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三十七章
    667.

    



    到底还是没灰飞烟灭,保住了一命。https://www.zixunz.com

    



    我跪在他腿间,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668.

    



    他是不是又给我下迷药了?!

    



    怎么我脑子一轻,意识再回归的时候就已经双膝触地——

    



    还说他是小糖人呢!吃进嘴里根本不甜!

    



    669.

    



    顾依凉坐在床上垂头看着我,指尖揉`捏着我的耳垂。

    



    我抬起眼睛看他,在视线交接的一瞬听见他低低地嘶了一声,就轻轻搅了搅舌头,听见他又低喘了一声。

    



    真是喘得我心里的小鹿撒丫子满心房乱窜,蹄下扬起烟尘漫天,脑内弹幕蔽日般刷个不停。

    



    ——不能碰到牙不能碰到牙不能碰到牙。

    



    ——好像在表演杂技哦。

    



    ——空口吞白刃!

    



    ——嘴角要裂了,下巴要脱臼了,颞下颌关节要紊乱了,顶到喉咙好想吐。

    



    ——真的是可食用的哎?

    



    ——全部含进去好累,好像只含着前面用舌尖舔,后半部分手动操作会比较省力。

    



    ——果然省力。

    



    ——含深一点舌系带刮到前面的时候他好像很爽。

    



    ——他果然很爽。

    



    ——我很有天赋啊?!

    



    ……

    



    670.

    



    他捏着我耳垂的手指倏地一紧,突然推开了我的头,把我拉了起来,吻住了我。

    



    他的嘴唇真是太软太柔了,明明不会是甜味的,尝起来却甜得沁心,舌尖舔吻纠缠,进进退退,一丝丝酒气冲进脑中,让人飘然恍惚。

    



    我被他吻得简直不由自主地又想往地上跪,看他也不像是要卸货的样子,就小声问:“……不要了?不舒服吗?”

    



    他定定地看我半晌,亲了亲我,又把眼睛垂了下去:“……我做不到。”

    



    心里的小鹿砰地一下撞树上了,我陷入了沉默——他是……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需要去阿波罗医院的那种?

    



    正犹豫着要怎么说话才既不伤害到他男性的尊严,又能安抚他的心情,以及要不要提醒他千万不要用百度搜索找医院,他一把将我拉进了怀里,抱着我认真地问:“不想只有我享受,我也帮你好不好?想让你也……嗯,舒服?”

    



    我:“?”

    



    哈啊?

    



    671.

    



    那敢情可太好了啊!

    



    672.

    



    “恭敬不如从命!”我生怕他反悔,迅速翻身往床上一蹦,朝他招手,“来呀来呀!”

    



    他:“……”

    



    我看他表情中有一瞬既复杂又空白的呆愣,想起他先前还直得可以在他身上升国旗,立刻就怂了:“那个,你也不用勉强的啊……”

    



    他摇摇头,欺身上来:“没有勉强。”

    



    673.

    



    又是这熟悉的四个字。

    



    他终于没再用做出重大艰难抉择的语气说出这四个字了,我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原来让他帮我咬,比让他教我演戏和让我去他家里看猫还要来的轻松简易吗?!

    



    所以我不是顾学家?

    



    所以他其实是深柜?

    



    魔法王国纳尼亚的居民?

    



    我表情既复杂又空白地看着他慢慢解开了我的裤子。

    



    674.

    



    【玩家卫言梓】装备-1

    



    【玩家卫言梓】装备-1

    



    【玩家卫言梓】hp+50

    



    【玩家卫言梓】hp-50

    



    【玩家卫言梓】hp-50

    



    【玩家卫言梓】hp-50

    



    【玩家卫言梓】hp-50

    



    ……

    



    675.

    



    刹车!快刹车!鹿撞树上,我撞鹿上了!!

    



    我在血槽即将被清空之前及时把小小卫从他嘴里抢救了出来。

    



    他疑惑地看着我,温声道:“没事的,我没有觉得勉强。”

    



    我痛得快说不出话来了,艰难地回应道:“……我……我觉得勉强……”

    



    从来都是被他用魔法攻击欺辱凌虐我的血槽,却没想到他的物理攻击还要更胜一筹啊!

    



    他完全就是在用牙齿凌迟我吧?!咬是拆开来用的,不要把字面意思当成使用说明啊?!

    



    敢问我究竟是闯了什么弥天大祸才要受到如此残酷的惩罚!我是打碎了王母娘娘的琉璃盏吗?!

    



    先是盆骨后是小小卫,往后还有可能祸及到我的皮鸭,我的下盘业障重啊!

    



    676.

    



    原以为是他要去阿波罗医院,现在看来需要去的是我。

    



    顾依凉一双醉眼稍显朦胧地看着我在床上不住翻滚颤抖,大概也反应了过来,酒也被吓醒一些,有些不知所措地凑过来抱我,给我拍背。

    



    拍背能抵什么用啊?!传功吗?!

    



    我控诉:“……你你你你……”

    



    他不安:“我、我再练练?”

    



    我惶恐:“……拿……拿我练吗……?”

    



    他不悦:“你想我拿谁练?”

    



    我含泪:“……练,给你练,随便练,想怎么练怎么练……”

    



    677.

    



    没人再持彩练当空舞了,我舞不动了,日后天边若是出现了彩虹,那是依凉当空在练我。

    



    678.

    



    车是开不动的了。

    



    两辆汽车同时从ab两地相向而行,咣当相撞翻下山崖爆炸起火残骸焦黑。

    



    不知负伤惨重的小小卫还能否重焕生机,我欲哭无泪地蜷缩在浴室的角落,任水流在我身上肆意冲刷,连往日里洗澡时给自己加戏边假哭边洗边说我好脏的心情都没有了。

    



    顾依凉扒在门框边看着我,满怀歉意:“要不然……我帮你揉揉?”

    



    我:“……”

    



    他以为这是电视机吗坏了拍拍就能修好。

    



    我目光死地拿花洒冲他。

    



    679.

    



    于是就变成了我们两个一起在浴室里洗澡。

    



    他心怀愧疚,我心如死灰,不管是动作还是交流都激不起一点火花,像一对已然对对方失去性趣但默契仍在的老夫老妻。

    



    我顶着一头泡沫问他要花洒,他就直接把拿着花洒的手冲我抬了起来。

    



    他干嘛啊!

    



    我最怕把洗发水弄进眼睛里了,一秒闭上眼,却感到有只手贴上了我的额头。

    



    我睁开眼,看见顾依凉凑近的脸,他离我太近了,饱满的额头好看的眉眼像一幅画一样直直绣进我的眼睛里。

    



    他一手拿着花洒从侧边帮我冲水,另一只手抵在我额前,小心地帮我隔着流下的泡沫。

    



    680.

    



    他好像在给我浇水哦。

    



    我看着他,心底的阔叶植物一个劲儿地向阳疯长,在心里遮天蔽日。

    



    我戳了一下他的手臂:“我是谁?”

    



    他不解眨了眨眼:“言言?”

    



    ok,我说:“你把花洒放好,然后低一下头。”

    



    他依言照做,我就亲了上去。

    



    他的唇舌太软,呼吸太烫,我想起那天晚上从他手里接过的那支烟,发现用嘴做的事总能轻易勾人上瘾,比如吃比如喝,比如吸烟比如亲吻——我真不愧是一名学者。

    



    所以我们一亲再亲。

    



    681.

    



    水汽一点点爬上四周的玻璃,像裹上了一层薄纱。

    



    拥着抱着贴着亲着,那不出意外地是有某样东西又硌着我了,小小卫也咬牙挣扎着站起了身,口中直道:“扶朕起来试试!”

    



    顾依凉抿了抿唇,垂眼揽着我,也没有要把身体撤开的意思。

    



    嘶——我是真的还没做好灰飞烟灭的准备,踟躇地看着他。

    



    我:“不如……”

    



    他:“不如……”

    



    我们同步沉默了。

    



    我:“用腿?”

    



    他:“用手?”

    



    我们又同步沉默了。

    



    682.

    



    是我败了!还把自己卖了!

    



    我气急败坏地背过身去伏在墙上,他低低笑了一声,一手按着我的腰,把某样昂扬的物件塞到了我腿间,另一手抚上了我多灾多难的小小卫,又低头去吻我的后颈。

    



    真是输了,也酥了,我把手盖在他手上,跟着他的动作来动作,又抓起他放在我腰上的手,愤愤地咬他的指尖。

    



    他反而像被取悦了一样,闷笑了几声,又用手指去搅我的舌头。

    



    眼里的雾气聚了又散,身上不知是凝起的水雾还是汗珠,肢体碰撞摩擦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跟他终于都兵荒马乱地卸了货。

    



    683.

    



    直到我们双双二次洗漱完毕,倒在床上,我的脑子都是茫的。

    



    我喝得真的不少,又一路强绷神经,又一直没吐过,又经历了从心灵到肉`体上的大起大落大起,头刚一沾到柔软的枕头,昏沉的醉意就肆虐翻涌了上来。

    



    感觉头有点昏,我伸手捏着山根,捏没两下,顾依凉就把手伸了过来。

    



    我头昏脑涨,他也完全没好到哪里去,眉头皱得死紧,还直直地平躺着,一只手姿势有些别扭地放在我额角,帮我揉着太阳穴。

    



    我把他扳成侧躺的姿势:“侧着睡会舒服点。”

    



    他摇摇头,又平躺了回去:“……嘴里酒气咽不下去,对着你睡会冲到你。”

    



    哦吼,刚刚是辣个温声软语地说要亲我的?是辣个刚刚要亲个不停的?——后者好像是我。

    



    我自己把自己噎了一下,又伸手把他扳了过来,自己拖着枕头往下挪了一点,正对着他胸口的位置:“这样就不冲了。”

    



    他磨着枕头点了点头,妥协了,还把另一只手搭到了我身上,把我往他怀里搂近了一些。

    



    684.

    



    好暖,好甜。

    



    与嗑糖无关,只与他有关。

    



    685.

    



    睡前总要讲讲话吧,我想起他在酒桌上的反常,就问:“你又不能喝,怎么还喝那么多啊?”

    



    “因为……”他给我揉额角的动作可疑地一顿,“……你不喝我不喝,中国好酒往哪搁?”

    



    我:“……你不醉我不醉,马路牙子谁来睡?”

    



    他:“性情中人,真好,来亲一下。”

    



    我:“……好好好好。”

    



    就亲了一下。

    



    他:“日饮夜饮前程似锦?”

    



    我:“……日醉夜醉长命百岁?”

    



    他:“回答正确,真棒,来亲一下。”

    



    我:“……好好好好。”

    



    就又亲了一下。

    



    他:“感情深——”

    



    我:“你够了啊!!”

    



    686.

    



    差点就被他用糖给敷衍过去了!

    



    我扯扯他的脸:“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他微微一顿,低低嗯了一声,又问:“……这样子是不是很不好?”

    



    我被这甜蜜暴击打得全无招架之力,心脏在只比体温稍高几度的温热糖浆里沉沉浮浮,还没来得及从窒息中挣脱出来开口说话,又听见他说:“——不好也没办法,应该是改不掉的了。”

    



    687.

    



    噫,好,甜蜜连击,我死了。

    



    688.

    



    我伸手去环他的腰,他就低头吻我额头,我抬头看他,他就对我笑,我对他笑,他就吻了下来。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我:“晚安。”

    



    他:“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