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你又把天聊死了 > 第123章 别人的东西(求票票!)
    同桌关系

    江小寒一愣。www.gcttb.com

    反应过来之后,江小寒忽然想要骂人。

    神特么同桌关系

    一瞬间,江小寒有了种日了泰迪的感觉。

    他好像被赵婉兮给秀了

    雾草

    这

    江小寒想要反击,但想了一下,他想反击的话,多半要先承认自己是猪这个事实,然后才能把赵婉兮也拉下水,但这样做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反击的同时,连自己都被自己给骂了。

    这种欲伤人先伤己的做法,江小寒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了。

    总不能拉着赵婉兮“同归于尽”吧

    那样做,貌似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也不知怎么的,江小寒发现,平时沉默寡言的赵婉兮最近有点潜力爆发,怼起人来一点都比他差。

    逆天了,这简直

    这姓赵的什么时候无师自通的

    江小寒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

    在江小寒无语的时候,方才带人离开的班长孙梦琪又回来了,同时带回来的还有这次联考的所有答题卷。

    阅卷已经结束,这些答题卷自然要重新发放回每个人手里。

    “班长,我的呢”

    片刻后,答题卷全部发放完毕,江小寒发现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的,可他手上连一张都没有,顿时看向了班长孙梦琪。

    “你的老师拿走了”

    孙梦琪看了看江小寒,说道:“听老师说,校领导准备把你这次的答题卷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让全体师生都观摩一下,并且向你学习。”

    孙梦琪的声音一出来,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而此时,江小寒却是差点爆了粗口,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刚才刘丽把他叫过去,根本就没跟他提过这个,包括刘如青也没有。

    这都不先问一下他的意见吗

    “这样不太好吧”

    感受到大家齐聚而来的目光,江小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无奈道:“这未免也太高调了吧老师也不先跟我商量一下,我都还没答应呢”

    来自孙梦琪的负面情绪值,178

    来自陆鹏的负面情绪值,213

    来自刘海的

    来自

    声音刚落下,江小寒就愣了。

    这至于吗

    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他不过是吐槽了一句。

    完全没想要拉仇恨的江小寒看到脑海中出现的一片刷屏信息,顿时郁闷了。

    这仇恨拉的

    这些人不会是以为他在炫耀吧

    不至于

    不就是考了个全班第一吗

    虽然顺带拿下了全校第一和全市第一的成就,但也不至于这样啊

    做人优秀一点有错吗

    江小寒很无辜。

    那以后还是不要轻易考满分的好,大不了少做一道选择题,稍微给他们留点超越自己的希望吧

    多少也让他们有个奋斗的目标,有生之年或许还能有追上他的可能,这样他们的人生不至于那么黯淡无光。

    江小寒都差点被自己感动到了。

    这简直太为别人考虑了有木有,全世界怕是再也找不到像他这么好的好人了。

    江小寒暗自做下决定,而周围的人看着一脸郁闷的江小寒,心里面早就骂开了。

    这臭不要脸的

    还好,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江小寒的风格,暗暗羡慕嫉妒恨并吐槽上一波之后,便各做各的,不再搭理江小寒这厮。

    闹心

    太闹心了

    为什么偏偏要跟这货分在同一个班

    更奇葩的是,从高一到现在,他们竟然做了快三年的同班同学。

    这简直不可思议

    “唉,这没有办法”

    看到大家的反应,江小寒微微叹息了一声,自顾自呢喃道:“做人还是平庸一点好,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来自赵婉兮的负面情绪值,199

    一转头,发现赵婉兮刚好移开了目光,江小寒忽然一乐。

    小样

    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波澜不惊,没想到小情绪还挺丰富的嘛

    江小寒算是明白了,这姓赵的不显山不露水,身上却是偷偷隐藏着傲娇属性,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高冷,实际上心里满是傲娇,这可跟她的高冷人设不太相符啊

    可,她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傲娇属性

    女人心海底针

    人心险恶啊

    江小寒忽然有些为自己担忧

    不多时,在上课铃声响起。

    周一上午前两节课是数学,数学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赵婉兮留下这次联考的数学试卷和答题卷,便要将其他科目的收下去,不过这时江小寒却悠然伸出了手。

    赵婉兮看着江小寒伸过来的手,沉默了两秒,然后将原本准备收回去的那几张答题卷放到了上面,任由江小寒拿了过去。

    课上。

    数学老师已经开始讲起了这次联考的试卷,而赵婉兮也专心听着,江小寒却用着另外颜色的笔,把赵婉兮这些答题卷重新批阅一下。

    因为阅卷采用的是扫描机改的方式,发下来的答题卷是没有任何批改痕迹的,所以在老师没讲之前,大多数人很可能自己都不知道错在哪里,而江小寒直接把赵婉兮做错的地方全都标了出来,并且进行了整理。

    作为一名金牌讲师,江小寒无疑是敬业和专业的。

    对此,赵婉兮却始终没有说些什么,似有意似无意,默默配合着江小寒。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已经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一种默契了。

    不得不说,赵婉兮这段时间的进步还真不小。

    这才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成绩就已经提升了这么多。

    名次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赵婉兮对一些知识点的掌握程度。

    当初班主任刘丽刚安排她跟自己同桌的时候,江小寒了解过赵婉兮的水平,跟现在比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的远了。

    当然,现在还存在问题也很明显。

    不过这在江小寒眼里,都不是问题。

    有他在,还怕什么

    就凭两家长辈的关系,虽然江小寒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关系,但既然自家外公专门交代了老妈,老妈又交代了他,那他也不能给老苏家丢份。

    凭着他金牌讲师的招牌,不把赵婉兮的成绩给提升上去,他还不信了。

    通过这些卷子,江小寒进一步加深了对赵婉兮薄弱知识环节的了解,同时也总结出了她接下来需要加强的一些地方,不过让江小寒头疼的,却是她的英语。

    不忍直视

    简直不不忍直视

    其他几科都有不小进步,唯独赵婉兮的英语,让他不忍直视

    “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你是猪吗”

    下课后,江小寒指着赵婉兮做错的某一道英语选择题,开启了吐槽模式。

    赵婉兮看了江小寒一眼。

    她隐隐感觉到,江小寒是在“报复”

    到现在,这姓江的还没忘了刚才吃瘪的事情,现在又开始找茬了。

    “错了”

    赵婉兮问道。

    江小寒很肯定地说道:“错了”

    “这道题不能错”

    赵婉兮又问。

    “不能”

    江小寒的态度十分坚决,似乎都有点严厉了。

    “为什么”

    赵婉兮的语气很平淡,完全没有做错题之后的不安,而是理直气壮地质问江小寒为什么这道题不能做错。

    “因为这是一道送分题。”

    江小寒十分无语地吐槽道:“这题这么简单,给你送分你都不要”

    视线落在江小寒的身上,赵婉兮幽幽说道:

    “我从来不要别人送的东西。”

    “”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