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芯重生 > 第429章:秦家大哥火葬场
    >

    “喂,爸比?”

    小唐芯看到来电提醒,显示着爸比两个字,立即接了电话。

    “芯芯……”

    “爸比,你怎么了?”

    “芯芯……”

    小唐芯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对劲,还带着一丝她听不太真切的哭腔,她的一颗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爸比,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秦家小二哥听到小唐芯这番焦急的问话,也是望向了小唐芯手中的手机。

    “爹地。”秦家小二哥拿走了小唐芯手里的手机,又将小唐芯放到了地上,再试图和秦爸比直接对话。

    可是,秦爸比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秦家小二哥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眉宇都皱了起来。

    “哥哥,爸比的声音怎么怪怪的?爸比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小唐芯拉住了秦家小二哥的手,“爸比和你说什么了吗?他有说他发生什么事了吗?他现在在哪里?”

    “没事。估计大过年的,爹地太高兴了,喝醉酒了。”

    “喝醉酒了?”小唐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哥哥,你没有骗我吗?”

    “没有。”秦家小二哥揉了揉小唐芯的小脑袋,一把将秦家小三哥拽了过来,让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在这里陪着小唐芯,“芯芯,你接着玩,我回家看看。”

    “发生什么事了?”致力于和秦家小二哥、秦家小四哥抢妹妹,正抢的艰难的秦家小三哥,突然捡了个漏,也是一脸茫然,“妹妹,二哥要去哪里?”

    小唐芯望着秦家小二哥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

    秦家小二哥不但走了,还把她的手机一起带走了。

    “哥哥,你手机借我一下。”小唐芯问秦家小三哥借手机。

    秦家小三哥虽然还一脸懵,但也还是下意识的将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小唐芯,小唐芯拿到手机,就给秦爸比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爸比,我是芯芯,你现在在哪里?”

    “芯芯,爸比在家里呢。爸比没事,你和哥哥们继续玩吧,玩的开心点。”

    秦爸比说完,又挂断了电话。

    小唐芯再打过去,秦爸比就不接了。

    只是,秦爸比不接小唐芯打过去的电话,却给秦家小四哥打了电话,还在电话里和秦家小四哥说,他今晚有点事,就不回家了,让秦家小四哥在青龙家,好好陪着小唐芯。

    秦爸比和秦家小四哥通话的时候,小唐芯就站在旁边。

    小唐芯沉默了片刻,望向了秦家小四哥。

    秦家小四哥也回望向了小唐芯,还将秦家小五弟塞到了秦家小三哥的怀里,空出手来,拉住了小唐芯的手,“妹妹,爹地既然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

    “既然爹地不想说,那我们就不要问了。”

    秦家小四哥从秦爸比的只言片语和欲言又止之中,已经猜到,秦爸比现在极有可能在医院里,在秦家大哥的身边了,他也猜到了秦爸比一开始给小唐芯打电话,是想让小唐芯过去看秦家大哥了,只是刚打过来,可能就反悔了,不想让小唐芯去参合这件事了。

    “好。”

    秦家小四哥猜到了,小唐芯也猜到了。

    既然爸比不想让她为难,那她就当不知道好了。

    只是,小唐芯可以不在意秦家大哥的死活,却不能不在意秦爸比和秦妈咪。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景休的面前,“景休哥哥,能麻烦你现在去一趟医院,帮我看看,我爸比和妈咪,是不是在医院吗?要是我妈咪……”

    景休还在吃薯片,边吃边问,“去医院做什么?秦叔和秦姨为什么会在医院?”

    “我妈咪她不能受刺激,我担心她已经知道小二哥他们的大哥,昏迷不醒的事情了,我怕她情绪激动,会发病,你能帮我过去看看吗?”

    景休眨了眨眼睛,嘴里的薯片都不香了,“等等,芯芯,你先让我缓缓。”

    “我没记错的话,我被白虎抓过来之后,我先后给你弟弟,你小三哥,还有躺医院的那个秦家老大,都看过病。现在再来个秦姨,我去,感情你去的这个秦家就是个病窟啊!”

    小唐芯,“……”

    “等等,等等,我只答应帮你救治三个人啊。”景休觉得亏了,而且是血亏,“前面的都算了,但是后面的,你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名额,多余的,我可是一个都不治的。”

    “景休哥哥……”小唐芯拉着景休的衣袖,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撒娇卖萌都没用,我是医生,我必须有自己的规则,否则的话,我以后出去,还怎么说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医生。”景休正巴拉巴拉的说着,结果,就被白虎给单手拎了起来。

    突然被拎得双脚离地,还把景休吓了一跳,等景休回过神来,他立即扭转着身子,大叫了起来,还试图对白虎动武,“白虎,你做什么?你放我下来!”

    白虎一手,就扣住了景休乱抓的一双手,“景牛刀,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一个有原则的医生?你别忘了,你现在住在我家,吃我的,穿我的,还要糖糖过来给你做饭吃。”

    “糖糖让你治,你就去治。再废话,你这对牛蹄,就别要了。”

    “我特么的……”

    景休瞪着白虎,真想爆粗口。

    他不过是想再趁机再问芯芯要点好处而已。

    结果,就遇到了这只暴力虎。

    “治治治,我治还不行吗?你知道我治一个人多少钱吗?你知道在黑市上,我的一台手术值多少钱吗?我告诉你,我明天要吃薯片,吃辣条,吃红烧猪蹄……”

    “谢谢景休哥哥。”

    “谢个屁啊,我真要被你们气死了。”

    景休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在遇到小唐芯之前,他明明想治谁就治谁,不想治,就直接丢出去的,白虎一年到头更是出现不了三回,怎么他现在就变家庭医生了?

    他要走,也不是走不了。

    只是,想想小唐芯时不时过来给他做顿饭,还让他点菜的份上,算了。

    景休去了医院。

    白虎压着过去的。

    小唐芯在青龙的家里待着,但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秦妈咪和秦爸比,最终还是偷偷的去了,青龙开的车,秦家小三哥、秦家小四哥和秦家小五弟都跟着上了车。

    ……

    秦妈咪没有秦爸比想的那么脆弱。

    这么多年来,秦妈咪就只发过一次病,就是那次,她得知,原来小唐芯没有做过坏事,是秦家小二哥陷害了小唐芯,得知了,原来是她误会了小唐芯的时候。

    秦妈咪之所以发病,也是因为愧疚,自责。

    小唐芯答应和秦爸比回秦家之后,秦妈咪就把那些事情都给忘了,还选择性遗忘了秦家小二哥做过的坏事,也选择性的遗忘了小唐芯曾经要离开的事情。

    但就因为那次发病,让秦爸比随时随地都处在戒备状态,他就像是惊弓之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紧张得半死,他什么都不怕,就怕秦妈咪再发病。

    秦妈咪不喜欢秦爸比什么事都瞒着她。

    她也开诚布公的和秦爸比说过。

    但是,秦爸比还是会瞒着她,以至于秦妈咪只能尽量不去想秦爸比瞒着她的事。

    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秦家大哥,秦妈咪在从这件事里,缓过神后,她是即痛心又唾弃,即可怜秦家大哥又憎恶这个样子的秦家大哥。

    真是和他爸一样,有事情不去解决,就只会装死。

    她真不想承认,这个孩子是她生的。

    刚刚医生来过了,秦妈咪也知道了,手术很成功,只是秦家大哥自己不愿意醒了。

    “小裴,你这样躺着算什么?你做错了事,你错怪了芯芯,你这样躺着,就能弥补你做过的错事了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窝囊了?你还是妈咪那个敢做敢当的儿子吗?”

    “你要真想让芯芯原谅你,你就该醒过来,积极的弥补,而不是这样躺着。”

    “你这样,别说芯芯不想搭理你,就是你妈咪我都不想看见你。”

    “妈咪知道,你怪你爸在你们小的时候,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但是你爸至少知错能改,还懂得积极弥补,还懂得放段,恬不知耻的求原谅。”

    “可是,你呢?你连醒过来,继续求芯芯原谅你,你都不敢吗?”

    “你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负责。你这样逃避,就算是妈咪有心帮你,也帮不了你。你要是听得到妈咪的话,你就快点儿醒过来,早点儿求得芯芯的原谅。”

    她生的这几个儿子,性格脾气都不算好,每个孩子的性格,都有致命缺陷。

    她这个做妈咪的,有时候都头疼。

    可其他几个小的,因为年纪小,性格还没有完全定型,反而拿得起,放得下,年纪越小,越没有羞耻心,越不把所谓的面子放在心上,反倒是这个大的……

    秦妈咪在秦家大哥没有受伤之前,就和秦家大哥聊过。

    她嘴上是在嫌弃秦家大哥,可她做的哪件事,不是在积极的帮忙缓和兄妹俩的关系,偏偏就这个秦家大哥,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也撞不出一个正确的法子。

    秦爸比一直在门口,望妻石一样的望着病房的大门。

    他不敢进去,也不敢离开。

    直到,秦妈咪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老婆。”秦爸比立即可怜巴巴的迎了上去,一副担心又可怜的样子,“老婆,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我不对,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

    “打你做什么?打你小裴就能醒了吗?”

    秦妈咪白了秦爸比一眼,要打他有用,她早把他打趴下了,“回家!他爱醒不醒!有本事,他就一辈子在病床上躺着,反正你秦俊天有的是钱,你还养不起这个儿子?”

    秦妈咪说着,就往外走。

    “老婆。”秦爸比亦步亦趋的跟在秦妈咪的身边,偷偷瞧了一眼秦妈咪的脸色,“老婆,你真的没事吗?你刚刚……”

    “你就那么希望我有事?”秦妈咪停下了脚步,转身就冷眼扫向了秦爸比,“是不是我死了,你正好另娶他人?让我的儿子叫别的女人做妈?”

    “老婆,我没有。老婆,你要相信我,你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滚!”

    “好的,老婆。”

    秦爸比还真的蹲了下来,双手撑在了地上,打算在秦妈咪的面前滚上两圈。

    只是,他刚打算滚。

    电梯门就开了。

    秦家小二哥就出现在了电梯门口。

    秦爸比,“……”

    秦家小二哥,“……”

    “还不起来?”秦妈咪伸腿就踹了秦爸比一脚。

    秦爸比没想到会被秦家小二哥看到,他顿时就冷着脸,站了起来,还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扫了秦家小二哥一眼,眼里满满的警告。

    秦家小二哥只当没瞧见秦爸比眼里的警告。

    他带着无比得体的笑容,笑着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还调侃了秦爸比一句,“爹地,看来,妈咪没有打你啊,你真身体还挺好啊,大年三十的,还在医院走廊练体操。”

    秦爸比,“……”

    “少贫。”秦妈咪走上前,就一把捏住了秦家小二哥的脸,“你们一个个出息了啊,还联起手来,瞒我了啊?你大哥都在医院躺尸了,你还笑,你们还打算瞒我到时候呢?”

    “妈咪,别捏,疼。”秦家小二哥笑眯眯的握住了秦妈咪的手,“我这全身上下啊,也就这张脸,能看了。你可别捏坏了,捏坏了,你该心疼了,芯芯也该心疼了。”

    “还笑,还笑。”秦妈咪又狠狠的捏了秦家小二哥两下,“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可以上天了,下次干脆等你们哪一个躺停尸房了,你们再告诉我,得了。”

    “妈咪,停尸房多没意思啊,我觉得火葬场,比较好。”

    秦妈咪,“……”

    “好好说话,怎么和你妈咪说话的呢?什么火葬场呢?”秦爸比训斥了秦家小二哥一句,又转身讨好的望向了秦妈咪,“老婆,别听小穹胡说,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秦家小二哥见秦爸比如此卑微的模样,微微挑眉,倒是没有继续拆秦爸比的台。

    他本以为过来,会看到秦妈咪和秦爸比吵架,但没想到,两人已经内部消化完了,准备回家了,早知道,他就不过来这一趟了,在家里陪着芯芯放烟花,多有意思。

    “妈咪,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们先回家?”

    秦家小二哥还记得小唐芯在担心呢,早点儿回家,芯芯也能早点儿安心。

    “好。”秦妈咪说着,回头又瞪了秦爸比一眼,“你今晚就在这里过年了!儿子是你的,你就给我好好在这里守着,儿子什么时候醒,你什么时候回家。”

    秦爸比,“……”

    “老婆……”秦爸比无比可怜的望向了秦妈咪。

    秦妈咪已经不想理他了,带着秦家小二哥就进了电梯。

    秦家小二哥还微笑着,朝着秦爸比挥了挥手,“爹地,大哥就麻烦你照顾咯。”

    秦妈咪和秦家小二哥下了楼,去了地下车库。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到五分钟,白虎压着景休,来到了医院,还到了秦家大哥这一层的电梯门口,一下电梯,他们就看到了坐在走廊里的秦爸比。

    “秦叔。”白虎拽着景休就走了过去。

    “白虎,小景医生,你们怎么来了?”秦爸比站了起来,同时朝着电梯口的方向,望了过去,他当时也是心里实在憋闷,实在担心,才没忍住,给小唐芯打了电话。

    “还不是芯芯啊?”景休一边拍白虎拽着他衣领的手,一边回答道,“她担心你和秦姨有事,还说秦姨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非让我过来看看。”

    “秦叔,秦姨呢?”白虎再次反剪了景休的手,将景休整个人都控制在了怀里,不让他再动来动去的,继续做毫无用处的挣扎。

    “你们秦姨没事,她刚刚和小穹一起回家了。”

    “回家了?”

    “嗯。”

    景休听到这话,立即凶了起来,“听到没?秦姨回家了,你还不快放开我?我答应了芯芯会过来,就是会过来的,你一直抓着我,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

    白虎这才松开了景休。

    景休得到自由之后,揉了揉自己的胳膊。

    之后,才一边望着秦爸比一边吐槽道,“秦叔,你真的得对芯芯好一点,你们这个家,真的太破了,不是这个有病,就是那个有病,我要是芯芯,我早跑路了。”

    白虎也是瞧了秦爸比一眼,之后,又望向了秦家大哥的病房。

    秦家的人,希望秦家大哥醒过来。

    但是,白虎一点儿都不希望秦家大哥醒过来。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醒过来之后,会不会哪一天,就记起来以前遗忘的事情,一旦他记起来,一旦威胁到小唐芯的安危,他肯定是会带小唐芯离开秦家的。

    与其那样,倒不如就让秦家大哥像现在这样,在床上躺着就好。

    只是,白虎没想到,他刚希望秦家大哥别醒过来,躺在病床上的秦家大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