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三十六章
    644.

    



    从酒店大堂到电梯,再从电梯到顾依凉房间,拢共一百米不到的距离,我像是走完了万里长征。https://www.sthuojia.com

    



    首先我得拿口罩遮住他的整张脸,躲避随时可能出现在角落的狗仔或私生。

    



    其次我得半扛着他整个人,避免他站立不稳摔到地上落地生根。

    



    最后我还得伸手死死拽着他的衣服和裤子,因为他一看到电梯门打开关上,就立刻手速飞快地要脱衣服解裤带——

    



    这手速,真不愧是dota能打到5000分往上的高玩,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差点看到他的枪了好吗,队长别开枪是我啊!

    



    645.

    



    就我们在电梯间里他要脱衣服脱裤子我非不让他脱衣服脱裤子他偏偏要脱衣服脱裤子的那个纠缠劲,要是被拍了下来,明天娱乐圈就能爆炸,我俩双双携手西去,尸骨无存。

    



    646.

    



    终于把顾依凉好手好脚地挪到了房间门口,我刚长出一口浊气,就看到他拍了拍口袋,迷茫地转头看着我:“……我房卡呢?”

    



    我一口浊气又吸回去了。

    



    我怎么知道你的房卡在哪里啊?!

    



    看他一边拍着自己一边摇摇欲坠的样子,我赶紧让他面对墙壁双手扶墙站好,拍打着他的衣服裤子口袋帮他搜找房卡。

    



    647.

    



    身后走廊对门的房间门突然开了,又嘭地关上,片刻后又打开了。

    



    男主探了颗头出来,打量了我们几秒,松了口气:“是你们啊,还以为扫黄的来了呢。”

    



    我:?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主哥你帮我联系一下酒店前台吧,顾哥喝醉了找不到房卡——”

    



    男主:“喝成这样就别让他自己睡了吧,别半夜吐一床没人收拾,你也没喝多,就照顾照顾他呗。”

    



    648.

    



    嘶——

    



    不是,我不是没喝多啊,我喝的不比你们少好吗?

    



    虽然我的酒量被老黄操练得还不错,但其实我走路也是绕着弧线走的,只是因为顾依凉都醉成这样了我才不敢醉。

    



    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办,那我不就丧偶了吗?!

    



    而且他现在正处在一个一言不合就掏枪的状态,我根本不敢跟这样的他共处一室啊!

    



    一个喝醉的我要怎么拯救一个喝醉的他,我怕我自己一个忍不住就稀里糊涂地跟他拼了刺刀啊!

    



    649.

    



    等以上弹幕从脑中刷完,顾依凉已经在我房间的浴室里刷完牙准备洗澡了。

    



    650.

    



    我晕乎乎地在浴室外绕圈,想着该不该闯进去上演一出“呀我喝醉了呀地上好滑呀我摔倒了呀我怎么一不小心就扎你怀里了呢??”的戏码,又被自己的演技客观地限制住了手脚。

    



    一个喝醉了的自己和一个喝得烂醉的心上人共处一室,加减乘除算下来能发生多少种可能?

    



    我现在该干什么!该怎么做!同人文里没写啊?!

    



    ——同人文!

    



    我一个激灵,赶紧打开老福特现搜#娘子#酒醉,一边敲了敲浴室的门,正经道:“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叫我哈!”

    



    里面嗯了一声。

    



    650.5【依凉手机备忘录-节选2】

    



    装醉装过头了,被对家带到他房间了。

    



    红酒白酒混着喝确实上头,也确是吐了,但依识还在。

    



    怎么打字总是大不上去?

    



    打错了好多字,可能真的有一点点醉。

    



    那就是醉

    



    651.

    



    为什么全写的是顾依凉千杯不倒而我喝得烂醉啊?跟现实完全相悖了啊娘子军我的亲人们哎——

    



    我正急急浏览着同人文里相关的剧情,浴室里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和一声低低的痛呼。

    



    他别是滑倒了吧?!

    



    我赶紧甩开手机直接开门进去了:“顾——”

    



    顾依凉半`裸着站在打开的花洒边,裤腿上一片水渍。

    



    他眼睛微红地愣愣看我,手里还拿着手机。

    



    他这是干嘛,要跟手机穿着裤子洗鸳鸯浴?

    



    我下意识地看了他手里的手机一眼,他立刻想也不想地把手机往身后藏。

    



    他身后就是打开的花洒。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机直接被水冲得黑了屏。

    



    652.

    



    ……喝酒有害智商。

    



    653.

    



    我问:“是不是磕到哪里了?”

    



    他默了默,委委屈屈地答:“……长得太高,撞到花洒了。”

    



    我:“……”

    



    怪我!怪我没你高!把花洒放低了!

    



    654.

    



    我一阵头昏,不知道是醉的还是被他委屈的,恨不得一个贵妃醉酒式晕倒扎他怀里——

    



    只是。

    



    穿着裤子跟手机一起洗澡,头能撞到花洒,还把手机给冲报废了……

    



    就他现在这个状态,怕是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吧,这种情况下就算真发生了点什么也没有任何意义啊,我还是别对他存非分之想了。

    



    趁人之危是不对的!

    



    强行给自己洗了一番脑,现在的我比镭射激光还要直!

    



    我把袖子一卷,抢过他手里的手机放到一边,又扯下花洒,对他扬了扬下巴,霸气外露地命令道:“裤子脱了。”

    



    655.

    



    呜嗷!这句台词真是太攻了!没想到我卫言梓也有能对顾依凉说出这句话的一天!

    



    656.

    



    结果我的攻气还没能外露三秒,一个人就熊扑了上来,把我抵在了墙上,手里的花洒也直接被他撞掉了,水花漫天。

    



    我后脑差点直直磕到墙上,一双手及时伸过来垫在了我的脑后,撞出咚的一声。

    



    我大惊失色地抬手握住他的手腕:“你手没事吧?!”

    



    顾依凉没答话,狗熊蹭树一样在我身上磨来磨去,某样硬物硌得我心里发慌。

    



    喝得烂醉的人不是硬不起来的吗?!他怎么这么天赋异禀啊?!

    



    我刚刚好不容易才给自己洗的脑啊!

    



    他别是把我当成别人了吧?

    



    我咬牙切齿地推他:“你干嘛啊?在我身上银针试毒呢?!”

    



    他懵懵懂懂地看我:“你【哔——】里有毒?”

    



    我:“……”

    



    不是他都已经醉得人畜不分,不是,都已经醉得认不清人了,怎么还是这么永不服输啊?

    



    657.

    



    他一双醉眼氤氲在温热的水汽里,直勾勾地看着我,我都快被他看熟了,整个人像超级市场外面的充气塑料人一样疯狂地扭动,又始终被他的手臂箍着。

    



    这车怎么说发车就发车了要开往何处也不说,我心里根本没准备啊?!

    



    不是,换作其他人面对这种场景这种状况可能提肛就上了,可是我不想跟他酒后乱性啊?!

    



    咱们在乱性之前先好好摆一桌酒坐下来详细谈一谈不好吗,他现在都估计不知道我是谁呢吧?!

    



    再说了我身上长着的是屁股又不是全自动滚筒洗衣机,也没有自动清洁说开就开还能自动出水的功能啊?!

    



    我脑子里一片混沌地万马奔腾,他在我身上轻轻蹭着,低声说:“……好不好?”

    



    我:“……”

    



    ok,奔腾的万马一下子就被他低软的话音给绊倒了。

    



    反正我也喝醉了!

    



    我心一横,抖着手去解他的裤子,低头看了一眼他的——

    



    658.

    



    ——告辞!我卫言梓先行一步,此去山长水远,愿君珍重!

    



    659.

    



    我身上长着的是屁股又不是松软的大地,他这一棒下去,怕是要叫我灰飞烟灭啊!

    



    我酒醒了大半,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抖着手帮他把裤子穿好,拉链拉上,系上纽扣,又抚了抚他裤腿上的皱痕。

    



    他睫毛颤了颤,疑惑地偏了偏头:“……言言?”

    



    660.

    



    ?

    



    661.

    



    ——您好!我卫言梓又回来了!

    



    662.

    



    力量差距摆在这里,他圈在我身上的手我是拉不开的了,就一把拽住了他的头发,迫使他微微扬起头来:“……你叫我什么?”

    



    他的表情看起来更疑惑了,犹犹豫豫地说:“……那,小、小卫?”

    



    小您小妈个头的卫啊!

    



    心脏像破开了一条缝,汩汩地往外冒甜味,比我嗑过的所有糖都要甜。

    



    进度……99%了?

    



    嘴角好像生出了自我意愿一般,不听话地往上扬,我扯扯他的脸:“你认得我是谁啊?”

    



    “……为什么会不认得?”他话音低低的,“我是醉了,又不是傻了……”

    



    我:“……刚刚把手机放到花洒下面冲的人是谁?”

    



    他:“……”

    



    663.

    



    他抿着嘴看我,轻手扯了扯我的裤子。

    



    我一愣,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不是,开心归开心喜悦归喜悦,但我还是不想灰飞烟灭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说黄历上没这么写?

    



    说我小日子来了不方便?

    



    说钦天监算出来危月燕冲月?

    



    我正心慌意乱想着该怎么把这事推脱过去,他反而先垂下了眼睛,小声说:“……不要了,没有装备,会弄伤你。”

    



    我:“……”

    



    什么叫装备啊?我出门去找只野怪打一打看它会不会掉??

    



    但他这副模样这种语调这种话里潜藏的意味未免也太过抓人了吧,我有一瞬间都想夺门而出去找野怪了啊。

    



    664.

    



    我正魂飞天外地想着该去哪里找野怪,找什么等级的野怪,能不能打得过,顾依凉突然把脸凑到了我面前,嘴唇距我的嘴唇仅有零点五公分,呼吸间的热气一点点扑到我脸上。

    



    我嘭地一下就烧着了,手指胡乱地轻轻挠他的背。

    



    他问:“……我可以亲你吗?”

    



    野怪!我现在就去找野怪!野怪你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我答:“……嗯。”

    



    665.

    



    亲了。

    



    666.

    



    灰飞烟灭就灰飞烟灭吧,一万年太久,我只争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