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四十四章
    829.

    



    迷,很迷。https://www.xs321.com

    



    节目不仅直播出去了,电视台还放出了剪辑后制版的重播,笑点连连爆点满满,虽然着重突出的是大男女主,剪去了不少大小狼狗、我和顾依凉的部分,但配上各类搞怪的特效和时而缠绵的背景音,效果连我看得都有些心潮澎湃,超话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仍刷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与签到。

    



    这都已经过去四天了啊!

    



    不止没有动静,连扒日常糖的人都少了,颇有种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上行人寥寥无几的感觉。

    



    不止颇有感觉,连节目视频下评论的画风也略显诡异,但凡有路人提出“这是卖腐?”、“这是准备出柜?”一类的疑问,立刻就有人蜂拥而至,出面解释“没有啦他们是很好的兄弟,这是感情好的表现!”、“没有啦他们是很好的兄弟,都是节目魔鬼剪辑的锅!”、“没有啦他们是很好的兄弟,不要被魔怔的cpf洗脑了!”云云。

    



    说出这些话的人,大多还顶着与娘子军有关的名字。

    



    语气之坚定,逻辑之无暇,连洗屏控场的唯粉都被生生比下去了。

    



    830.

    



    趁着等戏的间隙,我捧着手机缩在小马扎上刷微博,端是百思不得其解。

    



    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如此一场惊天大秀,难道她们不应该喜大普奔张灯结彩地欢度国庆么?

    



    ——娘子军这是,就地解散了?

    



    831.

    



    眼睛里装载着大大的疑惑,我犹豫片刻,点开了甚少去看的娘子群组。

    



    聊天页面刚一加载出来,对话就以每小时80迈的速度往上疯狂地刷着屏,骚话连连妙语不断,花式翻糖美味无比,看得我整个人一傻。

    



    哎,这不是挺热闹的吗?

    



    聊天对话中每隔几句就有一条信息在反复地刷着——“所有人请遵照群公告行事!!!”

    



    我疑惑地一挑眉,抱着满满的求知欲好奇心,又点进了群公告。

    



    一进去就被满屏的感叹号晃伤了眼睛。

    



    干嘛呢这是,咆哮体又见抬头之势了?

    



    我定睛一看。

    



    832.

    



    什么叫铁盒的钥匙孔锈了好久铁盒的钥匙我找不到?

    



    什么叫把娘子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什么叫钥匙被磨成粉冲咖啡了滴滴香浓意犹未尽?

    



    你们唱歌唱得挺上瘾啊?

    



    最重要的是——

    



    什么叫青纱帐里娘子军们逞英豪?

    



    什么叫两个傻儿子不懂事玩得太大妈妈们一定要替他们遮掩住啊??

    



    833.

    



    我一脸懵逼。

    



    我跟顾依凉这是,被一群天天盼着我们结婚的小姑娘,齐心协力地把头按回柜子里了?

    



    我跟顾依凉手牵着手,刚把柜门推开一个小缝,小姑娘们扛着柜门拔腿就跑了?

    



    我跟顾依凉大声呼嚎着:“来看看吧!我们锁啦!”,小姑娘们用力把我俩打包折好塞进柜子里,对围观群众笑道:“孩子们不懂事开玩笑的你们别当真啊哈哈哈哈”?

    



    834.

    



    我切回聊天对话框,接着那条公告的信息试探性地发了一句话。

    



    不可言说:他们确实已经在一起了,也不用这么紧张吧。

    



    凉月无言:需要你特地指出来吗?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发这话是什么用意?带什么节奏?

    



    【你已被踢出群聊。】

    



    835.

    



    我他妈。

    



    836.

    



    第二次了!

    



    第二次被她们踢掉了!

    



    我自己的cp群怎么老把我自己踢出来啊?!她们是有踢正主综合症治不好了还是怎么回事啊?!

    



    嗑糖玩怎么还不能带上我了呢?!

    



    娘子是一群人的狂欢,是我一个人的孤单啊?!

    



    说没在一起也被踢,说在一起了也被踢,到底是要我怎样啊,还要我怎样啊?!

    



    我跟你们说,你们千万别在我婚礼的现场!绝对不请你们!

    



    837.

    



    实在是意难平,和事佬威廉廉威又私敲了我,这次我点开看了。

    



    威廉廉威:小内内别生气啊,凉月那人是这样的,有些偏激了,她其实没有恶意的。

    



    不可言说:……小内内?

    



    威廉廉威:……内部人员儿?

    



    不可言说:……

    



    威廉廉威:唉,那期节目你也看了吧,其实我超级激动的,但她们太风声鹤唳了,我都不敢在群里说。

    



    不可言说:……当然激动了,演的是你写的文啊,有什么不能说的?

    



    威廉廉威:不是不是,我不是在激动这个,是……哎,我看到的时候正吃宵夜呢,一碗酸辣粉直接泼我爸头上了!!

    



    不可言说:……你们家吃宵夜的时候,站位挺特殊啊?

    



    威廉廉威:不是,这不是重点!啊啊啊我真的好想跟人分享重点啊,可是又不能说!!!

    



    不可言说:……

    



    威廉廉威:不行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还是跟你说了吧!!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不可言说:……好。

    



    838.

    



    威廉廉威:我发现,言言看过我的文!!

    



    我:…………………………

    



    这什么动地惊天毁天灭地撕裂时空的晴天大霹雳啊?!

    



    不可言说:不可能的吧,他拍戏那么忙,哪有时间看这些。

    



    威廉廉威:不是,你听我说,我交给节目组的是修改过的版本,对白不一样,可是!!言言念出来的是旧版的!!发在老福特上的原文!!

    



    威廉廉威:言言记忆力好,他根本就没细看节目组给的那张纸!直接就照着原文演了!!

    



    威廉廉威:我fong辽。

    



    威廉廉威:啊,终于说出来了,轻松好多。

    



    839.

    



    我没在面前找到桌子,啪地把手机往地上狠狠一扣。

    



    小陈吓了一跳,赶紧把我的手机捡起来,抹了抹碎裂的屏幕,转头小声地问我:“怎么突然生气了就,顾哥惹你了?”

    



    我扶着额头连连摆手,小陈急道:“天灵盖没长好?”

    



    我捂着心口连连摆手,小陈急道:“心脏病犯了?”

    



    我改捂肚子连连摆手,小陈急道:“羊水破了?”

    



    我:“……”

    



    小陈:“你到底哪儿不好了,快和我说说。”

    



    我:“本来哪儿都不好,现在哪儿都好了,谢谢你。”

    



    840.

    



    一万个威廉廉威也抵不上一个小陈让我头疼的,我往外张望了一下,企图借助顾依凉好看的身影让我宽宽心,却没找见他的人影,就问小陈:“你顾哥呢?”

    



    小陈:“哟,还我顾哥呢,是你的顾哥~”

    



    我:“。”

    



    小陈:“好了好了不闹,我也没看见他,他这两天怎么都不往你身边凑了啊,出现感情危机了?”

    



    我目光一凝,小陈一个闪现漂移就在我眼前消失了踪影。

    



    841.

    



    好像……这两天在片场里的确是没怎么见到顾依凉哎。

    



    但每天早晚他都还是如往常一样雷打不动地在我身边扎着根;下戏之后要不然一起在影视城里闲逛,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要不然一起窝在酒店里抱着电脑吃零食追剧;方圆十里的小店都被我们一一尝过了,好吃的一道称赞难吃的一齐痛骂;晚上他陪着我练演技,我陪着他练口‘技,他甚至还偷偷在我房间留宿了一次——

    



    该亲密该甜腻的一样不落,要不是小陈特地提出来,我都没发现这一点。

    



    危机感如风,常伴吾身啊。

    



    我略感忧愁地撑着脑袋,抚着手机屏幕上的裂痕。

    



    该不会是,热恋期就这么过了?

    



    这才几天啊,也就两个星期不到吧?就归于平淡了?

    



    是火烧得太旺柴不够了?

    



    上个节目把恩爱透支了?还是秀恩爱遭报应了?

    



    842.

    



    我叹了口气,脸颊上蓦地一冰。

    



    顾依凉站在我身后,拿冰蜜茶贴了贴我的脸,又把瓶子塞进了我手里:“记台词呢?”

    



    “没,就走走神。”我戳了戳瓶子上贴着的小桃心,心里嘿嘿一笑,还是一样嘛。

    



    他应了一声,低头不知道在手机上打着什么。

    



    哎哎?

    



    冷淡了啊?!

    



    我起身去给他拖了个靠椅过来,按他坐下。

    



    在心里构建出了一个拷问室,晃眼的白光打在他脸上,我状似随意地问:“哎,你这两天都在忙什么啊?”

    



    他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尖,又摆了摆手:“……没忙什么啊。”

    



    我狐疑地看着他,拖长了声音问:“真的?”

    



    843.

    



    顾依凉虽然演技好,却真的不擅长骗人,细细回顾一下过往,他好像也从来没骗过我什么。

    



    果然,我一拖长音他就立刻僵了,像是被打回了原形一般,略略有些紧张的样子,睫毛颤颤地看着我。

    



    他小心道:“这、我……不如我们晚上回去再说?”

    



    有情况!

    



    防空警报一秒于心中拉响,我神情一肃,认真道:“没事,有什么事现在说了吧!”

    



    他看起来有些为难的样子:“这里,不太好说话吧?”

    



    我立刻化身旋风小子,把他卷到了休息室。

    



    他有些慌乱:“真的要现在说吗,我准备——”

    



    我肯定道:“现在说。”

    



    844.

    



    顾依凉与我面对面站着。

    



    我看着他把手抬起又放下,似是拿不定主意该把手放在哪里,最后郑重地把双手搭上了我的双肩。

    



    不是,他这是预备要赶尸还是怎么着?

    



    每次当他脱离了顾依撩的形态,露出这种天然直的样子,我都很慌啊?!

    



    他欲语还休地看着我,我凝神屏息地等着他开口。

    



    ——不是,他也还休太久了吧,我都快把自己给憋缺氧了啊。

    



    在我差点把头憋成两倍大的紧要关头,他缓缓地开了口:“——我、我想改变一下我们俩现在的关系。”

    



    我:?

    



    他这是,要跟我分手??!

    



    心中崩裂的场面犹如电影2012的3d重制版,我稳了稳心神,沉着冷静地问:“……为什么啊?”

    



    他被我问得一傻:“……啊?”

    



    他艰难道:“……你、你对我们现在的关系很满意?”

    



    我:“?为什么不满意?”

    



    他:“?怎么能满意啊?!”

    



    我:“?怎么能不满意啊?!”

    



    他:“?怎么会满——”

    



    845.

    



    我:“等等,乱了,乱了啊!这样啊,满不满意不要紧,你让我捋一捋——”

    



    他:“你捋一捋。”

    



    846.

    



    我看着他满载莫名却依旧难掩情深的眼神,沉思片刻,从头把我们的相识相遇相知相搞上捋了一遍,蓦地明白了什么——

    



    一直以来,我们是不是错频了啊?!

    



    我眯起眼,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他被我吓了一跳,犹疑道:“……包、包养?”

    



    我:……

    



    我:!!!!!

    



    847.

    



    果然!!

    



    他果然以为我是在包养他!!!

    



    频道终于对上了!!

    



    848.

    



    原来那天我说要去他家,他是以为我要潜他,才会突然变得那么紧张!

    



    原来他下车之后突然镇静了下来,是想通了!

    



    原来他突然揽我又突然说要开黑,是他天然直的人格最后的一份坚持!

    



    原来他喝醉了会突然做出那样的举动,是终于做出了决定!

    



    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我以为我拿的是真爱直掰弯的剧本,原来是包养出真爱的剧本啊?!

    



    原来顾依凉也会走金丝雀爱上大金主的狗血路线啊?!

    



    我一颗鲜活的、扑通扑通的恋爱小心脏,他居然用包养来错误理解我的满腔真情?!

    



    也太过分了罢!

    



    849.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受伤,顾依凉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想揽我又不敢动作,最后迟疑地在我肩上拍了拍。

    



    ——还拍肩呢?!就别拍了好吗?!

    



    我目光死地看着他,想说些什么,休息室的门蓦地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