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四十六章
    869.

    



    一直到了包厢中坐定坐稳,我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咬唇沉默着,用眼睛对顾依凉发射着动感光波。https://www.zixunz.com

    



    原因无它,我有理有据地怀疑他意图转投老黄门下了。

    



    不然他特意穿得跟老黄那么对偶,还硬要跟老黄一起坐后座是为了什么。

    



    你看,他还无视我的杀人视线,眼神一直钉在老黄身上。

    



    他口味还挺不挑的啊,荤素不忌呗?

    



    口儿还挺重啊,父子双——翅膀硬了啊?膨胀了啊?要飞了啊?

    



    870.

    



    顾依凉似是在来的路上重组了一遍人格,举手投足、面上表情、眼中神色,全然一派“谁敢与我争锋?!”的不羁气度。

    



    他也没拿筷子,冲老黄一抬手:“未请教?”

    



    我:?佛山黄飞鸿?

    



    老黄是看着旧武侠剧长大的,很是吃他这一套,哈哈一笑,朗声答道:“黄潜龙!”

    



    顾依凉:“……”

    



    顾依凉:“呵,我还叫顾雍正呢。”

    



    我:………………………………

    



    不是你想的那个乾隆啊!是潜龙在渊的那个潜龙啊?!

    



    不是,顾依凉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思维和行事都很叛逆啊?!

    



    这是什么,引起霸总注意的新招数吗?

    



    871.

    



    老黄丝毫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完全不给我出声解释的机会,笑呵呵道:“好名字啊!大气!幸会幸会。”

    



    我:?不是,他说您就信啊?

    



    我不住地给顾依凉递眼色,也不顾要保持沉默的自我约束了,嘴里连道:“不是不是,他不叫——”

    



    顾依凉目不斜视地将转盘上盛好的汤转至老黄面前,咬重道:“来,老鳖汤。”

    



    我:………………

    



    老黄含笑点头,刚把汤碗取了下来,顾依凉把转盘又是一转,咬重道:“来,猪头肉。”

    



    我:…………………………

    



    老黄夹了一筷子,顾依凉再次转动转盘,咬重道:“来,野山鸡。”

    



    我:…………………………………

    



    872.

    



    老黄给了我一个“看吧,我就说这孩子懂事”的眼神,还屈尊降贵地亲口让服务员给顾依凉倒了一杯酒。

    



    我:“别——”

    



    顾依凉欣然举杯,两人举杯相碰——顾依凉把杯沿往上抬了一些。

    



    老黄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也把杯沿往上抬了一些。

    



    顾依凉一挽袖口,把酒杯抬得更高。

    



    老黄疑惑地把酒杯举过了头顶。

    



    顾依凉端杯站起了身,老黄也端杯站起了身——

    



    你们这是要举酒祭天还是干嘛啊?!

    



    眼见着杯子都快举到天花板了,我一把拽住顾依凉的衣摆:“顾——”

    



    老黄恍然大悟,把杯子与他一撞,仰头饮尽杯中酒液,连道三声好:“芝麻开花,节节高!”

    



    我:?不是您逻辑还挺自洽的呗?

    



    不是为什么你们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当我不存在是吗?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能有姓名啊?!

    



    873.

    



    场面就这样在眼前活生生地离奇了起来,我缩在被人遗忘的角落,满脑的疑问剪不断理还乱。

    



    老黄搁下酒杯,坐回原位,笑呵呵地给我夹了一筷子菜:“哎,尝尝这个,四喜丸子。”

    



    虽然依旧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但终于有人记起我了!

    



    我感激涕零地咬着丸子,一口菜还没咽下去,另一双筷子就伸到了我嘴边。

    



    顾依凉看着我:“尝尝这个,软烧花鲢。”

    



    我:?不是这种以死相逼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我吃了。

    



    老黄对我们的互动很满意一般,点了点头,又夹了一筷子菜到我碗里:“盐酥鸡。”

    



    我吃了。

    



    顾依凉一筷子又喂进了我嘴里:“甜酥肉。”

    



    我吃了。

    



    老黄:“蜂窝玉米。”

    



    顾依凉:“蚂蚁上树。”

    



    老黄:“响油鳝丝。”

    



    顾依凉:“油焖大虾。”

    



    我——

    



    我:“李特么嚎呆扒壳啵了啊?!”

    



    我把带壳的虾吐了出来,重复了一遍:“你特么好歹把壳剥了啊?!”

    



    你俩拿我来练报菜名了还是怎么回事啊?!

    



    874.

    



    老黄不悦地看了我一眼:“怎么还能说脏话呢,快跟小正道歉!”

    



    我:?这胳膊肘已经不是往外拐了这已经拐到河外星系了啊?小正又是谁啊?!

    



    父命难违,我目光死地看着顾依凉,给他夹了一筷子菜,生硬道:“抱歉。”

    



    顾依凉嘴角一勾,面朝着我,视线却看着老黄:“言言真是有心,还记得我最喜欢吃这个。”

    



    老黄和蔼一笑,话中带着一种为父的自豪:“言言就是特别细心。他啊,每次出来吃饭都顾虑着我的忌口,少点了很多他爱吃的菜呢。”

    



    顾依凉:“对啊,言言把我喜欢吃的菜都记得一清二楚,每次出来都会多点很多他不爱吃的菜呢。”

    



    老黄:“言言对人就是上心,之前我不小心把腰扭了,他连夜从日本带着药飞回来看我呢。”

    



    顾依凉:“是啊是啊,我每次拍戏的时候他都特别担心我,处处防患于未然,都不会出现‘不小心’的情况呢。”

    



    老黄:“言言他啊还给我买衣服。”

    



    顾依凉:“言言他啊还给我送鞋子。”

    



    老黄:“言言他……”

    



    顾依凉:“言言他……”

    



    875.

    



    两人语速渐快,字句如同连珠炮般从口中连番脱出,细数详述着我做过的各类善举,像是在拼拼谁更爹,老黄眉开眼笑,顾依凉眉头紧皱。

    



    而我呢,我没什么想法,他们口中的我实在太孝顺了,我只想给他们献唱一首《两只爸爸》。

    



    两位说着说着,不知为何语气渐渐绞紧,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胶着。

    



    老黄无不感慨道:“哎,曾几何时,言言还帮我洗过脚呢。”

    



    顾依凉不为所动道:“哦,就在昨天,言言还帮我洗过澡呢。”

    



    我:………………………………

    



    老黄:………………………

    



    老黄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疑惑且迟疑地揽过我的肩,把我的头一压,附在我耳边悄声道:“你俩到底谁上——”

    



    我拍案而起,口不择言:“爸————!!”

    



    与此同时,顾依凉一脸惊怒地吼道:“黄潜龙!”

    



    876.

    



    老黄表情惊变,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嘴唇嗫嚅几番,眼底渐渐积起雾气,眼眶也泛出了些许红色,声线颤颤:“你……你……叫我什么……”

    



    顾依凉:“呵,言言昨晚也这么叫——”

    



    我一把捂住了顾依凉的嘴。

    



    877.

    



    老黄拿起一块餐布,抖着手堵在了眼睛上,仰头哑声道:“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了啊!我终于听到了这一声——”

    



    我:………………………

    



    顾依凉全身一震。

    



    老黄捂着眼睛,自言自语地在那述说着自己心路历程,喃喃低语着商业联姻同床异梦的难熬,再叨叨几句对我和我妈于心有愧,终是给了我妈名分,却一直不能解开我的心结……

    



    老黄:“今天,终于得愿以偿了噫呜呜噫!”

    



    我:………………………………

    



    878.

    



    老黄在那捂着眼睛自顾地口述着自己的人生回忆录,我一把将顾依凉拖到包厢角落,崩溃无比地瞪着他,咬牙低声道:“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顾依凉满脸状况外地看着我,话音呜呜地从我指缝中泄出:“……他是……你爸爸?”

    



    心里的坎再深早晚不也得跨过去么,再说我也不是不认老黄,只是小时候我妈就不让我这么叫,我习惯了而已。

    



    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老黄嚎都嚎起来了,我咬牙道:“那不然还能是你爸爸啊?!”

    



    顾依凉艰难地问:“……亲爸爸?”

    



    这都什么狗屁问题啊?!

    



    心火郁结,我破罐子破摔地猛力摇晃着他的肩膀:“亲爸爸!亲生的爸爸,血浓于水十月怀胎——不是,反正就是生我养我的亲生爸爸!我的老父亲!”

    



    顾依凉的表情渐渐化成了空白。

    



    我:“空白!你还敢给我空白!你不是听见老黄给我打电话了么!不是父子谁会问你钱够不够花需不需要接工作要不要来看你——”

    



    我:“……”

    



    我:“…………………………”

    



    我看着他空白的表情,徐徐眯起了眼睛。

    



    879.

    



    我:“你脑子里对人际关系的认知是不是只有包养这一种啊。”

    



    我:“你这三观,问题很大啊。”

    



    我:“啊,我现在终于知道你在没有勉强什么了。”

    



    我:“多么完美的闭合包养环啊。”

    



    我:“还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呢。”

    



    我:“啧,老黄马上就嚎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880.

    



    老黄攥着餐布吸了吸鼻子,对顾依凉歉道:“抱歉啊,情绪一下子上来没控制住,见笑了。”

    



    顾依凉:“……不、没……”

    



    老黄:“对了,你刚刚叫我名字做什么?”

    



    顾依凉:“……”

    



    我也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并转头看着他。

    



    顾依凉空白的表情慢慢填回了颜色,眼神渐渐聚焦,眼中情绪瞬息万变,从宇宙大爆炸到天地鸿蒙万世洪荒到恐龙灭绝再到人类起源又到建设文明——

    



    一整个生活大爆炸的片头在瞬息之间于他眼中放映完毕。

    



    顾依凉:“嗯,黄、黄潜龙……”

    



    老黄:“嗯?”

    



    880.

    



    顾依凉:“这名字虽然气势滂沱、朗朗上口、深藏不露,让人忍不住想一念再念,但这么叫实在太生疏了,您看,不如以后,我就叫您黄阿玛吧。”

    



    881.

    



    我:……………………

    



    太用力了!用力过猛了啊!

    



    顾依凉带着一身优质偶像特有的温文尔雅,诚恳地看着老黄。

    



    老黄抚掌大笑:“你这孩子不止会说话,还挺幽默!很不错嘛!”

    



    我:…………………………

    



    老黄嫌弃地点点我的额头:“你啊,多跟人家学着点。”

    



    我:………………………………

    



    882.

    



    顾依凉身形端正,一双眸子里似有星光璀璨,嘴角如月儿弯弯:“那个,其实呢,我叫顾依凉。”

    



    老黄完全不疑有他:“哦,那雍正?”

    



    顾依凉:“是我的字。”

    



    我:“……”

    



    老黄一捶掌心:“缘分,怎么说是缘分呢!来,喝一杯!”

    



    我:?不是您就没发现这名字在占您便宜吗?不是这名字好像连我的便宜都占进去了啊?

    



    顾依凉动作利落地把酒喝干,又再斟满,口中道:“今夜不醉不还!”

    



    老黄激动地一拍桌子:“好!小伙子很好!”

    



    我:“?”

    



    883.

    



    我怎么就忘了顾依凉在酒桌上有着战无不胜无往不利的血性加成呢。

    



    884.

    



    顾依凉左一杯、右一杯,又敬往昔又敬今朝,直把老黄敬得心花怒放血脉偾张,口中称赞连连,对他绝赞不已。

    



    老黄喝得情到浓时,看着顾依凉的眼中全是欣赏,还亲手帮他布菜。

    



    老黄:“来,吃个鸡翅,一飞冲天!”

    



    顾依凉:“请,尝尝这个鹅掌,登高望远!”

    



    老黄:“妙啊,妙啊!来,吃个鸭脖,一鸣惊人!”

    



    顾依凉:“请,尝尝这个鱼,金鳞化龙!”

    



    我:?刚刚不还是老鳖吗?叫了一声阿玛还真就把自己当紫薇了啊?

    



    老黄:“来把酒抿上一抿,旅途繁花似锦!”

    



    顾依凉:“来把酒喝上一口,天下尽在我手!”

    



    我:?还带现编的啊?

    



    885.

    



    我发现,不管顾依凉是想怼老黄,还是想用酒怼老黄,只要他俩金口一开,就全没有我插话的余地。

    



    两位盛装丽人左右开弓,一手端着酒杯,一手你来我往地往对方碗里夹着菜,整本整本的成语大全从嘴里往外冒,我像个洗脚婢一样黯淡无光地坐在一旁,被人遗忘。

    



    ——倒也没被遗忘。

    



    顾依凉边敬酒边夹菜边说话边往我身边挪,一点都不耽搁,最后正大光明地贴在我身侧坐着,伸手紧揽住了我的肩,什么帮我擦嘴,什么给我喂菜,端是怎么放肆怎么来,老黄不仅不制止,还十分乐见其成地看着我们,抬手就与顾依凉又敬掉几巡。

    



    我——我没力气打省略号了,他们喝我也得陪着喝,肚子里全是他们先前怼进来的菜,现在又灌进了几斤酒水,什么叫石头沙子水的故事,我今天终于算是明白了。

    



    886.

    



    老黄欣慰无比地在我肩上拍了又拍,笑得合不拢嘴:“你啊!在演艺圈也不是全无收获嘛!”

    



    我:“……是,能遇上他是我的福气。”

    



    老黄:“可不是嘛!”

    



    我:“……886!”

    



    887.

    



    不多时,顾依凉离席去了洗手间,像是带走了满场亢奋的激情,包厢内瞬息静了下来。

    



    我身心俱疲地靠在椅背上,老黄揉了把脸,眉头轻皱地看着我,默了片刻,语重心长地开了口:“唉,言言啊——”

    



    我:“您请讲。”

    



    老黄酒意上头,面带愧疚:“是爸爸对你的关注不够,都没有察觉到你取向上的变化,你这个,什么时候,嗯,开始喜欢男人了啊?”

    



    我心里一暖,赶紧坐直了身体,解释道:“没没没,事发突然,也就这个月的事。”

    



    老黄面上的愧疚一瞬消失无踪,拍了拍胸口:“哦,那我就放心了,就说嘛,我怎么会不够称职呢。”

    



    我:“……”

    



    888.

    



    也好!既然他完全没有介意我取向的意思,不如就趁热打铁水到渠成地当场把柜出了罢!

    



    我组织了一会出柜宣言,挂上了恳切的神情:“那个,爸啊——”

    



    老黄:“嘶!——”

    



    我:“……爸?”

    



    老黄:“啊!——”

    



    我:“……不是,爸您听我说……”

    



    老黄:“啊,真是动听啊——再多叫几声来听听?”

    



    我:“……”

    



    我一把揪住他的领带:“黄潜龙我在跟你说正事呢!”

    



    老黄:“别别别别揪皱了我好不容易调货调到的领带你说你说有话好好说!”

    



    889.

    



    我松开老黄,调整了一会心态,端正了坐姿,认真道:“顾依凉不是我包养的小明星。”

    



    “他也不是小明星,是演员,懂吗,演员。”

    



    “我俩呢是两情相悦的,虽然目前还有一点小误会没解开,但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下关系了。”

    



    “所以就想着要跟您好好报备一声,您看,一顿饭相处下来,您对他也挺满意的不是?”

    



    “当然啦,您要是不同意呢——”

    



    “也没什么用哈!我俩照样挺好的,该处处。”

    



    “不是一时冲动,我都有认真想过的。”

    



    “虽然呢,当今社会对我们这个群体不太友好,许多同性情侣之间的关系也很不稳定,还乱,我们又都是公众人物,还有粉丝——但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谈恋爱是我们俩自己的事,我们稳定我们不乱就好了嘛。社会不同意我们不谈了?公众不同意我们不谈了?粉丝不同意我们不谈了?不存在的,我喜欢顾依凉,关他们屁事。”

    



    “当然我也知道这条路难走,以后的事情谁说不准,一时相爱也不一定能一世相爱——虽然我们现在还没到相爱那么深重啊,但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吧——就算最后还是要分手,有过眼下也足够,毕竟,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嘛。”

    



    “可能我的想法是天真了点,但有他总会纵容我的天真。”

    



    “他真的很好。”

    



    “嗯,就是这样,我要跟他在一起,希望能得到您的祝福。”

    



    890.

    



    虽然说出来的话与我组织好的宣言有着很大的出入,但我现在又撑又涨又醉又昏,面对一直表情痛惜地盯着自己领带,还伸手不停抚着上面褶皱的老黄,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老黄:“说完了?”

    



    我:“嗯。”

    



    老黄:“唉,你愿意跟我说这些,我心里挺高兴的,人生嘛,苦短一遭,及时行乐也好,毕竟我当爹的,总归是希望你开心的,也总归是怕你不开心的——”

    



    我一把操起拆螃蟹用的钳子:“你把领带放下。”

    



    老黄:“好好好。”

    



    老黄:“小顾呢,是个好孩子。”

    



    我:“嗯。”

    



    老黄:“要不是他字雍正,我真想收他为义子。”

    



    我:“……嗯。”

    



    老黄:“其实呢,就算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你们的关系,两个小辈嘛,还能在我面前翻了天不成?也就是闲来无事,配合你们玩玩,增进一下你们的感情,增添点趣味性。”

    



    我:“你根本就没看出来,死要面子。”

    



    老黄双目放空置若罔闻:“你也大了,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自己的生活自己体验,我呢,也管不到你什么,又不是我谈恋爱对吧,也没什么同意不同意祝福不祝福的,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我认真道:“嗯,谢谢爸!”

    



    老黄:“嘶!——”

    



    我:“……”

    



    891.

    



    顾依凉把门打开的时候,我满脸狞笑,对着老黄巴啦啦巴巴爸爸吧啦叭叭叭个不停,老黄像被念了紧箍咒一样捂着头疯狂扭动,嘴里嘶声连连。

    



    892.

    



    顾依凉把门关上。

    



    顾依凉把门打开。

    



    893.

    



    我和老黄坐姿端正,气定神闲地抿着解酒茶,眉眼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去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