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四十七章【正文完结】
    893.5【依凉手机备忘录-节选】

    



    突然,实在是太突然了,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这剧情实在是太过烧脑了。https://www.xcmxsw.com

    



    连打了三千多个感叹号才勉强冷静下来。

    



    是演员的自我修养救了我一命——还有酒桌文化与初中语文。

    



    打字的手有些许的颤抖,应该是酒意上头的缘故。

    



    经此一役,我的演技与应变能力定然会有质的飞跃。

    



    万万没想到,来年最亲的是昨日最憎的某某。

    



    由此习得了一句真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幸而因为不想在言言面前失了风度,没做太过出格的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大概只能以死谢罪。

    



    万幸!黄叔叔宅心仁厚,侠肝义胆,并没有跟我计较太多,甚至——似乎对我的观感还不错?

    



    不愧是言言的亲爸爸,果然是一脉相承的天真单纯,平易近人。

    



    再接再厉,保持住这个状态,务必要与黄叔叔打好关系,洗刷掉之前的重大失误。

    



    自责,无比的自责,是我太过龌龊,居然用如此不堪的思维方式来揣度言言,误会了他这么久。

    



    ——言言总是说我对他好,原来……他是真的觉得我对他好啊。

    



    好是应该的。

    



    毕竟喜欢一个人,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觉得他“好”,什么都好,那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该得到最好的对待。

    



    “对一个人好”,应该是除开物质能给予的东西外,对喜欢最基础的表达了吧。

    



    跑题了,继续反省,我不该误会言言,一叶障目、先入为主,着实要不得。

    



    不过,若不是一场误会,我也不会因此……想着要进一步与他接触,并发现了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也算是祸兮福之所倚吧。

    



    ——不,不能站在刁钻的角度为自己开脱,错了就是错了。

    



    言言肯定很生气。[唉]

    



    原本这两天都在盘算着该如何告白,参考了各类文献,种种计划列了几页纸,安排了场面一堆,做了万全的准备,仍觉不够,踟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现在

    



    !

    



    事发突然,心情过于跌宕,都忘了今晚预备拿来试水的准备和安排!

    



    第二次了,我应该是要被那间餐厅列入黑名单了,估计还会被小提琴手拉黑。

    



    下次请钢琴师好了。

    



    唔,时间还不算太晚,即使再吃上半小时才结束,应该也能赶得上plan b里游乐园的夜场烟花。

    



    还好还好,仍在计划内,稳,妥妥儿的

    



    虽然似乎有些过于注重仪式感了,但……能尽善尽美总是好的。

    



    务必要尽善尽美。

    



    等等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面对言言了。[唉]

    



    他会不会因此……不喜欢我了啊。

    



    应该不会。

    



    或是怀疑我的智商?

    



    应该会。

    



    算了,不管怎样还是先回去吧,不能离席太久,烟花易冷,也不等人。

    



    894.

    



    顾依凉面带疑惑地握着门把,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没有很久吧?”

    



    老黄真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一代浪人,父子乱嗨现场被撞了个正着,还能面不改色地招呼顾依凉在他身边坐下,笑着给他递了一杯解酒茶,关切地问:“是不是有些醉了?”

    



    顾依凉看看老黄,又看了一眼面色自若的我,再偏头看了看包厢的门,似是陷入了自我怀疑:“……也、也许吧?”

    



    不等老黄说话,他又迅速摇头,神色坚定道:“不,我还能喝!”

    



    老黄精神一振,目露欣赏:“好,好,好!”

    



    我:“……”

    



    895.

    



    反正他俩只要一搭上腔喝上酒,就完全没有我开口的余地了,只能安静如鸡地坐在旁边当壁花,看着他俩交杯换盏,听着他俩谈笑风生。

    



    顾依凉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在捧老黄,不像是顾雍正倒像是顾莲英,一套套词舌灿莲花地往外吐,逗得老黄一张笑口就没合上过,说没两句就又开始念叨若不是顾依凉字雍正,名字中就带了辈分,他真想把他收为义子。

    



    顾依凉咬着酒杯的杯沿,眼中写着失策二字,满脸追悔莫及。

    



    现在知道自己的愚蠢了吧?我呵呵一笑,又看他委屈地把眼睛一垂,立场立刻就偏了。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酒壮怂人胆,我忿忿地一拽老黄,小声槽了一句:“……想认就认,这么在意名字干嘛啊,那不然你认他做干爹好了呗。”

    



    “哎,怎么说话呢,”老黄不满地转头拍了我一下,“那不然他管我叫义父,你管他叫干爷爷,你俩各叫各的?”

    



    我:“……”

    



    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896.

    



    看他们又接着聊了起来,我小口地抿着解酒茶,百般聊赖地随手点开了几个社交软件又随手关上。

    



    刚点开qq,就看见威廉廉威敲了敲我,问我在不在。

    



    虽然同人文的事情还没扯过去,但毕竟刚刚才在家长面前正式出柜并获得了认可,又有酒精的加持,我整个情绪都处在一个极其亢奋的状态,看见她的时候手也不抖了头也不疼了,镇镇静静地回了个在。

    



    威廉廉威:小内内啊,我想过了,同人文的那件事,当时我改了好几个版本发过去了,有可能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印稿子的时候出了纰漏,拿成了没修改的版本,也不一定是言言看过……你千万别去打扰言言,问他这件事啊。

    



    多好的姑娘啊!自己否定了自己发现的真糖,都不用我费心去想理由了!

    



    我一阵感动,心也放了下来,回了个嗯。

    



    威廉廉威:对了,那个,我可以好奇地打听一下……他们现在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吗?稳不稳定?

    



    威廉廉威:人多口杂,不会传到群里的!我就是私人打听一哈!

    



    威廉廉威:因为之前亲眼见到过他们1551,实在太甜辽,近两天看言言没怎么发片场ins,有点担心1551

    



    威廉廉威:不方便回答也没事的!请原谅一个操心的老母亲吧!

    



    我思索片刻,刚刚默否了她一颗真糖,不如就补给她一颗吧!

    



    绝对不是想秀啊。

    



    不可言说:他们很好啊,正在跟言言的家长一起吃饭呢。

    



    那边半天没回复,我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哎不对——

    



    发料要上锤这可是铁律啊!

    



    我一拍被酒精烧得发烫的脑门,偷摸地把身子往后倾,拍了一张截到下巴颌、没露脸、正抬手碰杯的老黄和顾依凉,顺手附了个手机qq自带的滤镜“杯酒人生”,给她发了过去。

    



    不可言说:【图】

    



    不可言说:嗟,來食。

    



    897.

    



    威廉廉威不知为何开始疯狂地刷起了省略号,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屏幕上满溢的点点点,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不就是见个家长嘛,至于这么激动吗?

    



    威廉廉威:……言言?

    



    898.

    



    我:?

    



    899.

    



    不可言说:谁?

    



    威廉廉威:我现在手抖打不了字我手机快被掐碎了我写文都不敢这么写我脑洞都不敢这么开我癫痫哮喘高血压中风快要一起犯了

    



    威廉廉威:言言啊………………

    



    威廉廉威:言言啊!!!你可长点心吧!你没发给别人吧?!

    



    不可言说:谁?

    



    威廉廉威:我不会说出去的。

    



    不可言说:谁?

    



    威廉廉威:………………角度,碗筷,滤镜,这些就算了,最重要的是。

    



    威廉廉威:他们见家长你为什么会在场啊????

    



    900.

    



    我啪地把手机往桌子上狠狠一扣。

    



    老黄顾依凉一惊,齐齐看向我:“怎么了?”

    



    酒精害人啊!!!

    



    这解酒茶怎么一点用都没有啊!别人喝假酒,我喝的是假茶吗?!

    



    心里的小人一边疯狂地嘶吼一边拿藤条抽自己的手,我笑得无比僵硬,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没事,手滑。”

    



    顾依凉有所顾虑地看了一眼老黄,小心地问我:“……不行吗?”

    



    我:?

    



    不是,我心里地动山摇天崩地裂心碎得像街上的纸屑,根本就没听到你们刚刚的对话啊!

    



    我笑得勉强,语气生硬得像是机械音,还是淋水之后生了锈的那种:“你,再说一遍?”

    



    顾依凉眨了眨眼,表情似乎有些受伤:“……我说,既然名字差了辈分,那我能不能叫,嗯,黄先生,黄叔?”

    



    又小声补充道:“要是不行的话,我就不这么叫了……”

    



    老黄不赞同地看着我:“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让小正叫什么你都不乐意了,就让小正这么叫怎么了?多亲切啊,多有皇亲国戚的感觉啊。”

    



    我:?不是小正到底是谁啊?!

    



    顾依凉也看着我,眼神怎么失落怎么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当场崩溃落泪情绪零碎了一般。

    



    虽然知道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演的,我还是在心里急急做了几个深呼吸,放和缓了语气:“当然可以啦!只是这样叫有点怪怪的,毕竟我们——”

    



    “那边都习惯叫伯父”几个字还没说出去,顾依凉失落的表情顷刻间悉数化为了如获蒙恩的欣喜,眼睛亮亮地把头一扭:“爸。”

    



    老黄:“嘶!——”

    



    我:?不是怎么谁叫您都嘶啊?不是顾依凉其实你是故意的吧?

    



    我在桌下狠狠一掐老黄大腿,老黄迅速调整出了一脸正色,矜持地嗯了一声,又拿出手机晃了晃:“咳,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打个电话啊。”

    



    说着就一身正气地站起了身,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901.

    



    我听着从包厢外隐隐传来的癫狂笑声,颤着手扶住了额头。

    



    902.

    



    这还是在破除误会后我和顾依凉首次单独相处,气氛似有一丝尴尬。

    



    我默然无语,顾依凉欲言又止。

    



    不是,主要是,我掉马了啊?!!这可咋整啊?!

    



    ——说我是小陈?照片是言言发给我的?

    



    ——谁会把自己跟同性情人见家长的照片发给助理啊!

    



    要不然,说照片是我自拍的,我其实是顾依凉?!

    



    903.

    



    思维被酒精拆了个支离破碎,我浑浑噩噩地想着借口,把手机拿起来又扣下去,咚咚咚一阵乱响。

    



    顾依凉坐立不安地一会儿扭头看我一眼,一会儿看一眼包厢门,又默了一会,一点点挪了过来,凑到我身边,犹豫道:“那个,言言,我自作主张地叫黄叔——他是不是不高兴了啊?毕竟我们的事……”

    



    没有,不是,他老人家只是一时情难自持,在外面为爱痴狂。

    



    顾依凉一脸丧气:“是我没考虑周全。”

    



    看把孩子吓得,虽然心内情绪实在是崩裂不已,但孰轻孰重还是得分清的,我把威廉廉威的事暂且搁到了一边,扯扯他的脸:“现在知道怕了?刚才是谁无所畏惧地狂怼老黄的?嗯?司徒狂怼?”

    



    他:“……”

    



    他:“司徒狂怼?”

    



    我:“你不是爱给自己起名字么,复姓听起来酷炫一点,不然给你改个诸葛?欧阳?万俟?慕容?”

    



    他:“……”

    



    他:“顾卫言梓?”

    



    我:“……”

    



    904.

    



    高手!诸葛撩魔!

    



    905.

    



    我心里呵呵傻笑个不停,也不想再计较误会的事了,毕竟他都以为我是被包养的了,不但没“嫌弃”我,还处处护着我,就连齐叔那次估计也是,刚才突然见着了老黄,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吧……

    



    哎,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啊。

    



    上节目的时候还说不会把他灌醉,不会让他流泪,结果为了老黄,他酒也喝了,刚刚又跑出去了那么久,说不定就是情绪崩溃了,躲在洗手间里黯然落泪呢。

    



    自己把自己想心疼了,我心里一揪一揪的,面上一派淡定,按住了他的手,适时卖出了一波沉稳可靠:“不怕,万事有我。”

    



    顾依凉拍了拍我的手背:“情况紧急,咱们还是实际一点吧。”

    



    我:“……”

    



    他:“要不然我给他老人家送点礼?根雕?玉石?给他塑个等身像,放你们家花园里?我看百度百科上说——”

    



    他一顿,我眼睛一眯。

    



    敢情你刚刚跑出去那么久是偷摸着查资料投其所好去了啊?!你还我的心疼啊!

    



    我磨磨牙,一个反手就——把他拉近了一些,亲了亲他沾着酒味的唇:“我说不怕就不怕。”

    



    他被我亲得一愣,估计也是琢磨出了什么,笑得一双大眼睛都快找不着了,一手搂住我的腰,得寸进尺地把我半压了下去,在我唇间低声说:“等等我们一起去——”

    



    老黄手机举在耳边,蓦地把门打开了:“老陆叫你们——”

    



    906.

    



    老黄:“咳。”

    



    我:“咳。”

    



    顾依凉:“咳。”

    



    我们慢动作地一格格分开了身体,回到原位坐正坐好,诚恳地看着老黄:“您请讲。”

    



    老黄:“注意影响,注意影响哈。你们陆导让你们赶紧回剧组,说是有个会要开。”

    



    顾依凉周身气压一滞,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转头问老黄:“大晚上的,什么会啊?”

    



    老黄:“老陆说是接到了内部消息,有人准备爆你们男主去年跟一群富二代一起出公海赌博的料,影响不太好,压不下去的话有可能会导致剧组停拍一段时间,让你们回去签个协议。”

    



    我:……………………

    



    老黄摆摆手:“你们那男主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应该是无风起浪的事,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啊。”

    



    不是,我个人觉得十有是真的——主哥,真人不露相,高手在民间,一位黄赌毒三栖艺人啊!

    



    “行,”我点点头,拉着沉默的顾依凉站起了身,“那我们快点回去吧。”

    



    907.

    



    一桌原是准备给陆导他们的酒席被我们三人浪费了个彻底,顾依凉不知为何整个人像是憋进了一股气,一路都低着头看手机,也不说话,我小声问了他几次他都支吾着不答,搞得我真是一头雾水。

    



    这情况一直持续了多久呢?回到了剧组,挥别了老黄,开完了冗长的会议,签完了协议,回到了酒店——期间我还又因为看见了来自威廉廉威的消息提示,内心崩裂了一次——他的情绪都没回复过来,反而愈渐低沉了下去,也不怎么跟我搭话,一副心灵如受重创的样子。

    



    908.

    



    我都快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跟男主有些什么了。

    



    909.

    



    直到在顾依凉酒店房间内的小客厅里坐定,他仍是一副不愿言语的样子,我本想拿话怼怼他,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又有点舍不得,讷讷道:“你也别太担心主哥了,这事儿咱们就让法律——”

    



    顾依凉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啊?”

    



    我:“……”

    



    我:“……你不是在为他黯然神伤吗?”

    



    他:“……没有。”

    



    他默了片刻,鼓足了勇气一般,表情无比郑重:“我……”

    



    我小心脏往上一提,疑惑地看着他,他——又低头滑起了手机。

    



    我:“?”

    



    被老黄的出现打了个岔,还扯出了个天大的误会,我都快忘了这两天他对我冷淡的事了,眼下蓦地记了起来,加之又被无视了一晚上,一股郁气和着未散的酒意一起往心口堵。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呢,况且我还不是泥人,当下就一拽他的手:“你、你怎么了啊到底?”

    



    910.

    



    本来是想霸气地质问他的,结果一句话说出来,怎么听着还有些委屈呢?

    



    我被自己酸了一下,心内一阵恶寒。

    



    我调整了一下语气和表情,重刷问句:“你怎么都不理我的?”

    



    不是,怎么好像还是很委屈的样子啊?!男人!男人一点!

    



    我蓦地欺身过去,半坐在了他身上,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男人,你为什么不理我?”

    



    不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还能不能好好表达我不满的情绪了?!

    



    顾依凉被我捏得一愣,手臂一瞬就环住了我的腰,扶我坐稳了一些,嘴唇轻启又合上,似是在组织着语言。

    



    行吧,想组织就组织吧,细节之处见真心,我被他下意识护住我的动作给安抚了下来,低头看着他,老实地等着他开口。

    



    他微微垂着眼,表情似是有些纠结,睫毛一颤一颤的。

    



    911.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他还是在欲说还休,没能顺利开口。

    



    ——好在这次我学乖了,也不屏息凝神了,不然等到他开口,我怕是已经凉了,烧成灰了,送到农村做化肥了,谁也不认得谁了。

    



    不是,他是个含珠老蚌成精还是怎么的,让他开个口怎么这么难呢,我是不是还得给他泡泡盐水,他才能开口吐沙啊?

    



    说实话,就这么长的思考时间,哪怕是玄宗让我去取个经我都已经回来了。

    



    我自己把自己都哄好了,也不再计较什么冷不冷淡的了,人嘛,都有情绪低落不愿讲话的时候,对吧,要互相体谅——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些什么呢?求求你了,为我解惑罢!开开尊口罢!

    



    我深深地凝望着他,几乎要化成了一尊望夫石,终于,他开了腔。

    



    在我满载着希冀与鼓励的注视下,他缓缓道:“……不如,我们,明天再说——?”

    



    912.

    



    我杀了他!

    



    913.

    



    我摇着顾依凉的肩膀,崩溃道:“说!有什么事你说!只要是兄弟办得到的!你尽管开口!”

    



    顾依凉伸手扶着我的腰:“别晃别晃,别摔下去了!”

    



    我往后一仰,心如死灰地看他:“你不说我就摔死我自己,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依凉看着我,再次鼓足了勇气一般,表情郑重道:“我……”

    



    我也不提心脏了,你看着吧,他十有还是不能把话说完的。

    



    果然,他薄唇一抿,又不说话了。

    



    我连槽都懒得吐了,决定还是早点洗洗睡了吧,正欲站起身,他揽着我的手臂一紧,把我从他腿上挪到了一边坐好,哒哒哒地跑进了房间。

    



    我:?怎么还落跑了呢?

    



    不多时,他又哒哒哒地跑了回来,双手递给我了一本东西。

    



    我:?

    



    我接了过来。

    



    914.

    



    拿在手中的是一本牛皮笔记本,沉甸甸的,像是一本手账。

    



    这应该还蛮私人的吧?我迟疑地问:“……给我看的?”

    



    顾依凉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嗯了一声。

    



    我确认道:“我可以看?”

    



    顾依凉点点头。

    



    我就把本子翻开了。

    



    915.

    



    我沉默了。

    



    916.

    



    这是……怎么说呢,比起说是一本日记,倒更像是一颗剥离了所有伪装和掩饰的心脏,赤裸纯粹地展现着所有的情绪,点点滴滴,细细碎碎,补齐了一个真实的顾依凉。

    



    顾依凉带着一身极度紧张的气场站在我身边,我没有抬头,认认真真地看着手中的本子。

    



    前半本都事无巨细记着工作日常,有接到工作时的喜悦,有疲于工作时的抱怨,有被人为难时的难堪,有受人恩惠的感激,一些琐碎扰人的家事穿插其中——如此半年后,他本子里出现了我的名字。

    



    917.

    



    不长,我跟他认识的时间真的不长,一页一天也不过少少二十多页纸,可有我的部分却意外地十分丰富,里面添了不少加页,像是从别的本子上撕下来贴上去的,还有几张边缘锋利的打印纸——像是,手机备忘录?把原本厚度适中的本子塞得鼓鼓囊囊的,显得有些杂乱。

    



    一开始的相遇,中途的误会,他做出的决定,他记下他的心情,记下他的情绪转变,记下他的纠结,记下他的不安和忐忑,记下我的喜好,记下而后我们相处的所有细节,甜蜜的或是尴尬的,有趣的或是无趣的——

    



    我看着视角完全不同的、版本完全不同的、我们的故事……怎么说呢,就好像失手把一种名为“顾依凉”的颜料倒入了心湖,顷刻间就把整池湖水沁染成了他的颜色。

    



    918.

    



    纸页被一张张翻过,直至日期跳到了近两天,我才知道他这两天都在想着些什么,也终于揭开了他的欲言又止之谜。

    



    919.

    



    我呼出一口气,把本子合上,还给了顾依凉。

    



    顾依凉面色沉静地看着我,只是捏着本子的指节有些泛白:“……你——”

    



    我:“等等,等等,稍等,你站在此处,我去去就来。”

    



    我:“不要胡思乱想,我就是离场一下,很快回来。”

    



    我:“很快。”

    



    920.

    



    我闪身进了他房内的里间,把门一关,落上了门锁,又隔着门大喊了几声他的名字,听了听动静,确认了一下房间的隔音情况。

    



    可以,保密性不错。

    



    我一个转身,视线如同风刃一般在他房内扫来扫去,锁定了一个无辜的矿泉水瓶。

    



    很好,就是你了。

    



    我跑过去把矿泉水瓶拿了起来,寻了个看得顺眼的地方放好,然后——

    



    一个手刀就劈得它粉身碎骨!

    



    921.

    



    叫依凉就真把自己当依萍吗啊整天背着我写日记?!还是他以为他是雷锋啊做好事不留名全写日记里?!

    



    喜欢我不直接说要往日记里写!万一我没反应过来呢?!是想等着我俩就此错过之后各自的子孙拿着本子痛哭相认成就一段旷世遗情万古流传再等着后人把我们的故事改编成小说电影吗?!

    



    演什么假如爱有天意啊?!

    



    亏我那几天整夜辗转反侧地猜他是直是弯结果他只用了三根烟就把自己抽弯了啊?!

    



    还看文!还硬把金主文的套路提纯成了真情纯爱?!他是什么神仙啊?!文曲星下凡吗?!

    



    还包养?!有他这么包养人的吗啊包养得这么震撼人心?!感动中国十大金主啊?!

    



    还说要追我?!追人像他这么追那恋爱还怎么谈啊?!还有升华的余地吗啊?!那不如我们直接双双化蝶算了呗?!

    



    不是,什么叫怕我不喜欢真实的他啊?!管他是钢铁加鲁鲁还是诸葛撩魔还是司徒狂怼还是欧阳草履虫我都喜欢得不得了好吗?!

    



    还说要告白?!告白不能直接说吗啊说句我喜欢你有这么难吗?!非要搞什么大场面还拖着半天不肯说?!啊?!很难吗?!死神都没有他这么望而却步啊?!就是开不了口让我知道就是这么简单几句他办不到啊?!

    



    告白你就告白吧!居然把日记直接给拿出来了?!这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盘古开天上帝创世的究极大杀招啊?!

    



    我差点看得恨不得直接就地躺倒承欢胯下了好吗?!

    



    我半跪在地上,咬牙切齿地暴揍着眼前的矿泉水瓶。

    



    922.

    



    我从容冷静地打开了房门。

    



    顾依凉仍站在原地,茫然紧张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我一个弹射起步撞到了他怀里,又往上一跳,被他及时托了一把,整个人挂到了他身上。

    



    923.

    



    “我也喜欢你,”我说,“全世界最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