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你又把天聊死了 > 第443章 明知道结果,可还是忍不住(番外4)
    “请问,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很开心很激动,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你有什么想对你的女朋友说的吗?”

    “有。”

    “晓晴,感谢你这三年对我不离不弃,并且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付出了那么多,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努力奋斗,一起实现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一辈子让你幸福……”

    “……”

    民政局外,穿着一身职业装的赵婉兮拿着话筒对着一对前来办理结婚证的新人进行采访。

    而一旁,江小寒则扛着摄像机,有模有样地给他们拍摄着。

    “你们真是电视台的记者?”

    随着采访结束,那男子又打量了赵婉兮和江小寒一眼,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

    还未等赵婉兮开口,扛着摄像机的江小寒便先一步回答。

    “那我们真会上电视?”

    那男子又问。

    “那必须的。”

    江小寒再度回答,一副我骗你干啥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信服。

    明明刚才已经确认过江小寒和赵婉兮的身份了,见自家男友还问这样的问题,被采访那女子有些郁闷地吐槽道:“你刚才都已经问过了,现在还问这些干什么?”

    随后,那女子又对江小寒和赵婉兮露出抱歉的笑容,“对不起哈,我男朋友这人有点啰嗦,感谢你们的采访,我们先进去了。”

    说完之后,那女子便拉着她男朋友走进了民政局。

    看着他们离开,赵婉兮这才将视线落在江小寒身上,见他还扛着摄像机,有些无语地说道:“我们这样骗人不好吧?”

    假扮电视台的记者也就算了,可江小寒竟然还跟人家说会在电视上放出来,赵婉兮就有点想吐槽了。

    这不是唬人吗?

    “没事,我们这又不是做坏事。”

    江小寒笑了笑,说道:“我记得老爷子好像有个学生是电视台台长,大不了让老爷子打个招呼,今天回去我把这些素材整理下发给他,让他专门找个时段做一个小专题不就好了?”

    “还可以这样?”

    尽管已经和江小寒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了,可赵婉兮还是经常被他天马行空的想法给震惊到。

    原以为江小寒说可以让刚才那对情侣上电视纯粹是骗人的,没想到真的可以上电视。

    她还真是小看了姓江这坏家伙了。

    “那可不,就没有你老公我搞不定的事。”

    江小寒洋洋得意。

    每次和赵婉兮在一起,他最享受这种感觉了。

    “嘚瑟!”

    白了江小寒一眼,赵婉兮也懒得跟他继续说下去,不然姓江的又要得寸进尺了。

    他们今天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偶然。

    因为老爷子昨天的一番话,江小寒和赵婉兮今天就专门跑到民政局这边过来了。

    在江小寒的提议下,赵婉兮和江小寒两个人便假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以记者和摄像师的身份出场,这样既有利于观察,又可以在不突兀的情况下深入了解真实而具体的情况。

    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两个便采访了好几对过来登记领证的新人,收获满满。

    整个上午,江小寒和赵婉兮两个人都守在了这里,因为记者的身份,很多过来登记的情侣对他们放下了戒心,今天的行动还算是比较顺利。

    当然,也有不太顺利的。

    大部分新人对江小寒和赵婉兮的态度都比较友好,哪怕拒绝采访也都是面带笑容,毕竟今天对他们来说是个好日子,不过有的人就不是这样了。

    别忘了,来民政局的除了结婚的,还有离婚的。

    结婚的喜气洋洋,离婚的自然愁云惨淡,甚至还有在民政局门口吵架的,这也让江小寒和赵婉兮大开了眼界。

    下午。

    在附近吃了个饭稍稍休息了的江小寒和赵婉兮又过来了。

    他们可是要在这待上一整天的,下午自然不能偷懒。

    这是老爷子给他们的任务,也是他们的学习之旅,马虎不得。

    于是,抱着一颗学习的心,赵大记者和江大摄影师再度上线,俨然成了民政局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

    “小姑娘,你们是电视台的?”

    江小寒和赵婉兮刚刚采访完一对新人,从民政局里面走出来的一个中年男子就走了过来。

    “没错,大叔您好。”

    赵婉兮打了声招呼,礼貌问好。

    而这时,江小寒看着对方手上拿着的文件里有着一本崭新的离婚证,脸色顿时怪异了起来。

    这个中年男子江小寒还是有些印象的,不久前才走进去民政局,当时赵婉兮想要上去采访的时候,对方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然后江小寒和赵婉兮才发现人家是来离婚而不是结婚的。

    可一转头,刚才还黑着脸的中年男子,怎么还主动找上了他们?

    江小寒有些疑惑。

    恰好这时,民政局里又走出了一个中年女子。

    江小寒认出了对方,不就是和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一对的吗?

    不对……

    人家已经离婚了,现在不是一对了。

    让江小寒好奇的是,看到中年男子在这边,那名中年女子竟然也走了过来。

    恰巧,这个时候中年男子发现了走过来的“前妻”,等对方靠近过来之后,他才对着赵婉兮问道:“我听到你刚才好像说能上电视对吧?”

    “嗯!”

    赵婉兮点了点头。

    闻言,中年男子故意装作没看到已经站在旁边的“前妻”,笑着问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现在刚领完离婚证,你能不能帮我在你们电视台登个征婚信息?”

    “这……”

    赵婉兮有些拿不定主意,将目光投向了江小寒。

    “呦,才离婚就这么等不及了?”

    还未等江小寒和赵婉兮来一波眼神交流,一旁的中年女子就发出了冷笑。

    听到中年女子的声音,男子也作势冷笑:“怎么?我都离婚了,你还想管我?”

    “我现在可管不到你头上,不过我倒是好奇,你这都快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征婚,丢不丢人?”

    “丢不丢人关你啥事?”

    “是不关我事,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

    中年女子站在原地,双手交叉,一副看中年男子笑话的模样。

    “别理她。”

    中年男子重新看向赵婉兮和江小寒:“咱们继续。”

    “我先说说我的情况,我姓袁,今年四十六岁,国企一主管,刚离婚,有一个儿子,不过抚养权不在我这边,所以不但担心孩子的问题,没房,但有一些存款,足够重新按揭一套房子,名字可以写女方的,女方是否离异,有没有孩子都不重要,如果有,我可以跟她一起抚养……”

    发现中年男子还真的当场说起征婚要求,扛着摄像机的江小寒和手里拿着话筒的赵婉兮已经看傻。

    “……我的要求大概就上面那些了,你们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可以再改改,重录一遍……”

    片刻后,说完自己的情况和征婚要求,中年男子对着江小寒和赵婉兮说了这样一句话。

    “说完了?”

    偏偏这时,原本站在一旁的中年女子推开了中年男子,自己站在摄像机面前,对着赵婉兮露出了笑容:“姑娘,我也征个婚。”

    一听这话,江小寒和赵婉兮对视一下,视线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被推开的那位中年男子。

    而发现了江小寒和赵婉兮的举动,原本还想说什么的中年男子立马装作不在意地把目光转向了一边。

    同样留意到这个情况的中年女子嘴角露出冷笑,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镜头说道:“我姓许,今年四十三,离异,带有一个孩子,在市区有一套房,还有一定存款,我的要求不高,就是希望男方的性格好,能善待我的孩子就行,至于自己有没有房子和车,我这边无所谓……我的情况就这些,谢谢姑娘和小兄弟了……”

    说完了自己的征婚要求,中年女子对着江小寒和赵婉兮一番感谢,然后给了中年男子一个挑衅的目光,直接就走了。

    “对不起了,小姑娘和这位兄弟……”

    见中年女子走了,男子连忙走上前,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对着江小寒和赵婉兮道歉:“我老婆这里有点不正常,刚才的事你们千万别当真,那段视频回去后你们也删了,别当回事……”

    江小寒和赵婉兮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这对离婚的夫妻是在闹别扭,只是对方这么一说,中间貌似还有什么曲折的故事。

    江小寒和赵婉兮已经忍不住开始脑补了。

    “那你们那离婚证……”

    江小寒看着对方手上的那本离婚证,忍不住问道。

    “假的假的,全都是为了哄她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老实说吧,几年前发现她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年痴呆症,经常会忘记以前的事情,有时候记忆经常停留在当初离婚那一天……”

    听到这,江小寒的心情忽然沉重了起来。

    按照这剧情,眼前这中年男子和他妻子的故事十分感人,江小寒和赵婉兮都已经被感动到了。

    原来电影里的事情,现实中也有。

    “姓袁的,你说谁老年痴呆……”

    就在江小寒心中感慨眼前这男子的痴情时,原本已经离开的中年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回来,脸色阴沉,一只手已经拧住了中年男子的耳朵。

    “啊,疼疼疼……”

    被拧住耳朵的中年男子吃痛,直接央求道:“老婆我错了。”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老婆了。”

    明显被气坏了的中年女子冷笑:“你胆子够肥的,竟然偷偷在我背后说我坏话,还学会编故事了,能耐了啊!”

    看着这一幕,江小寒和赵婉兮再度傻眼。

    这是什么情况?

    这剧情反转的也太快了吧?

    敢情那女子不是什么老年痴呆,全都是那男的瞎编的……

    江小寒快无语了。

    “疯婆娘,你给我松开。”

    “不松!谁叫你背后说我坏话还被我逮到。”

    “我现在不是你老公,你不能拧我耳朵了。”

    “哦?是吗?走,我们现在去把婚复了,看我还有没有这个权利……”

    “……”

    看着男的被那中年女子拧着耳朵拽进了民政局,江小寒彻底看傻。

    “乖乖,这女的也太凶了。”

    江小寒看向赵婉兮,忍不住疑惑:“是不是女的结婚后都这么凶?”

    “你说的?”

    赵婉兮斜睨了江小寒一眼。

    “还不是那男的坏。”

    “那男的哪坏了?”

    “都离婚了还说老婆坏话。”

    “胡说,他明显是故意的,没看出来人家不想离婚啊……”

    “故意的也不行。”

    “你以后不会变得像那女的那么凶吧?”

    “我现在凶吗?”

    “……”

    看着双手叉腰站在自己面前,一副你要敢说半个凶字我就打死你的赵婉兮,江小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随后重重点了点头:

    “凶!”

    “姓江的……”

    在赵婉兮撸着袖子冲上来的时候,江小寒扛着摄像机就直接开溜了。

    明知道结果,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