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余笙萧定勋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变故
    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夏怜雪面色也跟着变了,动作迅速地上前,接住了小长宇倒下去的身子:“长宇,你怎么了?”

    小长宇在她怀里,紧紧的咬着牙,额头上很快有冷汗沁出。

    白文洲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模样,上前把小长宇抱起来,看了一眼身后的下属,下属会意,急匆匆地转身而去。

    白文洲大步向前走去,想把小长宇抱到房间,刚走没几步,小长宇低吟一声,伸手抓住他的手,眼睛还紧紧的闭着。

    夏怜雪见此,立即紧张万分地问道:“长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长宇睁开眼睛,额头冷汗凝聚成了大一点的汗珠,嘴唇也有些发白。

    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妈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夏怜雪眼中泛着泪光,握住他的小手:“你爸爸已经让人去拿药了,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恢复。”

    白文洲把他放在床上,还贴心地为他脱了鞋。

    “不用了,我现在都已经好了,不像之前那么难受。”

    小长宇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被夏怜雪扶住,他看向白文洲,有些虚弱的道:“爸爸,我真的没事,不用再输血了。”

    白文洲知道小孩子都怕扎针,能不扎针,肯定还是更愿意不扎针的。

    他坐在床边,观察着小长宇的面色,沉声问道:“真的不用?”

    小长宇忙不迭的点头:“真的不用了,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喝点热水就好了,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就不吃,输血也是如此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虽还带着些虚弱,却还算顺畅,比方才那要倒下的模样看起来好多了。

    夏怜雪接过下属递上来的热水,小长宇双手抱着,一口气全部喝完。

    喝完后,他原本因为发病变的苍白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了一点,对着白文洲弱弱地笑了下:“爸爸,我现在已经好了。”

    夏怜雪也在一旁帮着小长宇说话:“长宇说得对,这次也没有很严重,看着也比方才好了些,让医生来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就不输血了。”

    白文洲想到那余量不多的血,松了口:“那就按你说的来。”

    很快,医生来了,检查一番后,发现确实没有用药的必要。

    白文洲道:“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拿过来了。”

    那些血即便再怎么省着用,也只剩下最后几次的用量,现在可以不用,自然是以不用为先。

    下属应了声是,立即吩咐下去不用将血袋拿过来了。

    小长宇听到不用再扎针了,小脸上扬起一抹真切的笑容。

    夏怜雪跟着笑起来,怜爱地揉了揉小长宇的脑袋:“不用扎针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你做了那么久的飞机刚到,快睡吧,睡好有精力了再说其他的。”

    “好。”小长宇乖乖的点头,躺进被窝中闭上眼。

    夏怜雪脸上的笑越发温柔,轻柔的为他掖好被角,拉上窗帘,顿时一片明亮的房间内变得昏暗许多,正适合睡觉。

    夫妻俩一同退出房间,夏怜雪打算回房间收拾衣物,白文洲便去了书房。

    书房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份文件,文件里面是萧父最近这些年能够调查到的动向。

    他翻了一下,没看到什么意料之外的消息,把文件放到一边,嗓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这么多年都未曾续娶,也没和任何女人走得近,让人觉得是个痴情种子……”

    白文洲轻呵一声,眼中讥诮之色更浓。

    他看向摆放在一边的全家福,眉宇变得柔和,眼中氲出浅浅的笑意,还有一丝意味深长夹杂其中。

    ……

    一楼的某个房间内,负责保管血液的男人看着面前已经凝固的血,皱起眉头。

    他并不是专门负责保管这个的,但因为是医生助理,白文洲便把东西交给他保管,原本以为从那边出发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足够的防护措施,不会有什么问题。

    谁知道到了这里,就发现原本应该好好的血液现在已经全部凝固了。

    男人思绪转动,看了一眼已经有些发黑的血,脑中灵光一闪,旋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些血是从那个被救出去的女人身上抽下来的,有某种神奇的功效,能够让小少爷每次犯病的时候奇异的平静下来。

    输了几次这血之后,小少爷的面色都好多了,犯病的间隔也比以前长了些。

    若是白文洲知道因为他的疏忽这些血液不能再用了……

    想到白文洲的那些手段,男人不禁打了个寒战,后知后觉地开始惧怕起来。

    可是如果现在主动去认罪,以白文洲的做派,只怕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定还会让他付出更加惨烈的代价。

    男人站在那里思虑了好半响,咬了咬牙,决定暂时将此事隐瞒下来,装作不知道的模样,等事发后再好好的求情,情况也不会比现在主动去认错更糟糕了。

    也或许他运气好,在被发现前,白文洲已经将之前被人救走的女人抓回来,这样她就不用吃教训了。

    也或许,以后小少爷每次发病都会像今天这样自己好了,不用输血。

    有可能今天就是上苍眷顾,要不然小少爷怎么可能会犯了病,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

    一定是的。

    希望老天能够在保佑他一回。

    男人默默祈祷,压下心中浓烈的不安,把已经凝固的血液放回去,深呼吸几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出去。

    希望老天能够眷顾他,不让这事暴露出来。

    ……

    余笙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她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两点,也不知是谁来敲门。

    余笙下床开了门,就见到外面的萧定勋。

    “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余笙轻声问道。

    萧定勋眼角余光看到她身后的床,见到上面明显刚刚被掀开了被子,问道:“你准备睡午觉了?”

    余笙扭头看了一眼被窝,又把视线放在他脸上:“也不是非要现在睡,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