转,我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就俯身下来亲了我一口,还用舌尖挑了一下我的唇珠。

    



    没等我伸手揽住他呢,他又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坐回去给我按摩了。

    



    39.

    



    什么嘛,撩完就跑的本性也还是改不掉啊!

    



    手里的小玩具一震一震的,像个灵活的小生命——我心生一计,暗戳戳地把头挪到了他胯间。

    



    “喂——”他笑着推了我一下。

    



    我嘻嘻一笑,隔着浴袍拿小玩具跟他的物件打了个招呼,听见他低低闷哼了一声。

    



    诶嘿,不错,这钱花的挺值!

    



    我叫你撩完就跑!跑啊!你再跑啊!

    



    他给我按摩,我就拿小玩具给他的小老弟按摩,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一会儿抵着根部,一会儿又贴着柱头——我玩得兴起,他的小老弟也被玩得性起,一副英姿勃发的模样,颤巍巍地吐着水。

    



    我用小玩具戳戳他的小老弟:“不会觉得麻吗?”

    



    他抿着唇没答话,伸手轻轻按了一下我的头,稍稍把胯往前送了送。

    



    我往后一避:“干嘛,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啊?”

    



    他失声一笑,捏了捏我的脸,依旧没说话,只是做出了一个恳求的表情,又轻轻按了一下我的头。

    



    好啦好啦。

    



    我顺势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物件,吸了一口他的阳气。

    



    放在我脑后的手倏地一紧,我抬眼看他,他半垂着头看我,手指轻轻梳着我的头发,眼里薄薄染着一层欲望。

    



    40.

    



    真的,他这副模样的感染力着实太强,我对上这样的他,就好像手无寸铁的lv1村民遇上了一身橙装的lv99大神,根本就不是他一合之敌啊。

    



    41.

    



    顾依凉半靠在床上,任我恍惚又细致地用唇舌侍弄他的小老弟,手指一遍遍地把我的头发往后梳,像在给我顺毛。

    



    顺着顺着,他身上的气场蓦地一沉,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撞见他没来得及收回去的一丝低落。

    



    不是,怎么还失落上了呢?

    



    我嘴里含着物件不好开口,丢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他抿了抿唇,似是在犹豫,末了小声问道:“……你,技术怎么这么好啊?”

    



    我:?

    



    不是,这是个什么问题啊,难不成还能是我爸爸在夏威夷教我的吗?!

    



    我愤愤地把小顾一吐,抬起身子狠狠咬了他肩膀一下:“想什么呢!”

    



    他被我咬得一愣,我也是一愣。

    



    ——嘶,我忘了,他之前还以为我被包养来着……

    



    也是我没解释清楚,还是怪我!

    



    我又一秒怂了,舔了舔他肩膀上被我咬出的齿痕,小声道:“……你是第一个。”

    



    下一秒我就被顾依凉掀翻了,一根棒槌直抵我腿根。

    



    42.

    



    不是,这人是有处女情结还是怎么的啊?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我躲开他亲上来的唇,不太乐意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尤嫌不解气,又揪揪他的头发:“老顾你怎么回事,不是第一个你还准备不要我了是吧?”

    



    “啊?”顾依凉莫名其妙地看我一眼,又反应了一会,带着笑咬了一口我的嘴唇,“……你想什么呢啊。

    



    他:“我只是觉得……我怎么都练不好,想问一下你是怎么……而已。”

    



    我:“……”

    



    我:“那你掀我干嘛。”

    



    他低低一笑,舌尖舔了舔我唇上方才被他咬过的地方,声音又软又哑:“你刚才舔我肩膀,我受不了。”

    



    43.

    



    我:(抱拳)

    



    我徐徐躺好,还端正了一下姿势。

    



    44.

    



    房间里的空调开得挺低,顾依凉贴在我身上的体温却烫得烧心——估计我自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浴袍要掉不掉的挂在身上,香薰蜡烛点上了,暖味的熏香飘散开了,小玩具被撇在一旁,仍嗡嗡地震着。

    



    热度在身体里乱窜,一点点烧到脑子里,一团迷乱。

    



    有几根手指像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那样在我身体里穿行,润滑的液体又冰又粘,渐渐被体温烘暖烘化,湿哒哒地淌着。

    



    一整屋排不上用场的猎奇装饰都不在心内,床垫很软,床品很滑,顾依凉的动作很生涩,我趴在他身上,把脸闷在他颈窝里不出声,屏息感受着这于我而言船新的体验。

    



    45.

    



    不管做了多么充分的心理准备,紧张当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但身体本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忍住!一定要忍住一个伏地挺身坐起曲线下腰躲开手指的本能冲动!

    



    我咬牙坚持着,任那几根手指毫无章法地乱撞,又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顾依凉。

    



    我:?

    



    46.

    



    不是,这种事情……我害羞也就算了,怎么他看起来比我还窘迫呢……

    



    他的脸红得快要能熨衣服了,还一直把头往旁边偏着,也不知道在看哪里。

    



    我:?这是在演什么,纯情娇娃吗?

    



    一旦被分了心,在体内乱转的手指好像也没那么扰人了,我好奇地稍稍坐直身子,把他的脸扳过来,又伸手探他额头:“……你在看什么啊,脸这么红,发烧了?”

    



    他的视线跟搓手柄似的一阵飘忽游移,下下左右左右baba,唯独就是不往上看,发红的耳尖被灯照得透光,也不答话,闲着的手把我按了下来,催我闭眼接吻。

    



    47.

    



    嘿我这小暴求知欲——

    



    我没顺着他低头,把手往身后一背,握住他坚挺又脆弱的小老弟一阵摆弄,准备好生逼问他一番,只是还没等我开口,身体里的手指就戳中了某个诡异的地方。

    



    一股陌生又微妙的快感沿着脊椎骨由下至上地往上涌,激得我一瞬下意识地扑伏到了顾依凉身上,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我没反应过来,顾依凉倒是反应得挺快,迅速就读明白了我的动态是缘之为何,指尖好一通转轴拨弦。

    



    被股股热浪烧得脑子嗡嗡,我更反应不过来了,想做些动作,又一会昏沉一会发飘地记挂着不能在他身上留印子,不能吮颈侧不能咬喉结,只能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

    



    他垂着眼轻轻咬我的耳朵,还有闲心用另一只手去戳被撇在一旁的小玩具:“……想不想试一下?”

    



    “不要不要……”像是有数枚小灯泡在脑子里一盏一盏地接连爆裂,我也不想再问他之前在看什么了,放在他腰侧上的手一阵乱划,又绕到了他下腹,捏了捏他昂扬的小老弟,“……用这个。”

    



    他低低嘶了一声。

    



    48.

    



    太阳落下山,秋虫儿闹声喧,日思夜想的凉哥哥,进到了我的——

    



    呸。

    



    蹉跎了这么些时日,终于,实现了对接。

    



    49.

    



    痛,涨,由身涨到脑再涨到心,我整个人都快炸了,自己照顾着前方疲软下去的小小卫,好用快感去平摊分散一些后方传来的痛涨感。

    



    什么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假的!骗子!

    



    顾依凉被我压着,脸颊比我还红,像被上的那个人是他,还一直小声地说着些什么:“放松,放松,呼吸……”

    



    他这是给我接生来了吗?!

    



    我眼泪都快被他塞出来了,狠狠咬着牙去蹭他的脖子,又去亲他的嘴角。

    



    他红着脸虚着眼,扶着我的腰把我慢慢往下压,直至全根覆没才静止了一会动作,再幅度浅浅地捣了起来。

    



    50.

    



    我是发现了,他这个人行事的时候羞涩归羞涩,动作倒是一点儿都不带耽搁的啊。

    



    他循序渐进地扩大着捣我的幅度,先还会观察着我的反应,不多时就又把头偏向了一边。

    



    我:?

    



    不是,怎么还不乐意看我了呢?

    



    我忍着在喉咙里挣扎的喘息,调整了一下腰部的姿势,伏在他耳边絮絮吹气:“……为什么要转头?”

    



    某样卡在我体内坚硬不拔的物件蓦地往上一顶,我唔了一声,看见他颊上眼尾的晕红莫名地更深了几度,都快要能出一个口红色号了。

    



    ——就叫顾依凉情动色吧!

    



    ——不是,不是该想这个的时候。

    



    我顺着他不愿看的方向一仰头,霎时明白了过来,眼睛一眯,用牙齿轻轻磨了磨他的耳垂:“……嗯……是不是,看着镜子做……太刺激了?”

    



    他身下的动作不停,就是睫毛颤了颤。

    



    我:!

    



    呵,还拿蜡烛小玩具小衣服和药来吓我呢,明明自己也非常的不堪一击嘛!

    



    莫名有种占据了主动权的错觉,我连吸气带抵喘地闷笑,扳正了他的头,还故意动了动腰——

    



    51.

    



    火,是不能玩的。

    



    放火烧山,皮鸭操穿,这道理我今天算是晓得了。

    



    52.

    



    顾依凉薄唇一抿,也没说话,不带气势地瞪了我一眼,颇带气势地按着我的腰往下一压,极带气势地摁着我就是一通刻苦钻研。

    



    这车实在是太颠簸了,太颠簸了,我都快被颠碎了!

    



    我整个人被他捣得软烂酥嫩,连坐起身的力气都没了,除了喘气声之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哀哀地趴在他身上任他凿击。

    



    ——不是,凿得这么狠,他是打算偷光啊还是干嘛啊?!

    



    他凿就凿吧,脸上还非要挂着水波不兴的表情,他挂就挂吧,耳朵还偏偏红得要滴血,也不再转头了,一副想看镜子又不敢看的样子,虚着的眼里一片润泽,简直——

    



    我被他这副模样挑拨得精神一阵恍惚,也不管会不会留印子了,伸手一按他的前额,让他稍稍抬起了一点头,就愤愤地去咬他的喉结,结果咬着咬着就变成了舔,按着他前额的手也松了下来,手指滑入了他的发间。

    



    他动作一滞,喉结在我舌下滚动几番,搂着我就是一个翻身,又抬起了我的腿,身体力行地给我翻译了一下什么叫作真正的大开大合。

    



    53.

    



    这个词应用在我身上,终于不是拿来形容柜门的了,我很欣慰。

    



    54.

    



    热、辣、烫,是所有与热度有关的感受,嘴唇胸膛腰腹手指……每一处都紧紧地贴着一起,缠着绕着,身体的起伏律动与喘息低吟交织在一起,我伸手按着顾依凉的后脑,叫他的名字。

    



    他应了一声,又低低地问:“……不叫点好听的?”

    



    嘶——虽然之前玩闹开玩笑的时候也常常爸爸老公之类的乱叫啦,但自从见完老黄之后,我在床上的时候对爸爸这个词可谓是敬而远之,实在是怕一开口就忍不住巴啦啦巴巴拉巴巴,满屋旖旎一秒坍塌。

    



    大概是我默了太久,顾依凉不满地顶了顶我,又笑着从手边拿了个小玩具贴在我下腹,威胁的意味十足。

    



    “……想听什么?”酥麻的感觉浑身乱窜,我拿手指在他背脊上一遍遍往下划,“……凉凉?……顾哥?……”

    



    我:“……好哥哥?”

    



    55.

    



    ok,放火烧山的道理我懂是懂了,就是没学乖啊!

    



    56.

    



    如何足不出户观赏烟火大会?叫顾依凉一声好哥哥足以。

    



    姿势换了数个,我整个人都快被他拆了,脱力地倒在床上,听他在我耳边闷闷地笑。

    



    我拿手背盖着脸,羞恼地想要用膝盖顶他,结果反而把自己的下盘扯着了,酸得我龇牙咧嘴的。

    



    他笑着把我搂住,随手拿过一个小玩具贴在我腰上给我按摩。

    



    ……别说,还真挺放松的。

    



    我感慨:“……这钱花的挺值。”

    



    他好笑地一挑眉,又贼心不死地提了一嘴贩售机里的小衣服。

    



    我是真搞不懂他这执念是打哪来的,奇怪道:“……就这么想穿吗?你拍古装拍民国拍现代,那么多戏服,哪件不比这些好啊?”

    



    我:“之前你穿那套军装就挺好看的啊。”

    



    我:“嗯……很好看。”

    



    他:“……”

    



    他:“不是,不是给说我穿……”

    



    我:“……”

    



    我:“……………………”

    



    他摸了摸鼻尖:“……没想到你喜欢制服——”

    



    我:“闭嘴。”

    



    57.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战场,一边搂着我,一边面红耳赤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一屋子奇形怪状的摆设。

    



    就别面红耳赤了!摆出这副纯情的样子骗谁呢!

    



    我伸手捏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往旁边的摆设上看,他就亲了上来,还问:“再来?”

    



    来你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