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王爷太难混 > 第1102章 屡次反驳北辰玄玥的耶律齐 欲联合大玥国 拒绝耶律齐留宿
    简灵其实很想叫住苏雷霆,再逼问他有关沐辰溪的事,但心里又没底,唯恐苏雷霆所言之事再给她造成不小的心理负担,就迟疑了这么一小会儿,苏雷霆就不见了,简灵表情阴沉地看着大敞四开的房门,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待情绪有所平复后,简灵也从北辰玄玥的住处离开了。

    简灵离开十分钟之后,屋主也露面了,不过北辰玄玥并不是一个人单独回来的,他身边还跟着耶律齐,耶律齐俊脸表情很是隐晦莫名,薄唇紧抿,明显不怎么高兴,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谁刺激过。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北辰玄玥检查过所有房间,却没有发现任何形迹可疑之人,他皱着眉头,目光阴翳地跟正倚着餐桌,低垂着脑袋,不知道究竟在琢磨什么的耶律齐说道。

    北辰玄玥的出声打断了耶律齐的出神,耶律齐抬眸,表情淡漠地看了一眼一脸失望的北辰玄玥,而后轻启薄唇道,“人家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等你‘瓮中捉鳖’?”

    耶律齐这话听起来稀松平常,但却惹怒了北辰玄玥,北辰玄玥脸色陡然阴沉,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他眸光猩红地瞪着太过于气定神闲的耶律齐,语气生硬道,“你是不是就等着看我笑话?耶律齐,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但你也别太过分,如今的你,同样什么都不是,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拽?”

    北辰玄玥突然冲着耶律齐发难,耶律齐脸色也不太好看,眉眼之间的煞气跟冷意更是愈发浓烈,让人都有些头皮发麻,但北辰玄玥却没有反省自身的意思,只是冷着脸,目光凶残地瞪着距离自己不过三步之遥的耶律齐,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剑拔弩张,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开战,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倍感紧张的压抑感。

    好在最终还是耶律齐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并没有跟北辰玄玥斤斤计较,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眸光泛冷地打量着依旧脸色铁青的北辰玄玥,而后四两拨千斤道,“多谢你提醒,我并没有什么国君包袱,也没觉得自己比你们优越多少,眼下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揪出沐辰溪吧?”

    耶律齐知道北辰玄玥如今情绪不稳定,自己若真要跟北辰玄玥拧着来,估计也讨不到任何便宜,再说了,他跟北辰玄玥现在也隶属同一个‘阵营’,更加没必要……内@讧了。

    在给自己做好各种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设之后,耶律齐就话锋一转,直接将话题转移到美人丞相沐辰溪身上,旨在提醒北辰玄玥不要……本末倒置。

    耶律齐这话一出,北辰玄玥也跟着冷静了不少,眉眼之间的阴蛰也有所缓解,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眸光幽幽地看着耶律齐,而后接话道,“你不是已经见过苏雷霆了吗?苏雷霆好歹也是沐辰溪的旧主,苏雷霆都露面了,难道沐辰溪还会继续蛰伏吗?只要我们盯紧了苏雷霆,势必能够成功地守株待兔。”

    北辰玄玥想了想,而后就将主意打到了璇玑帝苏雷霆身上,说起苏雷霆的时候,北辰玄玥黑眸之中的阴翳更是未加掩饰。

    一听北辰玄玥这话,耶律齐当即就摇头道,“我总觉得苏雷霆有点不对劲,在没有搞清楚苏雷霆的问题之前,我们不宜贸然行动,免得到时候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从耶律齐这话可以看出,他并不赞同北辰玄玥的提议,而且耶律齐只要一想起之前他跟苏君琰,还有之殇在皇家墓地见到苏雷霆的场景时,他就越发一个头N个大,怎么琢磨都觉得苏雷霆‘大有猫腻’。

    就在耶律齐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畔响起了北辰玄玥那不怀好意的轻笑声,北辰玄玥双臂环胸,微微抬高下巴,他斜睨着眉头深锁的耶律齐,而后语带嘲讽道,“你好歹也曾是北辰的开国之君,怎么会这么怯懦?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面对北辰玄玥的冷嘲热讽,耶律齐根本就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的神色,他只是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看着北辰玄玥,而后语调平平道,“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如今局势复杂,情况不明,敌我不分,再谨慎都不为过,除非你想体验一把阴沟翻船。”

    耶律齐才不会跟北辰玄玥一般见识,毕竟他觉得自己的境界可比北辰玄玥这种半路修行出JIA家的货色强多了。

    要是北辰玄玥知道耶律齐是这样diss自己的,估计也会被气得恨不得仰天长吐三口老血了。

    耶律齐的话让北辰玄玥有些迟疑,他没有再口出恶言,只是轻皱着眉心,眸光微闪地看着耶律齐,片刻的沉默之后,北辰玄玥再度薄唇轻启道,“丰子睿不也来了津南市了吗?你可曾想好怎么对付丰子睿?”

    北辰玄玥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副久远的画面,画面之中就有这位夕照国的铁血君王,说起丰子睿的时候,北辰玄玥脸色也一度阴沉得有些可怕,可想而知,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就对了。

    耶律齐一听北辰玄玥这话,当即就愁眉不展道,“我们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啊,总是要一步一步来的,先想办法弄清楚沐辰溪的行踪,最好可以在三天之内逼他现身,至于丰子睿,暂时放在一边吧,如今北辰梵音去向不明,归期不定,就我们两个人,又能干多少活儿……”

    耶律齐觉得北辰玄玥就是异想天开,居然还想同步进行两桩大事,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说北辰玄玥……太过于天真,括弧也就是愚蠢滴意思。

    耶律齐的反驳让北辰玄玥心情不佳,北辰玄玥原本打算跟耶律齐正面开杠,但残存的理智及时上线,提醒北辰玄玥不要如此胡来,所以最终北辰玄玥还是选择了……鸣金收兵。

    北辰玄玥眸光阴蛰地盯着不远处的耶律齐,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如此跟耶律齐说道,“如今我们的确是人手不够,要不我将邀月找来?”

    北辰玄玥刚说出邀月名字,就被耶律齐驳回了,耶律齐一脸嫌弃道,“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就邀月那连半桶水都不到的实力,你让他加入,不是专业拖后腿,又是什么?我可不想再腾出手来,给他收拾烂摊子,我谢谢你。”

    从耶律齐这番话可以看出,他对邀月的实力,是没有任何信心的,咳咳咳,好吧,也许在耶律齐的心目中,邀月连实力二字都不配提。

    见耶律齐不答应,北辰玄玥也没办法,只好暂时打消了这个‘凑人头’的念头。

    好半晌,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交流,只是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之中,难以自拔,整个别墅都安静得出奇,但这种安静却会在无形之中加深人的焦虑,反正渐渐地,北辰玄玥又有些烦躁了。

    北辰玄玥眉头狠狠地皱了皱,想了想,而后就再度跟耶律齐说道,“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你说,我们能不能联络东海那两位,他们不也已经闲了很久了吗?”

    北辰玄玥口中所提到的东海两位,指的当然是大玥国北皇宫北漠跟嵇王宫羽漠两兄弟了。

    北辰玄玥这话一出,耶律齐眉头也快要打成死结了,他张了张嘴,本来又打算驳斥北辰玄玥一番,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或许也是一个可以打开眼前死局的突破口,未必不值得尝试。

    思及于此,耶律齐就眸光微微闪烁道,“好吧,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理,你亲自去找宫羽漠,或者是宫北漠,先试探看看他们的反应,如果他们也有此意,我们就可以借力打力,但这件事情必须要暗中进行,绝对不能泄露半点风声,大家的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得相当到位,要知道这一次我们所面临的敌人实在是太不简单了,任何一点纰漏都有可能让我们万劫不复。”

    从耶律齐的千叮咛,万嘱咐,就可以看出事态的严重性,要不然耶律齐肯定也不想让自己化身‘教导主任’,对北辰玄玥各种耳提面命。

    耶律齐的顾虑跟担忧,北辰玄玥当然也懂,所以北辰玄玥这一次并没有跟耶律齐拧着来,而后表情严肃地点头道,“我赞同你的看法,我也会格外小心,绝对不会泄露半点风声。”

    说这话的时候,北辰玄玥也格外严肃,没有再为了反对而反对。

    见北辰玄玥态度也跟着端正了,耶律齐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也跟着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他脸色稍霁,目光柔和地看着北辰玄玥,而后语带关切道,“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毕竟宫北漠跟宫羽漠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发觉苗头不对,就立刻找借口开溜,不用跟他们对着干,反正他们也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耶律齐再度叮嘱起北辰玄玥来,就是希望北辰玄玥学会灵活应对,不要太过于死板。

    一听耶律齐这话,北辰玄玥也有些不耐烦了,他没好气道,“你别跟个事儿妈似的,行吗?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知道该怎么处理。”

    北辰玄玥这话成功地噎住了耶律齐,尽管耶律齐心里也很不高兴,但他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来,只是冷哼了一声,而后就闭口不言了,反正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都已经说了,如果北辰玄玥还能将事情办砸了,那就只能说明是北辰玄玥智商有问题了。

    这么一想,耶律齐也就不再瞎操心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很快,北辰玄玥就抬眸看向耶律齐,而后直接向某人下起逐客令来,“你还杵在我家里干什么?我也要休息了,你是不是该麻溜地滚蛋了?”

    北辰玄玥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而且眉眼之间的嫌弃更是未加掩饰,耶律齐被气得不轻,脸色更是难看得一比,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当场冲着北辰玄玥发飙,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跟北辰玄玥说道,“你怎么就不知道尽尽地主之谊呢?好歹我也是客人,你这里房间又空置了这么多,就借一间给我住,又能怎么着?”

    如果搁在以前,北辰玄玥肯定是没胆子跟耶律齐正面抬杠的,但现在北辰玄玥的身份有所转变,他的胆子当然就跟着变肥了不少,耶律齐话刚落地,北辰玄玥就冷笑连连道,“耶律齐,我跟你也不是什么好兄弟,你就别在我这里说这种恶心吧唧的话了,就算我有多余的房间,我也不愿意留你住我家,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看到你就一肚子的火,再让我跟你同在一个屋檐下,我估计也会疯。”

    既然北辰玄玥都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了,耶律齐还能说什么,他总不能死乞白赖,撒泼打滚地非要留宿北辰玄玥家里把?耶律齐觉得自己的脸皮还没有厚到这样的地步。

    耶律齐眸光阴冷地瞪了北辰玄玥一眼,而后就气呼呼地转身,大长腿一迈,径直朝着玄关走去,显然是打算离开了。

    北辰玄玥并没有出言挽留,只是站在原地,表情略显诡异地打量着耶律齐离开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看着耶律齐身影就要消失,就在这时,北辰玄玥突然轻启薄唇道,“等等。”

    一听北辰玄玥这话,耶律齐眉心轻皱,他当下就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后的北辰玄玥,而后轻嗤道,“怎么?你老人家又改变主意了?愿意留我住下了?”

    耶律齐话音刚落,北辰玄玥就冲着他翻了一个不太雅观的白眼,而后就快速地走进厨房,没过多久,北辰玄玥又出现了,只不过,他手里却多了一袋东西,只消一眼,就能知道那不过就是厨余垃圾罢了,看到此情此景,耶律齐嘴角各种抽搐,脸色更是难看得一比,他将拳头捏得咯吱响,而后就愤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