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三十五章
    624.

    



    一屋子人喝到兴至,男的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女的聚众自拍姐妹情深,我也喝得有点上头,就跟顾依凉说了一声,起身去了洗手间,预备洗把脸。https://www.zixunz.com

    



    冰凉的水敷在脸上,把稍高的体温降了下去一些,我刚从洗手间走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

    



    我赶紧道歉:“抱歉抱歉,没看清路。”

    



    那人摆摆手:“没事——哎?言言?”

    



    被点了小名,我定睛一看,这不是老黄的商业好伙伴,齐叔嘛!

    



    我喝得有点头昏,齐叔两个字含在嘴里半天没叫出去,齐叔开朗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记得人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625.

    



    顾依凉蓦地压着“抱过你呢”四个话音出现在了我身边,跟从地里长出来似的。

    



    我被他拔地而起的动态吓了一跳,看他脸上表情都快拧成一团了,估摸着他是喝酒喝得难受,就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抚,把他往洗手间推了推,又对齐叔笑笑:“怎么会不记得,齐叔嘛,刚刚喝得有点懵了,没反应过来,抱歉啊齐叔!”

    



    齐叔问:“言言你是在这边拍戏吗?怎么都不联系一下我,我也好照顾一下你啊。”

    



    我没来得及答话,手突然就被顾依凉抓住了,十指紧扣的那种。

    



    他不是要去洗手间吗?!

    



    长辈就在跟前啊现在不是营业的时候啊你清醒一点啊!!

    



    626.

    



    我忍住内心的咆哮,欲盖弥彰地把手往身后一藏,呵呵笑道:“您事业那么忙,怎么好意思——”

    



    齐叔和蔼地哈哈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言言长大了,懂事了!我正跟两个老伙计喝酒呢,你也来喝一杯吧,不用坐太久,就喝杯酒见见人,对你以后的事业也有帮助。”

    



    我应了声,顾依凉莫名其妙开始疯狂地扣我的掌心,我侧头看了他一眼,他面上挂着标准的营业爱豆脸,连微笑的弧度都挑不出一点错处。

    



    我:??

    



    这人喝了酒的样子也太变化多端了吧?他师从菩提老祖的吗?

    



    齐叔看了一眼顾依凉,笑道:“这位是你的朋友吗?也一起来吧。”

    



    627.

    



    跟齐叔房内的长辈打了一圈招呼,顾依凉全程牵着我没松手,我怕他醉成这样会跟没牵绳的哈士奇一样撒手就没了,也不敢松手,任他牵着。

    



    怎么搞得像是婚礼敬酒一样啊?!

    



    在三位长辈锐如鹰隼的注视下,我头皮发麻,哈哈干笑,举起杯就敬。

    



    结果还没把酒放到嘴边呢,就被顾依凉劈手夺过了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

    



    我表情崩裂地看着他拿着杯子立刻又要给自己满上,赶紧拦下他的手。

    



    我们那桌喝的是红的,齐叔他们这桌喝的是白的,我喝点没事,他都已经醉成这样了,再把酒混着喝,我怕他会像依萍一样爬到大桥上去找自己的刺。

    



    结果我拦住了他的手,他还不依不饶地要给自己倒酒,嘴里还振振有词:“代喝要罚三杯的。”

    



    不是我也没要你帮我喝啊!!

    



    耍酒疯耍到长辈面前了,我饱含歉意地看了齐叔一眼——

    



    齐叔一拍桌子:“好!小伙子很好!”

    



    其余两位长辈赞叹连连地鼓掌,纷纷夸赞顾依凉懂事。

    



    我:“?”

    



    628.

    



    酒桌文化害死人啊!!!

    



    629.

    



    我在心里画了三个感叹号的工夫,顾依凉已经迅速跟三位长辈打成了一片,一派共享天伦的其乐融融,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其中一位不知为何还激动得红了眼睛,夸他有勇气有血性,说自己年轻时就没他勇敢,错失良缘追悔莫及。

    



    我:?不是到底是怎么聊到这里的啊?!怎么他自愿喝三杯酒就有血性了啊?!!

    



    顾依凉感触良多地点点头,拍了拍那位长辈的手,感慨道:“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我:?不是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啊?!

    



    齐叔和余下一位长辈一起举杯:“说得好!喝!!”

    



    630.

    



    我看着这画风离奇的场面,开始怀疑其实是我醉了。

    



    631.

    



    看他们还在那举杯敬自由,我怕顾依凉再喝下去真的要一杯敬死亡了,伸手一把把他捞了回来,跟三位长辈道:“抱歉啊各位叔叔,我们明早还有戏要拍呢……”

    



    齐叔道:“没事没事,事业为重,赶紧回去吧啊!这小伙子人不错,是个一线的料子,你给齐叔留个名字,我帮他留心一下资源。”

    



    我哎哎哎好好好地应了声,又替顾依凉道了谢,齐叔拍了拍我的肩:“齐叔看得出来,这小伙是真的不错,能遇到就是缘分,好好珍惜。”

    



    我:“?”

    



    另一位长辈憨态可掬地呵呵一笑:“是啊是啊,不容易啊!”

    



    第三位长辈眼中红丝未褪,连连点头。

    



    632.

    



    我架着顾依凉,两腿发软地离开了这魔幻主义的酒局。

    



    633.

    



    等走回剧组的包房,大家已经收拾完东西撤得差不多了,顾依凉的助理满场子飞跑地找他,小陈搬了个凳子坐在角落悠哉地充电玩手机。

    



    一见我们回来,两个助理立刻飞身过来,小陈一把抓住我的手:“言言你可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到处找你都找不到,还以为你丢了呢!”

    



    说真的,他演技比我好多了,要不是他手里手机屏幕上消消乐还亮着,我就信了。

    



    我道:“我们都喝酒了,没法开车,你——”

    



    小陈打了个酒隔。

    



    我转头看顾依凉的助理,小姑娘脸一红,纤纤玉指往小陈脸上一戳:“他让我喝的!”

    



    我:“……”

    



    可以,好,行,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634.

    



    酒楼里的代驾都被剧组里其他人叫完了,小姑娘助理又扛不动顾依凉这个大活人,我把口罩给醉眼惺忪的顾依凉戴好,恨恨地让小陈叫了辆专车到了地库。

    



    临上车,我把顾依凉往后座一扔,回身拦住了准备上副驾驶座的小陈。

    



    小陈涕泗横流:“言言你不要我了吗!”

    



    我往地库门口站着的小姑娘那儿扬了扬下巴。

    



    他立刻肃然起敬,立正站好:“多谢老板,我去了,若是一去不回——”

    



    我捏了捏山根,摆了摆手:“便一去不回。”

    



    635.

    



    我刚一坐进后座,车门还没关上呢,顾依凉就贴了上来,掰我的手指玩。

    



    随他了随他了,总比爬桥找刺要好多了,看来他还是有几分清醒的,数手指的数目数得可正确了。

    



    我嘭地把车门一关。

    



    顾依凉立刻松开了我的手,开始脱外套,又弯腰去脱鞋。

    



    我:“?”

    



    我一把按住他的手:“你干嘛?”

    



    他疑惑地看着我:“啊?不是到家了吗?”

    



    我:“……”

    



    我:“师傅麻烦您快开车吧这场面我怕晚了就控制不住了。”

    



    636.

    



    车子一启动,顾依凉就说要吐,车子一停下,顾依凉就摆手说没事了。

    



    如此反复了五遍,车子开出去了五厘米。

    



    在顾依凉第六次说要吐的时候,师傅侧身对我说:“不如我换按时间计费?”

    



    637.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我的老父亲曲线拿钱请了顾依凉吃饭喝酒!

    



    他喝醉了还得我来负责收尾!

    



    why!why!我问天问大地又想迷信问问宿命啊!

    



    我一咬牙,把顾依凉放倒在了我腿上,跟师傅说:“趁现在!起步!点火!他吐了我兜着!漏了我赔您清理费!”

    



    师傅十分配合地一踩油门,把车子开出了车库。

    



    638.

    



    车子终于平稳地上了路,我怕顾依凉头晕,就把手贴在他额头上,指尖揉着他的太阳穴,心道他要是真敢吐在我身上,我就立刻通过太阳穴把他点穴点死,毫不留情!

    



    结果顾依凉却意外乖巧地枕着我的大腿,眼睛紧紧闭着,还把手举起来叠在我手上。

    



    我又叠了一只手上去。

    



    他把另一只手叠了上来。

    



    我把最底下的手抽出来,叠在最上面。

    



    他也把底下的手抽出来,叠在我手上。

    



    我:?

    



    他都醉成这样了,还是丝毫不肯认输啊??

    



    我不甘示弱,把手抽叠抽叠抽叠,他也不落下风,把手抽叠抽叠抽叠。

    



    手心拍着手背,一阵啪啪啪啪啪的声响。

    



    639.

    



    “咳,”师傅看都没看后视镜,“那个,年轻人,在外要收敛一些啊,我这车子——”

    



    我:“……”

    



    我:“师傅,您误会了,真的,我趁他醉了扇他巴掌玩儿呢。”

    



    师傅:“……”

    



    师傅:“年轻人路子就是野,花样还挺多哈。”

    



    我:“……”

    



    640.

    



    我心累,真的,我发自内心地苍老了至少四十岁。

    



    要是顾依凉能赶得上我的衰老速度,我们立刻就能完成白头偕老这项不可能完成的营业指标。

    



    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车子盼到了目的地。

    



    半拉半扯半拖半拽半搂半抱地把顾依凉弄出了后座,他的脚一碰到地上,就扯下口罩汪地一声吐了出来。

    



    可以,忍着没吐我身上,逃过一死。

    



    我给顾依凉拍着背,又接过司机师傅递来的矿泉水让他漱口。

    



    “喝这么多,伤身体的呀,”师傅叨叨着,一看他的侧脸就惊了,“哎,这不是那谁吗,我闺女可喜欢他了,整天在房间里看着他的微博傻乐,叫她出来吃饭都要三请四请的,他跟那个谁来着——”

    



    师傅看着我,眼睛一眯。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641.

    



    师傅一个利落地转身,从车尾箱里抽出了几张印着彩图的纸。

    



    师傅:“这是我闺女落车里的,我给收着了。咳,您看哈,我跟我闺女关系也不太亲近,不如——”

    



    我扫了一眼他手中的海报,立刻根据大体的配色认出了是哪一张图,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顾依凉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往我身上一挂,低头看了一眼师傅手里的海报,眼睛一亮:“是鸽派!”

    



    我真是完全听不明白他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就看到他接过师傅递来的原子笔,唰唰唰地把名字签了上去。

    



    我低头看了他签的名字一眼,陷入了窒息的沉默。

    



    师傅把海报拿回去看了一眼,又看看我:“这……好像是您的名字吧?”

    



    642.

    



    糖啊!!!

    



    为什么他喝茫了都能无意识地撒糖啊?!!!

    



    643.

    



    我极力忍住了冲上马路绕着浦南大道跑圈的冲动,用淡定中夹杂着几丝颤抖的话音说道:“他喝醉签错了,那他的名字我来签吧,您闺女应该不会介意的。”

    



    何止是不会介意,大概率今晚我就会在超话中跟这张海报惊喜重逢了。

    



    师傅点点头:“成,反正她应该也认不出来。”

    



    您真是太不了解您女儿了。

    



    我一手扶着顾依凉,一手把海报签了,又道:“这个,我们今晚是剧组聚餐——”

    



    师傅摆摆手:“知道的知道的,这片明星多,我也载过有几个了,不会乱说话的。”

    



    他扬扬手里的海报:“还得谢谢您呢,就当日行一善了哈。”

    



    我点点头,跟他挥手作别,把顾依凉拖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