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嗑了对家X我的CP > 第三十四章
    605.

    



    失魂落魄归失魂落魄,戏还是要好好拍的,虽然我演技差,但至少得加上努力分吧。https://www.sthuojia.com

    



    要拍的片段是我所扮演的书生为情所困,爱在心头口难开,剪不断理还乱,辞别了心仪的女二后转身于花前自斟自饮,醉卧凉亭。

    



    让化妆师给我补了个妆,我晃悠悠地抿着杯中的白开水,脑中想着顾依凉的提点,演着演着,就变成了想着顾依凉,想着想着,就听见导演喊了cut,说这条过了。

    



    606.

    



    哈?

    



    607.

    



    我愣愣地听着导演夸我悟性不错,进步飞快,情绪到位,超常发挥……

    



    溢美之词一套一套的,就差没说我有望冲击金奖了。

    



    我何曾受过此等待遇!

    



    左右看了一眼,我低头在导演耳边小声问:“陆导,是不是黄总又给剧组投资了?”

    



    陆导跟老黄关系不错,当时就白了我一眼:“好好叫人,别整天黄总黄总的,影响多不好。”

    



    嘶了一声,我道:“这个……问是不是我爸给剧组拉投资了,影响也没好到哪里去吧?”

    



    陆导估计琢磨着也是这个道理,就没跟我多计较,拍了拍我的肩:“真心夸你呢,这场戏是表现的不错。别怪我八卦啊,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哪家的姑娘啊?”

    



    陆导是南方人,我一听那个娘凉不分的音节就下意识地一惊:“不不不不是顾依——!”

    



    陆导:“……?”

    



    我:“……”

    



    我握着陆导的手,诚恳地唱道:“不是故意,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为了你,拼命想拿一百分而努力——”

    



    陆导:“……歌唱得不错,有这个心是好的,继续努力。去收拾收拾,准备聚餐吧。”

    



    608.

    



    又回归了失魂落魄的状态,换完装飘回了休息室里,我一照镜子就惊了。

    



    这脸红成这样的人是谁啊?!得喝了有八斤白酒吧?!

    



    化妆师下手也太没轻没重了!

    



    我拿卸妆湿巾在脸上抹了抹,又抹了抹,再抹了抹——

    



    红色仅仅淡去了一些。

    



    609.

    



    我看着镜子里从耳尖红到脖子根的人,缓缓坐在了沙发上。

    



    ok,我认了,我栽了,看来我的确是有心上人了,顾家的依凉。

    



    610.

    



    距娘子成真,进度50%了。

    



    昨晚还有个父爱如山的晚安吻呢,就算它个55%罢!

    



    我恍恍惚惚地回味着那个秒睡的晚安吻,习惯性地打开了超话,看着里面近几天细扒出来的糖料,一条一条看在眼里,全都变了滋味。

    



    ——更。甜。了。

    



    顾依凉发的微博,跟我的互动,给大粉的回复……不再只单单是蒸煮给cpf发的糖,更是单恋对象给我的回应和福利哎——

    



    澜诀不过开拍几天,139页pdf又唰唰唰新增了50页,那些娘子军们如视珍宝的巨糖,实则都是冰山一角的糖末。

    



    到底她们还是低估了人与人之间的可能性。

    



    611.

    



    跟着娘子们新整理出来的时间线又温习了一遍跟顾依凉相处时发生的点点滴滴,在镜头前后的,在洗脑包内外的,她们yy出来的,真实存在的,连她们都yy不出来的……我一会儿微笑,一会儿咧嘴笑,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忍不住嘤笑出声。

    



    我笑着笑着,听见门口传来一小段对话。

    



    顾依凉疑惑的声音:“他这是怎么了?”

    



    小陈担忧的声音:“不知道,拍完戏回来就成这样了。”

    



    顾依凉:“哪场戏?”

    



    小陈:“跟安姐对手的那场——顾哥,你说他该不会是入戏太深,对安姐因戏生情了吧?”

    



    612.

    



    我他妈是对你顾哥营业生情了!

    



    还没等我出声反驳呢,顾依凉大步走到了我面前,拎起了我的包:“走吧,到点吃饭了,其他人都已经出发了。”

    



    我应了声,跟他一起出了门,一边在他身侧走着,一边偷偷打量他。

    



    他刚刚……该不会是听了小陈的话,吃醋了吧?

    



    我心里立刻一暖,给进度条往上加了1%,可看他神色如常,又不像是吃醋的样子,就又失落地扣掉了那1%,转念一想,这是对我信任的表现啊!

    



    于是又笑嘻嘻地把那1%加了回去。

    



    613.

    



    可能是我这边一喜一悲表现得有些明显,顾依凉侧头问我:“怎么了?”

    



    我把握着语气的分寸,玩笑道:“你怎么不信我入戏太深,对安姐因戏生情了啊?”

    



    “怎么可能呢,”他笑笑,“你能做到入戏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

    



    他拍拍我的头:“派大星。”

    



    我:“……”

    



    娘子成真进度0%!再见!

    



    614.

    



    我憋屈地上了他的车,憋屈地到了聚餐指定的酒楼,憋屈地走进了包房。

    



    人基本上都到齐了,三三两两乱糟糟地在包房里站着交谈,房间中央摆开了三个大圆桌,我正找着空位,安姐朝我挥了挥手:“小卫小顾来这边坐啊!”

    



    我点点头就准备往她那边走,手腕却被蓦地拉住了。

    



    被顾依凉带到了另一处的空位上坐下,我疑惑地看着他:“你……”

    



    他一脸天然:“啊?”

    



    我:“安姐叫我们去那边坐呢。”

    



    他:“啊?是吗?我都没听到呢,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话是这么说,也没看他有要起身的意思,就这一愣神的工夫,安姐那边已经坐上了别的人。

    



    他:“哎,位置被坐了,那我们就坐这里吧。”

    



    我狐疑地看着他,他一脸坦然地歪头看着我:“怎么了?”

    



    算了,我向来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的。

    



    我摆摆手:“没什么。今天谁做东啊,聚餐还请在这里,这么大方?”

    



    他答:“陆导吧,他说有个大老板挥手又给了一笔投资,剧组现在也不差钱,干脆拿出来让大家热闹一下。”

    



    我:“什么老板啊,这么慷慨,钱多了烧的?”

    



    他:“听陆导说是姓王。”

    



    615.

    



    想起陆导那王黄不分的南方口音,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就知道他夸我的目的没那么单纯!

    



    还套我的话!

    



    还真的把我套进去了!

    



    616.

    



    菜一道道的上,红酒一瓶一瓶地开。

    



    我眼神愤愤,用力地咀嚼每一口菜肴,当作在嘎嘣嘎嘣地嚼老黄的金币,又大口大口的喝红酒,当作在补这些天来被顾依凉抢去做毛血旺的血。

    



    剧组里的人关系都还算不错,不少人拿着杯子走来走去,你敬我我劝你的,每个人都喝了不少,连顾依凉这种喝酒不上脸的人都把脸给喝红了,一转头看我就开始笑,脸颊红扑扑的,差点把我刚补回来的血槽又给笑空了。

    



    他:“小卫呀——”

    



    我:“……嗯?”

    



    他就又开始笑。

    



    617.

    



    什么玩意儿啊!

    



    我拽拽他的袖子:“你别喝了。”

    



    他眨着眼睛看我,睫毛一颤颤的,好声好气地跟我商量:“微醺,微醺,再喝一点点。”

    



    行,他再用这种染着酒意的眼神看我,我就——

    



    赚钱买酒庄送他。

    



    强忍着撒手让他随便喝!尽情喝!的冲动,我正想多劝他几句,一个才跟进组的小八线就举着杯子过来了。

    



    618

    



    小八线笑得卧蚕鼓鼓的,举着杯子敬我,又问:“言哥,你下一部戏打算接什么啊?”

    



    我想了想,答道:“还没计划好呢,怎么了?”

    



    小八线眼睛亮亮的,一派天真:“没有没有,就是觉得言哥你运气真是太好了,从出道起就一帆风顺的,想跟你取取经——”

    



    都是千年的狐狸,在这跟我玩什么聊斋呢,不就是觉得我被包养了,来暗讽一下,顺便暗示让我拉皮条嘛。

    



    我哈哈一笑:“缘分是天定的,运气是自己的,幸福呢是要靠争取的,我推荐你去南普寺,烧香拜佛可灵了。”

    



    小八线:“……是吗,哈哈,我一定去,那我再敬你一杯吧!”

    



    我把杯子碰了过去,顾依凉突然没什么表情地开了腔:“坐下来一起吃呗。”

    



    619.

    



    我没搞懂他这是一波什么操作,眼睁睁地看着小八线大喜过望地在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下了,还巧笑倩兮道:“谢谢前辈!”

    



    不是,都同期出道的,我就是言哥,他就是前辈了?

    



    顾依凉居然还胆敢点头应下了?

    



    hello?你的正牌营业对象还坐在这呢,你就迫不及待地要纳小了?你的观念很传统嘛?

    



    当面ntr玩得很六啊?一首绿光在我耳边激情奏响了啊?

    



    我滋味难言地看着小八线跟顾依凉碰了杯,觉得我比古天乐还要绿。

    



    620.

    



    顾依凉举杯的手一顿:“没人告诉过你,跟前辈碰杯的时候杯沿要放低吗?”

    



    小八线一愣:“啊?”

    



    顾依凉:“吃菜。”

    



    小八线哦了一声,赶紧把杯子放下,伸筷去夹菜,又犹豫着不知该夹哪一道。

    



    我看得有点懵,这还需要犹豫的?

    



    顾依凉:“没人告诉过你,夹菜的时候不要把筷子放在菜上游来游去吗?”

    



    小八线吐了吐舌头,迅速夹了一筷子芹菜到顾依凉碗中,讷讷笑道:“不知道前辈你喜欢吃什么菜……”

    



    我好笑地一挑眉,那真是巧了,他最不爱吃芹菜。

    



    顾依凉:“没人告诉过你,给别人夹菜要用公筷吗?”

    



    小八线僵硬地又吐了吐舌头:“……抱歉啊,我没注意。”

    



    他把筷子往饭上一插,伸手去够转盘上的公筷。

    



    我没眼看了。

    



    621.

    



    顾依凉把他饭上的筷子取下来,啪地放在桌上:“没人告诉过你,吃饭的时候不能把筷子插在饭上吗?”

    



    小八线:“……”

    



    顾依凉:“不会吃饭就不要出来吃饭,回家学好了再出来。”

    



    哇他这个语气,全然一副“不属于你的山就不要去登”的社会感啊?

    



    我眼睁睁地看着小八线浑身僵直地起身告辞,把视线放回顾依凉身上:“你……”

    



    他一秒又回复成了渴酒撒娇的状态:“微醺,微醺,再喝一点点。”

    



    我:“……”

    



    我打开手机,让小陈立刻打车去找还没打烊的一点点。

    



    一定给他伺候好了!

    



    622.

    



    顾依凉咬着奶茶的吸管尖,半虚着眼睛看我。

    



    我快被给他看化了,又想起他刚才一副霸道护夫的姿态,软软地小声说:“你刚刚干嘛那样为难人家啊,拐弯抹角地骂别人没家教,不怕他回去黑你吗?”

    



    他:“谁?”

    



    我:“……那个小八线。”

    



    他:“小八线?”

    



    我:“……嗯。”

    



    他:“他比三线多五线?”

    



    我:“……”

    



    他:“那是比二线多六线?”

    



    我:“……”

    



    我:“等等不许再喝酒了。”

    



    他:“微醺,微——”

    



    我:“不许!”

    



    623.

    



    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